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宅玉】

时间轴混乱
OOC有很多
bug也有很多
但是バグっていいじゃん🎵

柏木由纪一直过的非常滋润,至少她自我感觉是这样的。左手搂着麻友,右手边靠着撒西,自拍一张发推,啊,多么美妙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柏木由纪的世界观颠覆了。
在某个番组的后台,她化完妆哼着歌往休息室走,路过半掩着门的空房间时,听到了两个非常熟悉的声音。
“麻友酱,明明麻友酱最喜欢ゆきりん了。”说话的那个人带着点撒娇的语气。
“さっしー才是,明明和ゆきりん认识那么久,而且你最喜欢まゆゆきりん吧。”另一个声音带着点笑意。
听到这里的柏木由纪心里开起了小花,果然自己在她们心里是最重要的呢。
不过好像哪里有点不对。
“但是果然呢……”指原莉乃话没说完,传进柏木由纪耳朵里的只剩下接吻的声音。
仿佛晴天霹雳。
“所以,”峯岸みなみ放下手里的纸杯,“你就到我这来诉苦来啦。”
柏木由纪把委屈的表情做的很夸张。
“没看出她俩有一腿就算了,你居然还以为自己有俩翅膀,柏木傻蛋,我万万没想到你是个这么迟钝的人啊。”她嘴里吐槽着,手里一点没耽误的给小嶋陽菜去了消息。陽菜自然是什么都知道的,这几个人哪里有一点小变化她都看得出来。当然她不说。小嶋陽菜很快回了个爆笑的表情给咪酱,然后发了个嘲讽一样的表情给柏木由纪。柏木由纪朝着咪酱翻了个白眼,给了她一个再见的口型,自己抱着手机找个角落坐着去了。
明明她也不是喜欢坐在角落的类型,最喜欢找人说话,但这次给她的打击有点大。她的两个翅膀,文春指定白莲花渡边麻友,和笔直笔直的颜狗指原莉乃,居然成了一对,还瞒着她。虽然好像跟大家都没说就是了,但还是不爽。她都没意识到女神主动给她发消息,满脑子就想着麻友和撒西。想了一会,她给多田爱佳去了消息,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去问,得到了一串省略号和一个“笨蛋”作为回复。
同样是老夫老妻(mayuki+宅糖),为什么爱酱就看出来了我就没看出来,我真的沉迷于有两个翅膀了吗。柏木由纪长蘑菇中。而且想起她们俩曾经的一举一动,她们仨曾经一起办过的傻事,难道自己一直都是电灯泡吗。柏木由纪更颓丧了。
这个时候指原和渡边已经收拾好自己往休息室走了。
“这次你终于记得在我上口红之前亲了……”渡边麻友吐槽了一句。两个人没有牵手,但贴的很近。
“因为麻友酱太可爱了,所以我就不会看气氛了(笑)”
刚刚急匆匆走到拐角的宫胁咲良听到前面两个人的对话,急忙一把拽过身边的向井地美音躲在了墙根。
“?”不明所以的美音。
“对视力不好,”咲良单手比划着让她安静,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看她们俩走进休息室才站起来。
“?”依然不明所以的美音。
“没事没事,咱们也回去吧。”宫胁咲良松了口气,打算以后随身带墨镜。
故事是从第六次总选开始的。总选前夜的指原莉乃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打滚,背诵着准备好的第一名和第二名讲稿。手机就在这个时候亮起。
“我今年,一定要得到第一。”是麻友的消息,她是想挑衅吗。指原莉乃胡思乱想着,第二条消息紧随而来。
“如果我得了第一,就向さっしー告白。”
