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及时拉黑,利人利己

【御冥】第四块小甜饼

随便脑洞了一下瞎糊的
硬要安的话估计是七年间御剑上任不久的时间线
私设有ooc有谈恋爱其实没有





狩魔冥其实没有那么贪凉,至少从饮食上讲没有。
其实她不爱吃冰的一个原因是只要慢一点冰棒就会化掉,滴滴答答的很是麻烦,也不符合她狩魔家完美的信条。
吃冰一般来讲吃不到完美的吧。她偶尔在便利店看着冰柜想。但她其实并没什么想吃的欲望。
所以当她在休息时间坐在局长办公室读他工作时间死活不撒手的卷宗的时候,一抬眼看到两个幼稚鬼叼着冰棒拎着口袋推门而入,打着人人平等的旗号给他们俩一人塞了一根。狩魔冥的眉心还是忍不住跳了跳。
“今天实在是太热了,就说买点冰给大家分一分。”牙琉响也的头发比起初次法庭长长了不少,他似乎没有继续留短发的打算,半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短马尾。他从学生时代就很会来事,打个哈哈讨好一下上司和前辈更不在话下。
一柳弓彦则是在苦夏之前先去理了发,整个人显得清爽利落。“我记得小冥喜欢吃香草的来着。”少年微微笑着,“但是很久没和小冥一起吃了,不知道你口味变没变。”正式工作之后一柳弓彦倒是没有那么畏惧狩魔冥(的鞭子)了,他逐渐在她身上找她童年的影子,然后不自觉的就亲密了起来。狩魔冥虽说不主动,但也不会拒绝童年伙伴的靠近。
这句话其实还有个隐藏含义,就是御剑检察局长手里的冰激凌是他们随便拿的了。并没有期待自己被熊孩子们重视的新任局长默默的撕开包装吃起来。
第一站就跑到局长办公室来的两个熊孩子继续出去送冰棒了,他们关上门的同时狩魔冥就自顾自的调低了办公室空调的温度。
办公室的主人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他速战速决掉自己手里这根,再抬眼看她的时候她还在慢条斯理的舔着手里的冰棒。
御剑怜侍突然感觉更热了,他不动声色的松了一下自己的领口,强迫自己找点什么事情集中精神。但他还是不自觉的频繁偷瞄狩魔冥,后者聚精会神的吃着,对他的注视毫无意识。
空调的低温也没有阻止的了冰棒的融化,液滴顺着木棍流到了狩魔冥的手腕上,还要继续顺势往下流。狩魔冥皱着眉头在桌上寻找纸巾,突然就被御剑怜侍抓住了小臂往他身边带。
完全不理解他想要做什么的狩魔冥刚挣扎了一下,就被御剑怜侍的行为惊的僵在了他怀里。他凑上去,沿着冰棒融化留下的痕迹从她手腕一路舔吻到手掌,轻咬着她的掌侧含糊的督促她,“快吃。”
鞭子还留在沙发上,狩魔冥难得的手足无措起来。她把御剑怜侍的脸推离自己想要逃离,御剑怜侍却把她手腕握得更紧,另一只手得寸进尺的往她的腰上放。
“快点吃,休息时间要结束了。”他凑到她耳边用气声说,然后在她真正生气露出利爪之前放了手。狩魔冥哼了一声冲到沙发边抓起皮鞭,发誓下次再进到御剑办公室绝对不放手。她瞪了一眼罪魁祸首,偏偏他刻意的舔了舔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着她。
今天新任检察局长办公室的门也被摔的震天响。御剑怜侍习以为常的摇了摇头,嘴角还挂着笑。
还好检察院房间的隔音够好,旁边两位无辜的小朋友没有被波及到。一柳弓彦和牙琉响也在水镜秤的办公室规规矩矩的坐好,被水镜妈妈灌输少吃凉的多养生的成熟思想。当然,他们后来趁着水镜加班拉着相泽诗纹大明星偷跑去吃冰沙回来被一通臭骂都是后话了。
月底发工资的时候,牙琉响也和一柳弓彦看着工资外奖励的自助餐优惠券,怎么也想不到是那日的无心之举在其他意味上讨得了御剑检察局长的欢心。
而两位当事人?当然是回家之后〇〇〇〇。

---END---

瞎写的 没啥逻辑
小朋友们没有助攻的意识 小朋友们只是没有意识到大人的肮脏思想
检察院的优秀隔音在未来夕神回来的某一天你们就能体会到好来了
〇〇〇〇是老梗了,大家还记得关公说事吗(手动滑稽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