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发个开盘好了
买碟使我快乐

P5圣地巡礼(算是吧
三茶-涩谷-青山 没找到秀尽的地方 发张图代表来过了()
回来的时候坐的银座线换乘 迷迷瞪瞪的走出来发现就是熟悉的地点 真是P5在手涩谷不愁(笑
就当走过破特走过的通学路吧😇

【ツキウタ。】依然脑洞 同月向

微博粘贴语无伦次(每次都说
浴衣小姐姐真好啊(倒地
原地址 https://m.weibo.cn/1339992274/4139664992358623

夏祭少女漫里的类似情节在女神年长是不可能出现的 把木屐踩的和穿运动鞋走平地一样的雪瑞希 后面跟着见怪不怪的睦月始和目瞪口呆的文月海

纠结了很久最后决定浴衣配板鞋出门的结乃 慢慢悠悠的陪着泪和爱一起走 爱:雪不爱我了 挽着结乃的胳膊被她带着走 恋残念的跟在后面()

后来始海俩人对关于雪瑞希两个人谁穿浴衣更好看这事吵起来了 雪瑞希:这俩人该不会是俩傻子吧 瑞:(把不知不觉被撑开的衣领合拢) 雪:……(移开视线)

结:胳膊被紧紧的贴住了(见(早)怪(习)不(惯)怪(了)) 等会那一边怎么也……

能出现少女漫类似情节的估计就驱克+春雏+夜茜 郁丽奈也有可能 在人流中偷偷的看了春半天然后悄悄拽住春衣袖的春雏简直(爆炸 完全吵嘴忘记脚痛然后被驱偷偷照顾的克里斯 慢慢悠悠的走在最后微笑着看着大家的夜茜 拉着郁疯跑玩遍所有项目木屐绳子突然断了最后被郁背回去的郁丽奈

完全放纵忘记吃饭最后被阳按住往嘴里塞炒面的阳祭莉 到各个游戏比赛的千樱若叶和后面全程陪同两手抱满奖品无奈的看着她们的新葵 四五月组联合比赛捞金鱼 千樱对新表示了鄙视 结果后来变成新千樱对战 葵若叶相视苦笑 当然还有提前占据看烟花最好位置啃着苹果糖的隼椿


同月组真好啊(你一玩拉郎的说什么呢
当年的男子组浴衣 女子组当然不指望了
今天开了个女神组挂件出了椿姬 很开心
脑洞汇总在这里 https://m.weibo.cn/1339992274/4018211529695543

漫画版觉醒完打完杂兵面对鸭志田的这个波 我暴风哭泣

她扑在他怀里解他的领巾,把它扯开扔到一边之后又把手伸向他衬衣的纽扣。狩魔式样的衣服太复杂了,每当这个时候她总会这么想。狩魔冥对这种事情向来没有什么耐性,手象征性的拨弄了两下纽扣就直接伸向御剑怜侍的皮带。
御剑怜侍对狩魔冥的行为早已见怪不怪,无视被冥搞得凌乱的上衣,他一手掀起她的刘海吻了她的额头,另一手直接摸向她的大腿。他倒不是对黑丝有多大执念,不过穿在她身上,他也就笑纳了。
她头发又长了不少,大概是追查着走私组织忙到连头发也没时间剪了吧。手从刘海滑到发尾,沿着发梢打转,另一只手也没有乖乖停留在腿上,而是往更深的地方探去。御剑满足于双手不同的触感,直到狩魔冥直起腰环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他的耳朵,他才收回手来,打算正式的抚慰一下面前的这只小野猫。



----------------------------
写的这都啥玩意啊🤔

宅玉雪糖=贵圈真乱

日常犯病
早恋组天气宅 初恋组麻友糖 老夫老妻麻油鸡+宅糖 官方搞事宅玉 亲友天气糖
当然选择原(修)谅(罗)她(场)啦

宅玉:写作官方对手,其实就是病友
天气宅:因爱生黑,指原每天不怼你毛浑身难受
mayuki:曾经的母女,如今的老夫老妻
宅糖:蹭得累的攻略史
(糖:撒西不要亲我了好烦>撒西你去了博多不许转推>大好きだよ(顺便一提对麻友是非常多的大好き))
麻友糖:曾经的初恋,不到毕业没有糖
雪糖:w正常人