???
渡边选手你是走直球的类型吗???
不对?告白?向我告白?
虽然是走直球但你是弯的吗???
以上是指原莉乃的胡思乱想。
被渡边麻友吓了个激灵,演讲稿也背不下去了,她洗了把脸躺在床上开始思考人生,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消息一直停留在已读未回。
渡边麻友真的得了第一。发表完演讲的指原莉乃坐在台上看她演讲,听着听着就想起了昨晚的短信。
只能看到她的马尾在摇晃。她是怎么想自己的呢,为什么要突然发这个短信呢。
她是……喜欢自己的吗。
后台的气氛非常尴尬,大家都以为指原是因为输了才不理渡边,其实是因为两个人都在害羞。两个人在后台留到最后,却只交换了一句早点休息晚安就走了。
毕竟第二天还有最重要的演唱会。
雨水汗水和眼泪混在一起,身上都湿透了。高桥南督促大家赶紧回去休息。照料完HKT的孩子们,指原莉乃也往外走,发现渡边麻友等在大门口。
没有其他人知道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她们在一起了。
宫胁咲良意识到这件事情是在几个月之后,希望的副歌pv拍摄的过程中。她在那时候被选作和麻友桑一起的wcenter,两个人共同拍摄的地方变多了。当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渡边麻友偷偷的问她,知不知道撒西想要什么礼物的时候,她还没太反应过来。直到一次换衣服的过程中无意间看到渡边麻友私服配的项链好像和撒西之前带的一条一模一样的时候,她才感受到了震惊。
其程度不亚于第一次进AKB选拔时看到大岛优子在后台裸舞。
所以在拍摄休息过程中宫胁咲良无法抑制的发了好几次呆,到高桥南都误以为center给这个小姑娘的压力过大过来开导她。高桥南的表情十分严肃,如果忽视了挂在她脖子上跟她一起蹭过来还一直揪着她短发编麻花的大岛优子的话。
嘛,算了。敷衍过去尽职尽责总监督和看热闹的大岛桑,宫胁咲良思考着是要坑撒西一把还是给她一个助攻,最后发现其实都没有必要,她们会一直发展到现如今这样。
她们俩的关系亲密又隐蔽,是那种不知道的人真的发现不了,知道内情的人分分钟感觉自己会被闪瞎那种好。说着“我们的关系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差劲”,其实是那种关系,顶点们太厉害了。而且她觉得撒西和麻友两个人都没有恋情已经被团内不少人发现的自觉。宫胁咲良看了看身旁的美音,发现她还是一脸迷茫。
这样就好了,这种老油条不要带坏我们AKBG的优秀次世代。宫胁咲良非常无奈,并且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也快被带坏了的事实。
指原莉乃和渡边麻友一回到休息室就注意到了墙角长蘑菇的柏木由纪,一个嘲笑着一个微笑着打了招呼,柏木由纪抬头看了她们俩一眼,盯着麻友新上好的口红看了看,心更累了。
等这次节目结束,一定要好好拷问一下她们俩。(虽然最后结果八成是自己被S吧)
-------Fin-------
总选之前写宅玉 啧啧啧
其实本意就是想看指原莉站mayuki 渡边麻站天气宅 柏木雪傻不拉叽还以为自己有俩翅膀前提下的宅玉
接下来就会有 宅玉地下恋情 看穿一切的小嶋陽 心累到啥都不想说的峯岸み 依旧傻不拉叽的柏木雪 变成有机菜展开(笑
私心给了一点点果优
不要怪OOC(跑


