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话多且烦 但正文很短
大体月歌&逆转 脑洞清奇

【贝樱】第二次恋爱

贝樱 隐藏宅糖 
学院设定
バグっていいじゃん🎵
其实恋爱感不是很强
瞎写的 没逻辑 别纠结设定
但为什么不知不觉写了这么长?
(没错对我来说3k字已经很长了



——“过得还好吗?”
宮脇咲良在信上落下一笔,然后便不知道再怎么写下去。
这封信写给兒玉遥,也只会写给兒玉遥。

宮脇中学和兒玉同校,刚开始只知道兒玉是学生会的书记,和学生会长穴井千尋关系非常好。那时候宮脇什么社团都没进入,只是成绩靠前比较惹人注目。虽然也有很多人说她是只会读书的书呆子,是阴暗的腹黑女之类的,但她也从来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说实话,那个时期她的交友范围只限于座位附近的村重杏奈和本村碧唯这样,对其他的事情也不是很在乎。
她在走廊上偶遇过兒玉几次,几次她都和穴井并肩而行,但总会和宮脇对上眼。她眼睛弯弯笑的开怀,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她在闪闪发光,宮脇这么想。
升上高中之后宮脇和兒玉变成同班,虽然不是同桌,但中间也只隔了一个过道。穴井千尋考到了外校,兒玉虽然周围也不乏朋友,但宮脇觉得她似乎很寂寞。
开学之后学生会开始开展各类活动,在下半学期学园祭开始前两周,早就该隐退但是还赖在学生会室的指原莉乃推翻了所有的策划。
虽然这次学园祭真的在学校历史上留下了厚重的一笔,但在当时学生会的成员都快忙疯了,恨不得一天有240的小时。偏偏她们还没人敢出来和指原莉乃对上,而且她们其实觉得指原莉乃说的都挺对。
兒玉遥忙的都快转不过来,偏偏周围没有一个能帮上忙的。她同桌的森保まどか是乐团成员,认识的松冈菜摘也在学生会里。自然而然的,兒玉遥就盯上了自己左手边的宮脇咲良。
先是可劲儿的忽悠,再是各种诱惑,这事让别人比如本村碧唯来做宮脇可能就从了,但兒玉连话都说不清楚,滑舌听的宮脇都有点想笑。
但对上兒玉那双认真的眼睛,宮脇还是没笑出来。
结果还是从了。本来兒玉信誓旦旦地表示就让宮脇帮这两周的忙,学园祭结束后请她吃饭,没想到学生会内坐镇的大佬指原莉乃一眼就看上了宮脇咲良,直接把人扣在了学生会随便安了个干事的名头,这下宮脇是想跑都跑不了了。兒玉对这事稍微有点愧疚,所以多请了宮脇一顿饭,但这一顿饭也弥补不了宮脇内心受到的伤害了。
不过以此为契机,宮脇咲良和兒玉遥的关系变得亲近了起来。因为这点,宮脇还是有一点感谢指原的,不过就这一点。
在学园祭的后夜祭上,宮脇咲良站在教学楼顶的天台上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热闹人群,她下意识的远离了喧嚣,但现在又格外的羡慕这样的气氛。
“找到了!不愧是はるっぴ!”指原一把推开天台的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带笑的兒玉遥。“さくら你这家伙,平常干了不少工作怎么现在连最后狂欢都不去。”指原莉乃压根没给宮脇任何发言的机会,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就往楼下走。宮脇咲良一边挣扎一边求助的看着兒玉,而后者只是看着她笑,眼睛都眯了起来。宮脇咲良猛的想起她当年对着穴井露出的相似的笑容,顶楼的灯光打下来,她依然在闪闪发光。
成功把宮脇搞下了楼,指原也没有多停留就跑走了。学园祭当然是要陪女朋友过了,已经高三了一定要更抓紧时间和女朋友温存,异校恋好辛苦啊,指原莉乃装着可怜把头埋进了多田爱佳的胸口,被多田糊了一掌。
宮脇和兒玉自是没看到指原莉乃在她们视线死角都做了什么,她们只是肩并肩的在她们紧赶慢赶忙了两周的学校里慢慢走着。
此时月光刚好。
似乎不需要什么共同话题宮脇和兒玉就能在一起呆很长时间,暧昧来的也并不让人意外。无论是上课时有意无意的对视,碰掉铅笔时弯腰拾取触碰到的手指,抑或是在学生会室并肩而坐时偶然的身体接触,这些旁人都看在眼里,但当事人对此只字未提,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
这份暧昧维持了很长时间,长到指原莉乃毕业的时候都不满的给了两个人一人一个暴栗,却什么也没和她们说。
两人关系虽然进展缓慢但没有停滞,宮脇从はるっぴ叫到遥,也感觉到了兒玉叫她的さくら从大家叫的昵称桜慢慢变成了她名字的咲良。两个人并肩行走的时候会慢慢的勾起小指,距离也贴得更加紧了。但依然是恋人未满。
直到高三刚刚到来的那个春天,那天松冈菜摘有些事情和兒玉换了值日,宮脇倒完垃圾回来就看到兒玉在擦黑板,窗外傍晚的阳光斜照进来,被抹布打湿的黑板反着光,映照出兒玉遥的那双眼睛。
她果然在发光,宮脇咲良想着,叫了她的名字。
“遥。”
兒玉转过头来,宮脇的嘴唇贴上了她的。
这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亲吻。

