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P5+P4】一不小心把前辈带进了印象空间

就是犯个病 可能有bug 就这样吧……
白钟直斗+久慈川理世+怪盗团
cp有完直+主理世 写着写着突然理世直233
刚打完金字塔 所以就在双叶加入暑假中这个时间点写()
这么推大概P4一年生是大二
P4主鸣上悠 P5主来栖晓


白钟直斗捧着一杯冰咖啡,独自坐在卢布朗咖啡店里。
这咖啡店是久慈川理世推荐的,也是她约自己来的。不过按照这位人气偶像的性格她是肯定不会早到的,所以白钟直斗百无聊赖的坐在店里,翻阅着手边的资料。
高中毕业之后,特别搜查队一半的人都去往东京发展。花村阳介跟着鸣上悠考到了东京——当然不是同一学校。天城雪子和巽完二留在稻羽市继承家业,小熊也留在了那里。里中千枝去了警校,久慈川理世在东京继续偶像活动的同时也开始了大学生活。而白钟直斗自己,再一次成为鸣上悠的后辈,在东京学习法律。
当然,侦探的工作也是不能忘记的。虽然“侦探王子”在东京并不能比得上那位明智吾郎,但白钟直斗出于对偷心怪盗的个人兴趣也做了一些调查。
不过东京真的好热啊。白钟直斗喝了一口咖啡,顺手松了松领带。之前留长又剪短的头发现在又长到了肩膀,总是滑到眼前有些恼人,一会向久慈川借一根发绳吧,直斗这么想着。开门的铃声响起,她下意识的抬头,并不是自己在等的人,桌上的资料却被风扇加上开门的风刮到了地上并往店内的楼梯旁飘去,白钟直斗急忙去捡,却感觉到了空间的异动。
令人感到,微妙的熟悉和亲切。
缓过神来的时候,白钟直斗发觉自己在地铁站里——或许这不是普通的地铁站,黑色的背景令人感到无比的压抑。还有身上的变化,高一使用的手枪不知不觉又别在了她的腰间,那副眼镜,直斗一直小心的收在包里,现在却挂在她胸口的兜上。
“笨蛋……!你们怎么又带了无关人士进来!”
身旁传来了说话的声音,白钟直斗下意识的掏枪摆出攻击姿态,然后发现对方人真的太多了。
不对……怪盗?
难不成怪盗行为是在这个世界完成的?对啊!所以才出现了突然的异变。之前怎么完全没想到这个方面!
对面的怪盗团看着面前的人摆着战斗架势却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有些无语。
白钟直斗再次缓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明明都是高中生的模样,为什么他们这么高啊。直斗扫视了一圈然后盯住了坐在死灵之书里的佐仓双叶,看得双叶打了个寒战。
反应过来自己目光太具有侵略性,直斗放下手枪举起双手证明自己没有恶意。
“可以谈谈吗。”她说。
不过貌似有点晚了。
“Joker,怎么办?”是猫在说话。
直斗看了一眼猫,然后不禁想到这大概是巽君喜欢的东西吧,毛茸茸的。
“Joker,她居然不对吾辈感到奇怪,绝对有问题。”
“我们不能先谈谈吗?”
“上吧Joker!”金发男生挥着狼牙棒说。
站在中间的黑色怪盗点了点头。
战斗一触即发。
首先是风属性攻击,并没有多少伤害。看来他们还没有进化到最终水平啊。
接下来火属性,无效。白钟直斗也不是没脾气的人,掌心塔罗牌出现又被捏碎,抢着这个机会放了个米吉多拉翁。
“日本天尊!”
世界清静了。
“所以你们就不能先听人说话吗。”白钟直斗捡起手枪别回腰间,看着对面的猫和猫女(?)给队员回着血。
“唔……Joker,是吾辈的判断失误。还是和她交涉一下吧。”
“…………”被叫做Joker的男孩子难得的摆出了一副无语的表情,收起了枪。
所以说,一群lv40对一个无弱点的lv99简直是太无脑了。
来栖晓想着怎么开口,却被对面的人先发了问。
“你们……是秀尽的学生吗?”白钟直斗开口,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一个应该是斑目的弟子吧。”然后她看着对面一张张故作镇定的脸就都明白了。
“我是白钟直斗,是个侦探。”
“啊!是那个……侦探王子?”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对面穿的非常……总之是看起来就很暴力的女生。
“不……这位是女性吧。”带着狐狸面具(还有条尾巴)的人说到。
“女性作为王子也是没有问题的吧。”白钟直斗下意识压了压帽檐,露出一个微笑。
“我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啊……”金发双马尾的猫女嘟囔着,捏了几下手里的鞭子。
为什么现在的高中女生都这么暴力啊……白钟直斗回想了一下天城学姐的扇子,心情有些微妙。
“反正是哪个杂志的访谈吧,话说重点不是这个吧。”金发骷髅男说。
“杂志……对了!之前有一个杂志里有白钟桑和小理世的水着,是白钟桑没错吧?”