初恋发糖
人生萌的第一对cp
rps 腐 拉郎 被很多人雷 被很多人不理解
(当然拉郎基本是没人理解的)
也没什么交集
在这么多年后的今天
我听到他毫不犹豫的说出了I want you back
满足 大哭 喜欢你们 谢谢你们

这次番外的手柴好吃到爆炸(哭泣
我麻世界第一最可爱
有川老师我宣你弓黄色老师我宣你啊
好久没安利图书战了🤔

【ツキウタ。】始雪微段子

挺有病的
-------------------
睦月始近来格外热爱盖印章。他也不知道从哪搞来几个小印章,闲的没事的时候就在白纸上按来按去。
不过睦月始最近心情也不错,不错到弥生春嘲讽他的行为是小学生行径的时候也没给他来一下。
当然没人知道的是,隔壁的花组队长被丝巾遮盖的脖颈上,也被睦月始盖上了不少的印章。
-------------------
弥生春:你还是给我一下吧,真是没眼看了。
睦月始:成,我来给你盖个猪肉检疫合格章。







-------------------
对始雪的看法
(其实是瞎写 写着写着就跑了)
隼:(笑眯眯)
椿:(笑眯眯)
春:真是没眼看了
海:不也挺好吗
瑞:小雪真是立场不坚定(笑眯眯)
结:总之别乱秀就可以
爱:我出钱,谁来帮我绑他们俩去领证
恋:我不敢
驱:我也不敢
克:也没问你们啊
雏:(点蜡)
葵:雏酱已经判了我们死刑呢(苦笑)
若:不过他们俩真是恩爱啊……
千:总之如果始桑欺负雪的话,肯定过不了我们这一关的。到时候就让小新……
新: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不会(敢)做的
夜:……千樱和新都冷静点
阳:好啦好啦,比起这个我比较好奇他们两个有没有上垒
郁:什么?棒球吗?
丽:……那就当作爱情的棒球吧
泪:……郁,不要插话
祭:如果还没有的话,不如我做一些什么来帮助他们……呜(被捂嘴)
茜:祭莉,不要瞎想
雪:大家在做什么?
始:不要在背后说别人(微笑)
-------------------
你看 多有病🤔

【ツキウタ。】再稍微补一个同月向脑洞

背景是官推170211男子组去抽女子组杯垫
翻译月歌NL推广号 http://m.weibo.cn/6001700750/4073994041284269

依然微博粘贴语无伦次

雪手隼 等一下哈吉咩!有话好好说咱们别拿刀!
春:怎么一上来就是瑞希……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被揍) 偏头看了一下始,发现始桌子上已经堆满年少组的杯垫了。 春:我什么都没看见……
隼(举着):hajime快看,一发就抽中了雪ちゃん,怎么样! 海:小瑞希和小结乃都抽到了呢。 始:…………我拿椿的跟你换。 隼:椿的她自己抽的已经送给我了。 始:附加我的签名照。 隼:成交!
hajime默默的把雪的杯垫放到贴近左胸口的夹克兜里(捂脸
春虽然想直接从始桌上顺走hina的杯垫,但还是决定自己先抽到。人品很不错几次就抽到了,然后春收起自己抽到的那张,接着把始桌上的hina都顺走了()
总结:本命诅咒始 亚洲偏欧春 想出啥出啥隼 本命手海

月歌脑洞汇总在这里 http://m.weibo.cn/1339992274/4018211529695543

【ツキウタ。】总结一下对女神组的脑洞们

都是在微博发过的有点语无伦次
想看女神组全员婚纱
想看小雪穿白无垢 黑色长发盘起
想看椿姬穿俄罗斯服装
或者干脆像llss一样每个人穿一个国家的民族服装
想看全员礼服
瑞希:椿你别跑这是我新给你买的小裙子x
想看结乃当模特啊 驾驭各种不同的衣服(驾驭不了就垫胸x
想看女神组改换发型
星年少双麻花 爱酱梳马尾 hina把头发完全散下来
想看长短发互换 长发王子殿下和公主殿下 短发的雪爱 少年一样的年少组 年中组头发长度很微妙啊基本都是肩膀……
想看女神组全员西装去撩妹!!!
小雪梳着单马尾 裹的严严实实的扣子严丝合缝 带着黑色的皮手套 结乃外套敞开露出衬衫外的白色马甲 (爱瑞希做不到严丝合缝
想看舞台装扮
年长组穿衬衫穿高腰皮裤 衬衫下摆在腰间打结 年中组其实最风格迥异 穿牛仔或者朋克感? 年少组想看宽松的T恤+背带裤组合 或者像人偶一样的服装和舞蹈(被48单洗脑)

啊 这么一看我每次都忽视了年中组 真是抱歉……

【P5+P4】一不小心把前辈带进了印象空间

就是犯个病 可能有bug 就这样吧……
白钟直斗+久慈川理世+怪盗团
cp有完直+主理世 写着写着突然理世直233
刚打完金字塔 所以就在双叶加入暑假中这个时间点写()
这么推大概P4一年生是大二
P4主鸣上悠 P5主来栖晓