宅玉+雪:妈带俩熊孩子
(我曾以为我有两个翅膀)
mayuki+宅:我不该在这里,我应该在桌底
天气宅+玉:我要看宝冢!
……早安con真好看
麻友糖+宅:爱糖是我的,麻友也是我的
宅糖+玉:不也挺好吗(笑)
宅玉+糖:我才不喜欢你们俩呢哼
(补几个旧B档 都是宅玉双人镜头之后给糖单人镜头 闻到了修罗场的气味)

宅玉雪和宅玉糖都无比好吃😇(虽然本命是拉郎)

拉个括号
(天气宅+彩:我目不斜视,当作她们没给我喂狗粮的样子 (16红白雪solo后台)
宅玉雪+娘:虽然我不敢做/不敢抱/不敢说,但我最喜欢小嶋さん了)

总选水着大合照总是贴的很紧的宅玉
(截出来几乎没有旁边两位)

旁边小亮:别说了,我直接去桌底

写不出普通搞暧昧谈恋爱的啊
普通的はじゆき我已经填了两个多月了就是填不出……
虽然我也很少写普通的はじゆき就是了()
好想看普通的少女漫
写不了甜甜的……

【狩魔冥中心|微御冥】诞生日


特别多bug 逆二我忘得差不多了()
还有一堆私设
御冥多好啊我想原地爆炸
虽然 我 肯定 ooc 了


狩魔冥是在四月下旬回到日本的,当然不是为了赏樱。得知御剑怜侍消失和父亲落败的消息后她当即决定回到日本,只是手续办理的时间长了一些,才耽搁了一个多月。
作为胜率极高的天才检察官,她在成步堂没接到大案(做无业游民)的日子里也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到六月下旬,她终于如愿能和成步堂龙一在法庭上对峙。
在开庭前一天,结束了现场搜查的狩魔冥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出了门。
目的地是地方监狱。
狩魔冥也不知道自己抱着怎样的心态去看自己的父亲,事件结束之后她打开DL-6号事件的卷宗又放下,最后还是在一个失眠的深夜把它从头读到尾。回国之后,她一次也没有去看过豪,虽然加上她出国的时间他们已经很久没见。御剑怜侍……她想起他,摇摇头又让自己忽略掉。在她恍神的过程中,她已经到了监狱。
房间很大,也算舒适(比起其他的牢房),狩魔豪对冥的到来并没有多大意外。
“冥,汝是向吾讨要生日礼物的吗。”陈述句。
“诶?”狩魔冥自己倒是没想到这一点,被父亲一问惊了一下,才磕磕巴巴的回复,“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不是小孩子也是可以收生日礼物的,冥。”狩魔豪从书桌的抽屉里掏出一个长条盒子,交给狱警检查后递给冥。“汝明天就要开庭了吧。”
“是。我一定不会给狩魔之姓抹黑的。”
狩魔豪其实已经挺久没有看见冥,更别说做一些父女间亲密的举动,他这时候想对冥伸出手,却被铁栏杆挡住了去路。于是他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目送冥出去。
第二天的审判对冥来说其实不怎么顺利。在开审前她收到了胡渣送的点心做礼物,她虽然摆出了一副不想要的表情但还是收下了。一上午没开手机,审理结束后发现有几条未读消息,都是美国的同学发来祝她生日快乐的。倒是知道在日本时间发啊,狩魔冥微微扯了扯嘴角。她刚想把手机收进衣兜,它开始一震一震,是御剑怜侍打来的电话,狩魔冥只瞥了一眼就狠狠的按掉了。开玩笑,谁想接那个人打的电话啊,明明是他先离我而去,到现在居然想联系我。丝毫不觉得自己在耍小孩子心性的冥决定到法院旁边的咖啡厅平静一下心情。
小的时候父亲来法庭办案,经常就会把自己和怜侍扔到这里买点吃的让他们呆很长时间。(当然长大一点以后两个人就要求去和父亲一起看他办案了。)父亲不怎么吃甜食,也不会对甜食种类做研究,每次就给自己点一份黑森林蛋糕,给御剑怜侍点一份芝士蛋糕,然后把他们丢在这里一个下午。但狩魔冥每次都觉得黑森林蛋糕的味道太腻了,等到父亲离去就直接抢过御剑怜侍的那份吃,而且御剑怜侍嘴上不说,看他的表情也能看出来他蛮喜欢吃甜的。