白钟直斗表现了明显的动摇。
“那个……那个……那套杂志应该没有用我的照片才对啊。”
“嗯,但我是平面模特,好歹也是业内人士,有看过那套图哦!”猫女笑的爽朗,白钟直斗差一点就要陷入绝望状态了。
“不……那个……”她攥着帽檐,强行转移话题,“我们要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吧,说起来我们必须要在这讨论吗?”她看向站在中间明显被尊为队长的来栖晓。
来栖晓思索了一下,说起来终于到他的思考回合了,他之前貌似一句话都没插上。
“你手机上有异世界导航app吗?”他问。
“?”白钟直斗掏出手机,背景是之前巽君给她做的玩偶的特写。她犹豫了一下,把桌面给来栖晓看,并没有他所说的app。
“奇怪了……明明你也是能力者,却没有变身也没有app。”那只猫凑过来说。
“那么我们先送你回到原来的世界吧,我们在这边还有事情要办。”来栖晓下了结论。
白钟直斗没有反对,虽然她不知道他们要在这里做什么,但那一双双眼睛和当初的他们相似又不同,那是追求「正义」的眼神。
空间旋转,再睁开眼的时候白钟直斗已经回到了卢布朗。地上散落着她的文件,她伸手将它们拾起整理好,抬起头,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卷毛男生向她摆摆手,周围环绕的少男少女们向她微笑着。白钟直斗也微微一笑,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久慈川理世已经到了,在直斗还没来得及落座的时候就开始抱着她的胳膊撒娇耍赖,不过来卢布朗的客人倒是很少有追星的年轻人,所以客人们也就没多留意这个架着大墨镜的年轻女孩。
“真是的……直斗君去哪里了啊,让我等了好久~”现役偶像久慈川理世充分发挥自己的特点,稍微屈了膝让自己的胸部贴紧直斗的胳膊,然后看对方强装镇定耳垂通红地把自己推开。啊,直斗君真可爱。
“久慈川……!!”直到白钟直斗顺利(?)炸毛,久慈川理世才心满意足的坐下来喝她的冰可可。
“所以直斗君刚才去干什么了?明明书包还放在这里。”久慈川理世提问,手上也不闲着,拿起旁边的餐巾纸胡乱折着。
“嗯……怎么说好呢,看到后辈了。”白钟直斗思考了一下,这么回答道。
“诶?后辈?大学的后辈?难道是八十神的?还是直斗君原来学校的后辈?”理世连珠炮似的发问,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都不是,具体来说,应该是咱们的后辈吧。”
“不是八十神高的学生却是咱们的后辈吗?等等……难道说……?”
久慈川理世吃了一惊,白钟直斗单手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就是你想的这样。”她把整理好的资料放回书包里,“所以我对怪盗的调查也就到此为止了,废人化很可能在那个世界发生的,不过应该和怪盗团无关。接下来就交给警方和那位明智君吧。”
“诶~我以为直斗君的话一定会刨根问底呢。嘛,不过这样也挺好,不然直斗君也太累了。”久慈川理世笑眯眯的,紧接着又丢出完全不同的话题。
“说起来稻羽市现在怎么样?暑假全在忙通告都没时间回去诶!真想和悠前辈一起回去啊!”久慈川理世自从新专辑开始准备就忙的焦头烂额,难得的大家在家乡齐聚也没有参与,心心念念的在家门口跟前辈秀恩爱当然也没有达成。
“嗯……大家过得都很好哦。”白钟直斗从手机里翻出和菜菜子两个人的合影给理世看,快上国中的小姑娘个子窜的挺快,大概很快就要超越白钟直斗了。
“菜菜子真可爱!嘛虽然我也一直有看到照片就是了,等过一阵我开Live要让大家都来看啊。”理世划着手机屏,想趁直斗不注意从她的手机里翻出什么关于恋爱的蛛丝马迹,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有点无奈的把手机放了回去。
白钟直斗早就对好友的行为见怪不怪,她放下手机准备点点什么来吃。
两个人吃完饭的时候,卢布朗的阁楼突然产生响动。久慈川理世下意识的看过去,发现一群高中生模样的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些就是……后辈们?”理世示意了一下直斗,后者转过头和迎面而来的高中生们打了一下招呼。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金发猫女,高卷杏三步两步冲到来栖晓前面,双手直接撑在她们的桌子上。“你是……小理世?久慈川理世桑吗?”
“小理世?那是什么?”喜多川祐介问。
“好像是新复出的偶像,来栖的房间里不是也贴了吗,小理世的海报。”回答的是新岛真。
“呼呼,貌似是和我一样的人呢。”佐仓双叶倒是十分敏锐的看了出来。
“你是……我记得是个平面模特吧。叫做……杏?”久慈川理世有点不确定得问。
“嗯!我叫高卷杏!”元气满满的回答。
“我对你还是有印象的,明明自身条件这么好,对工作的感情却不够……”涉及专业问题,久慈川理世开始滔滔不绝起来,想要成为优秀模特的女孩认认真真的听着。
看着明显跑题的两个人,白钟直斗微微叹了口气,“你们结束了吗?”她看着来栖晓。
“嗯,这次差不多了。”来栖晓推了推眼镜,倒是推出了一种让白钟直斗和久慈川理世很熟悉的气场。
“那么,你们继续加油吧,怪盗团的各位。”白钟直斗压低声音拍了一下来栖晓的肩膀。久慈川理世展露出标准的微笑,“加油哦,后辈酱们。”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卢布朗。
---END---
#两位小姐你们还没结账呢#(不
就是犯个病 ooc就ooc吧
黑了几次我直身高真是抱歉 我是直斗真爱(黑)粉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