白钟直斗捧着一杯冰咖啡,独自坐在卢布朗咖啡店里。
这咖啡店是久慈川理世推荐的,也是她约自己来的。不过按照这位人气偶像的性格她是肯定不会早到的,所以白钟直斗百无聊赖的坐在店里,翻阅着手边的资料。
高中毕业之后,特别搜查队一半的人都去往东京发展。花村阳介跟着鸣上悠考到了东京——当然不是同一学校。天城雪子和巽完二留在稻羽市继承家业,小熊也留在了那里。里中千枝去了警校,久慈川理世在东京继续偶像活动的同时也开始了大学生活。而白钟直斗自己,再一次成为鸣上悠的后辈,在东京学习法律。
当然,侦探的工作也是不能忘记的。虽然“侦探王子”在东京并不能比得上那位明智吾郎,但白钟直斗出于对偷心怪盗的个人兴趣也做了一些调查。
不过东京真的好热啊。白钟直斗喝了一口咖啡,顺手松了松领带。之前留长又剪短的头发现在又长到了肩膀,总是滑到眼前有些恼人,一会向久慈川借一根发绳吧,直斗这么想着。开门的铃声响起,她下意识的抬头,并不是自己在等的人,桌上的资料却被风扇加上开门的风刮到了地上并往店内的楼梯旁飘去,白钟直斗急忙去捡,却感觉到了空间的异动。
令人感到,微妙的熟悉和亲切。
缓过神来的时候,白钟直斗发觉自己在地铁站里——或许这不是普通的地铁站,黑色的背景令人感到无比的压抑。还有身上的变化,高一使用的手枪不知不觉又别在了她的腰间,那副眼镜,直斗一直小心的收在包里,现在却挂在她胸口的兜上。
“笨蛋……!你们怎么又带了无关人士进来!”
身旁传来了说话的声音,白钟直斗下意识的掏枪摆出攻击姿态,然后发现对方人真的太多了。
不对……怪盗?
难不成怪盗行为是在这个世界完成的?对啊!所以才出现了突然的异变。之前怎么完全没想到这个方面!
对面的怪盗团看着面前的人摆着战斗架势却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有些无语。
白钟直斗再次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明明都是高中生的模样,为什么他们这么高啊。直斗扫视了一圈然后盯住了坐在死灵之书里的佐仓双叶,看得双叶打了个寒战。
反应过来自己目光太具有侵略性,直斗放下手枪举起双手证明自己没有恶意。
“可以谈谈吗。”她说。
不过貌似有点晚了。
“Joker,怎么办?”是猫在说话。
直斗看了一眼猫,然后不禁想到这大概是巽君喜欢的东西吧,毛茸茸的。
“Joker,她居然不对吾辈感到奇怪,绝对有问题。”
“我们不能先谈谈吗?”
“上吧Joker!”金发男生挥着狼牙棒说。
站在中间的黑色怪盗点了点头。
战斗一触即发。
首先是风属性攻击,并没有多少伤害。看来他们还没有进化到最终水平啊。
接下来火属性,无效。白钟直斗也不是没脾气的人,掌心塔罗牌出现又被捏碎,抢着这个机会放了个米吉多拉翁。
“日本天尊!”
世界清静了。
“所以你们就不能先听人说话吗。”白钟直斗捡起手枪别回腰间,看着对面的猫和猫女(?)给队员回着血。
“唔……Joker,是吾辈的判断失误。还是和她交涉一下吧。”
“…………”被叫做Joker的男孩子难得的摆出了一副无语的表情,收起了枪。
所以说,一群lv40对一个无弱点的lv99简直是太无脑了。
来栖晓想着怎么开口,却被对面的人先发了问。
“你们……是秀尽的学生吗?”白钟直斗开口,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一个应该是斑目的弟子吧。”然后她看着对面一张张故作镇定的脸就都明白了。
“我是白钟直斗,是个侦探。”
“啊!是那个……侦探王子?”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对面穿的非常……总之是看起来就很暴力的女生。
“不……这位是女性吧。”带着狐狸面具(还有条尾巴)的人说到。
“女性作为王子也是没有问题的吧。”白钟直斗下意识压了压帽檐,露出一个微笑。
“我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啊……”金发双马尾的猫女嘟囔着,捏了几下手里的鞭子。
为什么现在的高中女生都这么暴力啊……白钟直斗回想了一下天城学姐的扇子,心情有些微妙。
“反正是哪个杂志的访谈吧,话说重点不是这个吧。”金发骷髅男说。
“杂志……对了!之前有一个杂志里有白钟桑和小理世的水着,是白钟桑没错吧?”
白钟直斗表现了明显的动摇。
“那个……那个……那套杂志应该没有用我的照片才对啊。”
“嗯,但我是平面模特,好歹也是业内人士,有看过那套图哦!”猫女笑的爽朗,白钟直斗差一点就要陷入绝望状态了。
“不……那个……”她攥着帽檐,强行转移话题,“我们要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吧,说起来我们必须要在这讨论吗?”她看向站在中间明显被尊为队长的来栖晓。
来栖晓思索了一下,说起来终于到他的思考回合了,他之前貌似一句话都没插上。
“你手机上有异世界导航app吗?”他问。
