欣_JesSie

及时拉黑,利人利己

今、君を想う

洗白自己
紧急摸鱼
以证明我还是个正经人



戈多有点想一觉睡过今天。可惜他这破铜烂铁般的身体很难支撑他的平常睡眠,于是他还是五点钟就起床了。
再次醒来之后他其实有些畏惧太阳,也不能是喝完那杯有毒的咖啡他进化成了吸血鬼吧,但他还是尽可能的避免阳光。虽然他其实已经够黑了,之前有过中毒醒来的案例,那位患者皮肤变得特别白,而他只有毛发变得特别白。他其实也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爱着绫里千寻的那个男人已经被一杯咖啡干倒了,现在仅留一具寻找不到爱人和仇人的空壳罢了。
所以今天还是普通的一天。戈多喝干了他早上慢煮出的咖啡,出门去上班。他还没在检察院呆多久,兜里的烈日秋霜章还是崭新的发亮,和他抽屉里扔着的快变的灰突突的律师徽章截然不同。
进办公室之前在走廊里,戈多和御剑怜侍擦肩而过。御剑怜侍向他点头示意,他明显能感觉到御剑怜侍的欲言又止。年轻人啊,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推门进了办公室。
如果门口有镜子的话神乃木先生,不,戈多检察官大概能意识到自己的笑比他的咖啡还要苦个千万倍吧,御剑怜侍心想。他本想买一束花,但由于无处安放便作罢。不只是萍水相逢,也不是昙花一现,到现在也有人传承着她的思想理念,也有徒弟、对手和友人怀念着她。说不定过几日便又能相见,御剑怜侍想着,难得的给自己冲了杯咖啡,速溶的,要是被戈多看到估计能把咖啡杯甩他脑袋上那种。
狩魔冥这个时候还在昨天,真到了晚上她又大概率在睡梦中。但这时候的狩魔检察官格外的沉默又格外的不好对付。同事们只顾着躲避她甩来的皮鞭,没有注意到办公室桌上的花瓶里新换了一束花。
成步堂事务所似乎要更简单一点。如果做了什么布置的话姐姐看到会很尴尬吧,绫里真宵这么想。如果看到我们这么简陋的布置后老师看不下去,变成她自己来布置,那大概会更尴尬吧,成步堂龙一想。
所以他们什么都没有做,今天终究是普通的一天,而且依然没有接到委托,那就更是普通的一天了。
美柳千奈美现在过日子并不计算时间,犯人出去放风的时候她无意间瞟了一眼电子日历,想了一瞬,她轻笑出声。
没关系,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呢?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