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话多且烦 但正文很短
大体月歌&逆转 脑洞清奇

【逆转裁判】人死不复生

瞎写一点 无cp

没啥逻辑和顺序

是小年啊(笑

各种预警注意

 

 

 

见到尸体是什么感觉?

就算年轻时被诬陷杀人,当了律师后第一个案子接的就是刑事案,成步堂龙一也没有想到他能这么快的再见到尸体。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距离他上一次看到尸体过去了三年,距离他认识绫里千寻也过了三年,距离他初次开庭仅仅过了一个月,他看到了绫里千寻的尸体。

令他感到陌生的血液的气味冲入鼻腔,成步堂龙一那天推开门所看到的景象他至今都没有忘记。他的所长,把自己从一个冒着傻气的大学生慢慢培养到现在这般模样的所长,就这样毫无声息地躺在那里。他能听得到哭泣声,但他已经不会思考了,他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大脑已经放弃了一切工作。面前的小姑娘泪痕都没擦干的在自己眼前晕过去,成步堂龙一把她扶到沙发上又返回所长室,然后返回来抱着绫里千寻的肩膀。理性告诉他应该保护现场,不能再碰绫里千寻一个指头,但身体下意识地搂住了她,自己现在也在流泪吗,成步堂龙一自己也说不清。

这是成步堂龙一第二次看到人的生命在自己眼前消失,他下意识地想抓住什么,但什么也没有。

第一次的时候成步堂以为自己能保持平静的心态,直到几天过后他做了噩梦,梦里同学的尸体一次一次倒在他眼前,诡异的无尽循环。他费了很大力气让自己清醒起来,在他粗喘着想擦掉额头上的汗水时,被外面突然的雷闪交加吓得一哆嗦。他用了更长的时间来找回冷静。去绫里律师事务所学习的时候绫里千寻看着他乌黑的眼眶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休息的时候给他热了牛奶,也不去打扰他偶尔的打盹浅眠。

但第二次什么也没有了,他忙的焦头烂额来不及回想绫里千寻的死状,也没有分出功夫想被关在看守所的小姑娘怎么度过漫长的黑夜,他只想早一点、再早一点找到杀害千寻老师的凶手。

绫里千寻觉得自己当初也没有比成步堂龙一好太多,虽然比起成步堂初次见到尸体的一脸懵逼,她更多的是无法原谅自己的无能为力。她当初第一次见到被下毒的神乃木庄龙是什么样子来着?往事不堪回首,反正肯定不能比看到自己尸体的成步堂龙一更丢人,她这么告诉自己。至于神乃木,再让他跳一阵,等他死了再招呼他。

有些事情当局者迷,神乃木庄龙记得绫里千寻看着无久井美散倒下时候努力的咬牙握拳,控制自己不流泪更不怒吼的样子,虽然捏碎了咖啡杯的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星影宇宙之介并没有见到接到自己电话那头沉默的绫里千寻的模样,但他记得回复他的那突然变得沙哑的声音,在病房前绫里千寻颤抖着的背影和眼眶里滚不出来的泪水。

丢人吗,一点都不丢人。

更不要说在电梯打开的瞬间混合着照射进来的灯光和飞扬的灰尘看到自己父亲倒在血泊中的御剑怜侍,刚经历过黑暗的他被那片明亮刺激的流下泪水,但他没有眨眼,因为他知道如果再睁开眼就永远都看不见父亲了。他陷入无数黑暗的梦境,枪声、血迹、父亲的尸体,和醒来后自己擦不尽的眼泪,那是时间也无法治愈的伤痛。见到一条美云的那天是他第二次看到尸体,一条九郎和真刈透两个人的尸体在他眼前被抬出去,他下意识地想捂住身旁狩魔冥的眼睛,却被她拦了下来。狩魔冥早就明白作为检察官会面对什么,她一点都不害怕,只是手有点抖而已。别再抖了,不要再抖了,不能被他发现。就算这么想着,她的手却丝毫不受大脑控制,御剑怜侍看着狩魔冥平淡无波的眼睛,转而握住了她抑制不住颤抖的手。

后来没来得及赶回来只是在狩魔豪墓前站着的狩魔冥依然是那副表情,只是手已经不再颤抖,她一句话也没说。御剑怜侍的眼神沉默的从墓碑上转移到狩魔冥身上,他比十岁时的自己更加成熟也更加理性,但他依然什么也说不出。

绫里真宵两次蹲局子其实都受到了御剑怜侍和狩魔冥或多或少的照顾。御剑怜侍虽然坚信她就是犯人,但回忆起儿时的自己,也通融了看守所夜晚给绫里真宵热点牛奶过去再给她留下一盏灯。后来狩魔冥也旁敲侧击地对糸锯说看守所不能对未成年太过苛刻,经历了去年绫里千寻案的糸锯圭介心领意会的下去安排了。

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呢,绫里真宵裹着厚毯子捧着马克杯坐在看守所里想着。她没有父亲的记忆,母亲在她年幼时失去踪影,而现在姐姐也离开人世。她和姐姐曾经的回忆,姐姐满身是血倒在窗台下的画面在她脑中反复着。绫里真宵心里明白她们还能相见,但阴阳两隔的事实无法动摇。眼泪落在杯子中溅出水花,她抹了把眼泪大口喝下依然温热的牛奶。她一次噩梦都没有做过,绫里真宵相信是千寻的缘故。

有些事情,就算见多了也永远不会习惯。成步堂龙一把自己手里的牌合起又展开,看着面前还在滴血的尸体打电话报警。

距离上一次见到尸体过了七年,距离第一次见到尸体过了十三年。鲜血混着葡萄汁的气味让成步堂有些恍惚,不知今夕是何年。他久违的回忆起当时他抱着绫里千寻肩膀的时候她身体的余温,也想起了遥远的叶樱院胧桥火光冲天的样子。自己真是沉寂的太久了啊,成步堂龙一无奈的笑笑,回过神来拨通了牙琉雾人的电话。

见到尸体到底是什么感觉?大概是人永远都无法习惯的感觉吧。

 

---Fin---

 

都说了是瞎写的

有原来用过的一些私设 也有新添的

难得打了这么多tag(捂脸

Over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