正式交往没多久兒玉就开始频繁的请假,最开始还说一句是家里的原因,后来也不再提了。宮脇什么都做不了,只好在兒玉还在学校的时候坐在她身边陪着她。但直到有一天兒玉约她去天台,她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了。
“咲良。”宮脇见到兒玉的时候她正看着校园里的学生,眼神里流出一点感伤。“我要转学了。”她说。宮脇咲良拉住她的手腕,张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兒玉看着宮脇难得呆愣的样子笑笑,“还会再见面的。”
兒玉遥没有给宮脇一点犹豫的时间,她直截了当的提了分手,宮脇之后也没能联系上她,就连兒玉出发的日子还是森保告诉她的。
“我以为你知道。”森保这么说。宮脇无奈的笑笑。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去的,大概会努力拦住遥让她说清楚的吧,这是你不让我去的理由吗,遥?
把失恋鸡血全部扔到学习上的宮脇咲良倒有点回到国中那种只顾着学习的阴暗女的感觉了,陌生的后辈见到她都快躲着走,村重杏奈和松冈菜摘几个相熟的人因为这个各种嘲笑她,宮脇无话可说。
她思念兒玉遥,但因为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生气一直没有联系她。她也一直没有收到过兒玉的消息,但她觉得是兒玉家里的事还在困扰她,而不是她不愿意给自己发信息的缘故。
都分手了也不能算冷战吧,宮脇咲良苦笑。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指原莉乃约宮脇咲良出去喝咖啡,其实如果宮脇成年了的话指原更想约宮脇出去吹瓶,可惜可惜。
指原莉乃是个怪人,她比宮脇大两届,在宮脇国三的时候转到这个学校,没用几个月就直接插手学生会的事务,虽然没有头衔,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她是灵魂。
旁人亲亲热热的在宮脇身边叫她さくら的时候宮脇都明白叫的是自己的昵称桜,但只有指原每次叫さくら的时候宮脇总会一阵恶寒,并且确信这个人是完全不怀好意的叫的咲良。
叫她咲良的还有一个人,宮脇闭了闭眼。她有点想念她。
当现在指原莉乃笑着坐在她对面的时候,宮脇总感觉自己接下来的几小时不会好过。
“さくら。”指原笑眯眯的一叉子叉穿了蛋糕,宮脇咲良瞬间坐直。
但指原接下来打起了哈哈,和宮脇天南地北的聊就是不提到宮脇想要的方面,她绝对是故意的,宮脇趁着指原低头吃蛋糕的时候送了个白眼,被指原逮了个正着。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宮脇的脸还是有点泛红。
“你这样不行,”指原饶有兴趣的托着腮,手指上的戒指亮闪闪地吸引视线,“要脸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啊,宮脇这次的白眼在心里翻给她。据小道消息,指原从刚上国中的时候就明恋上了班里的一个女同学,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对她死缠烂打,上高中的时候那女孩还在说指原好烦人,到了指原转校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是甜蜜蜜小情侣了。
根据和自己同乡的指原原来学校的同学透露,那女孩从开始的逃避指原的亲吻到默认指原的动手动脚也就用了一年多,嘴上总是抱怨指原烦人,但还是装作不在意的和指原说让她到了新学校不要看上其他小姑娘,还差点跟着指原转学过去,虽然这事没成,但这俩成了。虽然宮脇没看到当年学园祭指原莉乃和多田爱佳那秀恩爱的模样,但看到的人也不在少数,在学校论坛上一度成为最热门。
这种不要脸的行径真的学不来啊,太难为自己了,而且遥也不是傲娇。
知道宮脇脑子里的想法,指原捧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说道,“你不是想只是等待吧?”

回忆起指原话语的宮脇划去了原本信上的最后一句话,重新写上了新的一句。
信件寄出如石沉大海,宮脇却一日比一日笑容更多。毕竟这可是现代,不回信还可以line轰炸啊。虽然刚开始兒玉只回她嗯啊哦,但逐渐的两个人反而比当时在学校的时候聊的还多——毕竟当时只搞暧昧反而没说那么多话。高三的辛苦也好,目标学校也好,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家庭的事情也好,两个人把自己的心情都一点点的向对方发了过去。
就像第二次恋爱一样,宮脇咲良想。如果对方是兒玉遥的话,她心甘情愿。
半年时间过得很快,毕业式的前一天,宮脇提前和熟识的老师同学打好招呼,在毕业式上拿好证书,趁着校长还在长篇大论直接从后门溜了出去。
只是邻市真是太好了,但愿能赶得及。宮脇一路狂奔到JR线,祈祷着今天的列车能够再快一点。
宮脇跑到校门口的同时兒玉也从学校里走出来,看到宮脇气喘吁吁的样子直接过去抱住了她。
“咲良,谢谢你…………谢谢你。”
宮脇咲良回拥住了兒玉遥。
“我来见你了。”

——“一直都会等你的。
——“我会来见你。”



---End---


(其实不是因为樱花生日写的 是突然开脑洞)
樱花大人列车那篇手机博喂了我涂了糖的刀片
写完之后发现这个设定和大人列车虽然有点出入但还真挺像的
希望小贝赶快养好身体啊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