“?”白钟直斗掏出手机,背景是之前巽君给她做的玩偶的特写。她犹豫了一下,把桌面给来栖晓看,并没有他所说的app。
“奇怪了……明明你也是能力者,却没有变身也没有app。”那只猫凑过来说。
“那么我们先送你回到原来的世界吧,我们在这边还有事情要办。”来栖晓下了结论。
白钟直斗没有反对,虽然她不知道他们要在这里做什么,但那一双双眼睛和当初的他们相似又不同,那是追求「正义」的眼神。
空间旋转,再睁开眼的时候白钟直斗已经回到了卢布朗。地上散落着她的文件,她伸手将它们拾起整理好,抬起头,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卷毛男生向她摆摆手,周围环绕的少男少女们向她微笑着。白钟直斗也微微一笑,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久慈川理世已经到了,在直斗还没来得及落座的时候就开始抱着她的胳膊撒娇耍赖,不过来卢布朗的客人倒是很少有追星的年轻人,所以客人们也就没多留意这个架着大墨镜的年轻女孩。
“真是的……直斗君去哪里了啊,让我等了好久~”现役偶像久慈川理世充分发挥自己的特点,稍微屈了膝让自己的胸部贴紧直斗的胳膊,然后看对方强装镇定耳垂通红地把自己推开。啊,直斗君真可爱。
“久慈川……!!”直到白钟直斗顺利(?)炸毛,久慈川理世才心满意足的坐下来喝她的冰可可。
“所以直斗君刚才去干什么了?明明书包还放在这里。”久慈川理世提问,手上也不闲着,拿起旁边的餐巾纸胡乱折着。
“嗯……怎么说好呢,看到后辈了。”白钟直斗思考了一下,这么回答道。
“诶?后辈?大学的后辈?难道是八十神的?还是直斗君原来学校的后辈?”理世连珠炮似的发问,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都不是,具体来说,应该是咱们的后辈吧。”
“不是八十神高的学生却是咱们的后辈吗?等等……难道说……?”
久慈川理世吃了一惊,白钟直斗单手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就是你想的这样。”她把整理好的资料放回书包里,“所以我对怪盗的调查也就到此为止了,废人化很可能在那个世界发生的,不过应该和怪盗团无关。接下来就交给警方和那位明智君吧。”
“诶~我以为直斗君的话一定会刨根问底呢。嘛,不过这样也挺好,不然直斗君也太累了。”久慈川理世笑眯眯的,紧接着又丢出完全不同的话题。
“说起来稻羽市现在怎么样?暑假全在忙通告都没时间回去诶!真想和悠前辈一起回去啊!”久慈川理世自从新专辑开始准备就忙的焦头烂额,难得的大家在家乡齐聚也没有参与,心心念念的在家门口跟前辈秀恩爱当然也没有达成。
“嗯……大家过得都很好哦。”白钟直斗从手机里翻出和菜菜子两个人的合影给理世看,快上国中的小姑娘个子窜的挺快,大概很快就要超越白钟直斗了。
“菜菜子真可爱!嘛虽然我也一直有看到照片就是了,等过一阵我开Live要让大家都来看啊。”理世划着手机屏,想趁直斗不注意从她的手机里翻出什么关于恋爱的蛛丝马迹,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有点无奈的把手机放了回去。
白钟直斗早就对好友的行为见怪不怪,她放下手机准备点点什么来吃。
两个人吃完饭的时候,卢布朗的阁楼突然产生响动。久慈川理世下意识的看过去,发现一群高中生模样的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些就是……后辈们?”理世示意了一下直斗,后者转过头和迎面而来的高中生们打了一下招呼。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金发猫女,高卷杏三步两步冲到来栖晓前面,双手直接撑在她们的桌子上。“你是……小理世?久慈川理世桑吗?”
“小理世?那是什么?”喜多川祐介问。
“好像是新复出的偶像,来栖的房间里不是也贴了吗,小理世的海报。”回答的是新岛真。
“呼呼,貌似是和我一样的人呢。”佐仓双叶倒是十分敏锐的看了出来。
“你是……我记得是个平面模特吧。叫做……杏?”久慈川理世有点不确定得问。
“嗯!我叫高卷杏!”元气满满的回答。
“我对你还是有印象的,明明自身条件这么好,对工作的感情却不够……”涉及专业问题,久慈川理世开始滔滔不绝起来,想要成为优秀模特的女孩认认真真的听着。
看着明显跑题的两个人,白钟直斗微微叹了口气,“你们结束了吗?”她看着来栖晓。
“嗯,这次差不多了。”来栖晓推了推眼镜,倒是推出了一种让白钟直斗和久慈川理世很熟悉的气场。
“那么,你们继续加油吧,怪盗团的各位。”白钟直斗压低声音拍了一下来栖晓的肩膀。久慈川理世展露出标准的微笑,“加油哦,后辈酱们。”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卢布朗。
---END---
#两位小姐你们还没结账呢#(不
就是犯个病 ooc就ooc吧
黑了几次我直身高真是抱歉 我是直斗真爱(黑)粉