可能是被回忆所扰,狩魔冥鬼使神差的点了一块黑森林蛋糕,然后点了一杯咖啡解腻。说起来御剑怜侍一直不是很支持自己喝咖啡,胡扯一堆歪理证明咖啡对身体不好(他自己一般喝茶)。狩魔冥其实也不是很迷恋咖啡的味道,她其实是红酒派的(虽然还未成年),但高强度的工作内容有时候让她被迫用咖啡来保持清醒,当然有的时候也是单纯为了和御剑怜侍较劲(她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
蛋糕摆在桌上,等待着咖啡的狩魔冥百无聊赖的开始发呆,然后想起这个咖啡店似乎在几年前发生过一个什么案件,打算回去翻卷宗看一看。
店门外,绫里春美拽着成步堂龙一蓝色的西服外套摆出卖萌的表情:“成步堂先生,我们去吃蛋糕吧!”然后又想起蹲在看守所的真宵,为难的啃起了手指尖,“可是真宵姐……”
成步堂对小姑娘也有点没辙,他想了一会蹲下来和春美说:“那我们先去替真宵酱尝尝味道,等真宵酱无罪释放之后再带你们一起来吃好不好?”
春美想了一想,双手合十露出了和真宵相似的笑。“那我们一起去吃吧,成步堂君!”
成步堂和春美走进咖啡店的时候,狩魔冥正在按掉御剑打来的不知道第几个电话。见到狩魔冥的时候成步堂龙一下意识打了一个冷颤,然后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太怂了,挺直腰板牵着绫里春美往里走去,正好对上刚刚抬起头的心情不爽的狩魔冥的视线。
“……”
“……”
如果这里不是咖啡店,狩魔冥的鞭子可能就直接糊上去了。
“狩……狩魔检察官,真是巧遇啊。”说完这句话的成步堂龙一差点咬了舌头。
绫里春美则在两人目光对视的空隙扒着桌子盯着冥的蛋糕,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问冥哪种蛋糕比较好吃。
虽然狩魔冥并不讨厌这样的女孩子,但她自己实在也对甜点没什么研究,所以提议小姑娘自己去尝试一下。
“狩魔检察官,看起来不像是爱吃甜食的人呢……”春美咬着手指头发表评价,成步堂龙一紧张兮兮的想把春美拉走但没来得及,“啊我知道了!一定是过生日吧!”
狩魔冥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惊讶表情,虽然转瞬即逝但也被两个人捕捉到了。
“诶?真的是生日啊!”春美两眼弯弯笑的开心,却被手机的突然震动打断了接下来要说的话。御剑怜侍……那家伙真是有够闲的。她刚想按掉却看到春美和成步堂疑惑的眼神。
“狩魔检察官,你不接吗?已经响了很多次了哦。”春美问她。
骑虎难下,狩魔冥有些不情愿地接了电话。
“冥,生日快乐。礼物我寄到你家了。”
“你这白痴。”
对面的御剑怜侍就像没听到冥的气急败坏一样,继续说下去,“不过真是太好了,我以为你一直都不会接我电话呢,冥。”
每一句话都会带一声她的名字,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让她心尖有点发痒。她甚至都能想象到他叫自己名字时候的样子,虽然他们也很久没见。
“白痴。”她只好这么说。
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不是吗,本来就基本只有案子可以讨论,现在面前又横过了上一辈留下的鸿沟。只有从小到大两个人短暂相处的默契还遗留下来,而这种默契也快成为矛盾的所在。
“我大概在美国再待一阵再回来,你……”虽然想说让她照顾好自己,但独自在异国生活这么久的冥其实是不用自己多嘱咐的。御剑卡了一会壳,说到,“你少喝点咖啡。”
狩魔冥看着刚端上桌的咖啡,嘴角挂起一抹笑。
“御剑怜侍……你真是个白痴。”
-------fin-------
(成步堂:我听到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听见)

看完就知道自己写的多垃圾 只有标题tag能入眼 就连标题都没眼看()
本来想写成宵春一家三口 忘了这时候真宵还在里面蹲着呢(捂脸
烂尾咯(打烟花
御冥之间的矛盾真的很好吃啊 我其实很想看他们两个从逆二到逆检二时间线内的互动
然后一个小脑洞(被打
狩魔冥小姐在13-18岁期间突然把长发剪掉 大概是长大换了长鞭子练习的时候和头发搅在一起了然后一气之下就给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