【all宅all】情歌王

本质拉郎粉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954387

用了我卷当头像感觉好耻啊
沉迷00后美少女无法自拔

【方橙】一见钟情

单纯就想写个方橙早恋
我还是觉得OOC


苏沐橙和方锐的初次见面自然是方锐出道的五赛季,嘉世和呼啸的比赛排的很靠后,正好在新年前一周。选手入场就坐的时候苏沐橙一眼就看到了方锐,那时候他还是个青涩的少年,眼睛似乎是反射了场馆内的灯光,亮晶晶的。方锐似乎注意到她的视线,转过头来对她笑了一下,然后叶秋不动声色的挡在了两个人视线的中间。
第五赛季的嘉世虽然才丢了一冠,但也不显颓势。团队赛,叶修和苏沐橙用独属于两人的默契分离了刚刚实践半年的犯罪组合,沐雨橙风轰出的炮弹几乎将鬼迷神疑吞没,鬼迷神疑也成为了团队赛的第一个牺牲者。
赛后握手的时候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不过回到俱乐部苏沐橙就收到了来自方锐的QQ好友申请。
同意……然后蹦出了一条消息:
“要不要去打竞技场?”
一般俱乐部对比完赛不做安排,第二天才复盘,所以苏沐橙想了想回答道:
“好啊。”
苏沐橙那时单人作战还不算强力的攻击手,她跟方锐的比试有胜有负,不过还是赢得更多。又是一盘结束,苏沐橙靠在椅子上坐着手操,突然耳机里有声音传来。
“沐橙姐真人比照片更漂亮啊,当然打得最漂亮。”
开打之后两人都没说话,导致苏沐橙以为竞技场没开声音,突然冒出的话语让苏沐橙吓了一跳。苏沐橙半天没说话,对面的方锐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也没继续说下去。愣了半晌,苏沐橙才有点尴尬的说了句谢谢。
“难道说被我叫姐姐生气了吗?”方锐的声音又从耳机里传过来,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被方锐的话和上挑的尾音逗笑,苏沐橙回答道:“没有啊。”
听出苏沐橙的语气变化,方锐得寸进尺的说:“不过叫沐橙姐感觉太生疏了,我叫你沐姐姐可以吗?”
我们不是今天才刚刚见面吗,虽然彼此的比赛肯定也看了一些,那也没那么熟吧,苏沐橙内心吐槽着。但是鬼使神差的,她想起下午见面时对上的那双眼睛,它们现在会闪着怎样的光彩呢。
“好。”苏沐橙说。
很快苏沐橙和方锐就有了第二次见面,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周末,主场是蓝雨所在的G市。虽然是老牌战队,但是蓝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有喻文州坐镇,聚会的事情根本不用操心。几乎所有战队都选择全明星前一天飞到G市,苏沐橙上午下了飞机下午就奔向了喻文州群发的地点。
聚会第一站是个卡拉OK,毕竟蓝雨有某人在,这个地点苏沐橙并不意外。不过推开门看到几个不应该在此地的面孔,苏沐橙倒是愣了一下。
包厢很大,一群人分散的坐着。黄少天拐着李轩的脖子跟吴羽策耍贫嘴,后者一脸嫌弃,握紧了手里的水杯(怕一个没忍住把它扔出去)。李迅不知道在跟李亦辉和方学才找什么乐子,郑轩懒散的在旁边吐槽着,几个人笑的前仰后合。东道主喻文州和肖时钦坐在中间喝着饮料聊天。张新杰意外的没有踩点到,大概是被白言飞一路扯过来的,他正在一个人研究点歌机,而白言飞正站在沙发后面压着周泽楷的肩膀和宋晓聊天,时不时瞟张新杰一眼,宋晓会心的看了一下黄少天,大概是在吐槽自家黄金一代的前辈们。旁边的方锐因为自家没有第四赛季出道的选手而百无聊赖的玩宋晓刚在手机上下载的连连看。这时候周泽楷突然插话:“方明华。”没get到他的点的白言飞和宋晓迷茫的看了他一眼,周泽楷酝酿了一下说:“现充。”
“卧槽!”沙发一角爆出的感叹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但当事人们都当没察觉一般,宋晓郑重的拍了拍周泽楷,白言飞又压了一下周泽楷的肩膀。“泽楷啊……”“楷楷啊……”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你们家治疗……”“愿意出来跟我们竞技场吗……”宋晓抬头看见向他们走来的黄少天,补充了一句,“全队。”
苏沐橙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屋里的人感觉都有劲没处使有气没处放,跟被什么打击了似的。
“哎呦喂苏妹子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嘉世飞机晚点或者迷路再或者老叶不让你来了呢,怎么样这地方不错吧,不对待会再说这个我先给你爆个料……”黄少天第一个看见苏沐橙,招呼打到一半就被苏沐橙打断了。
“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她看向喻文州,后者笑了笑,“组织的时候被宋晓发现了,就大家一起来热闹热闹,人多更好玩啊。”
他话说的在理,苏沐橙说了句大家好打了招呼,视线在屋里扫过,看到方锐的时候正好碰上他抬了头,两个人正撞上了视线。
“沐姐姐下午好~”方锐笑的几分狡黠几分明朗,在卡拉OK包房里显得格外亮眼,苏沐橙盯着他看,然后回以一个微笑。
“大家好”这次是楚云秀推门进来,她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还在研究点歌机的张新杰。楚云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我没迟到啊,那难道是张新杰吃错药了吗。楚云秀这么一停,后面田森一个没刹住差点把她给撞出去。围观了全程的喻文州差点就笑出声了,连忙喝了一口饮料平复一下心情,肖时钦把头扭到一边咳了一下,推了一下眼镜。楚云秀白了他们俩一眼,径直走到苏沐橙身边,两个姑娘交换了一下眼神就找地方坐着去了。
宋晓默默地抽出了方锐攥着的手机,“看不出来啊你。”“?”方锐还在目送苏沐橙,一时没反应过来宋晓指的是啥。“联盟女神啊,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我跟沐姐姐是心有灵犀。”方锐耍着贫嘴想拿回宋晓的手机接着玩,没想到刚才的对话被所有人都听见了,楚云秀狐疑的看看方锐又看看苏沐橙,而联盟女神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微笑着。
结果就是整个聚会到后面的聚餐方锐都被刻意的隔在了离苏沐橙最远的位置,整个过程都没能和苏沐橙说上一句话。不过巧就巧在嘉世和呼啸订的一家宾馆,再加上方锐G市蓝雨训练营出身,也算是半个地主,所以没有人能阻拦方锐和苏沐橙一起回去了。
晚上的公交车没有什么人,两个人并肩坐在公交车的后部,安安静静没有人说话。
还是方锐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他盯着前面的椅背,小声的说,“沐姐姐相信一见钟情吗?”
听到这话,苏沐橙笑的眉眼弯弯,“你喜欢我啊。”
“嗯。”白天的嬉皮笑脸全都不再,此时的方锐就只是一个情窦初开,和喜欢的女孩子独处的大男孩。
“是不是太突然吓到你了。”方锐又补充,偏过头去看苏沐橙,看到苏沐橙看着他笑的灿烂,愣在了当场。
苏沐橙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想,如果是哥哥的话一定会把方锐打出去然后按着自己说别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只有哥哥才是好男人,叶修也肯定叼着烟要方锐来竞技场被虐。可是他们都不在这里。
方锐和她之前认识的男性都不同,单是和他呆在一处,她就能轻易笑得开怀。此时在公交车昏暗的灯光下看到方锐脸通红却坚定不移望着自己的模样,苏沐橙也不禁脸红了起来。
“好啊,”她这么说,“不过你得先在比赛里打赢我。”
------我很想打TBC------
其实后面写好了一点点,就一点点
方橙也是很强的正副队组啊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