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及时拉黑,利人利己

【逆转裁判】如你所愿

晚了一点的 我们冥19岁生日快乐🎂

(虽然写的是20岁冥还是生日后的设定)

娱乐圈paro 有些许关联性的上篇走这里

(↑这篇才是正儿八经的生日文 等我明年转出来)

写作神千御冥读作千寻冥

(御剑怜侍就在最后强行出场)

小 前 辈 ❤️

剧情和角色名都编不出来算了吧(

标题也真的编不出来了疯了吧我就瞎起了

依然是我流私设ooc






绫里千寻进演艺圈的第一部剧就和狩魔冥共演,说是共演,她其实就打个酱油。那时候狩魔冥13岁,在剧里演一个因为滔天恨意而心理扭曲的小姑娘,前期的隐忍和后期的爆发形成鲜明对比,让人看了只想感慨一句这小姑娘演技真好,不说还以为是精神分裂呢。而绫里千寻坐在角落的小板凳上看着狩魔冥在那场戏中被NG到吼的眼角发红嗓子哑的彻底,只能感受到天才也要拼了命的努力。她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摄像机后一言不发的狩魔豪,人生第一次但远远不是最后一次发出了男人心海底针的感慨。

那部剧里绫里千寻演了一个一集就变尸体的角色,但机会难得,她就每天搬个小板凳坐在角落看他们拍戏。说句实话,绫里千寻觉得看这帮大仙拍戏比自己跑八百个龙套还管用。负责这部戏主题曲停留在剧组取样的某歌手一心认为千寻的停留都为了自己,被她一个白眼翻了回去。

绫里千寻觉得自己这辈子到现在做的最鲁莽的一件事不是突然进了娱乐圈,而是在出道之前就跟某知名创作型歌手开始地下恋情。其实神乃木庄龙也没想到他就这么被一只小猫咪吃的死死的,当然当他意识到这只小猫咪只是猫科而已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先不提这二位的地下恋情,反正这个世界没有文春女七也没有Friday,这俩人可以可劲磨叽。总之绫里千寻每天定点搬板凳打卡留给神乃木庄龙一个后脑勺,狩魔豪只是对这个学习态度良好的小酱油多留了几分印象,狩魔冥到是完完全全被绫里千寻吸引了视线。在这方面狩魔冥可谓是雷厉风行,绫里千寻刚看完狩魔冥过了一条准备休息,下一秒她就站到自己面前了。

“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低着头看她。

绫里千寻眨眨眼,再眨眨眼,确定对面已经快要不耐烦的小姑娘确实是在问自己。“绫里千寻。”她回答道。

“狩魔冥。”她留下自己的名字,偏了一下头后发现不知道接着该说什么,于是她扭头就走了,留下绫里千寻在原地一脸茫然。

不过这段时间倒是了解了不少这孩子的性格,绫里千寻笑笑。面对和自己妹妹一般年纪的演艺界前辈,她纠结了半天该管狩魔冥的名字后面加さん还是加ちゃん。最后在偶然和狩魔冥的并肩而行中她福至心灵,笑眯眯的叫出了一句小前辈。

狩魔冥顿时停下脚步看着她,“你叫我什么?”,她问。

“小前辈?”语调升高,绫里千寻愈发觉得对方要炸毛的样子可爱的要死。狩魔冥不负她期待的鼓了鼓嘴,刚想说话。

就被后面的一个男人拎着脖领子放到旁边去了。

狩魔冥当然不是省油的灯,她只恍了一下神便开始反击。神乃木庄龙虽然看起来身材不错人模人样的,但其实是个本质泡在录音棚里的宅,虽然狩魔冥只有13岁,那也算是被动作指导虐大的,神乃木很快就毫无还手之力。

“噗嗤…”绫里千寻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神乃木庄龙看着她的笑红了耳根,狩魔冥后跳了一下观察这两个人的反应。

“绫里千寻,”她笑的有一点看戏的成分在里面,“虽然我觉得你能在演戏的道路上有很大成就,但是吧……”接收到两个人的视线,狩魔冥笑容更大,“你选男人的眼光可不怎么样。”

炸毛的轮到神乃木庄龙,但狩魔冥没有看他第二眼,自顾自的去找自己爹了。绫里千寻蹲下身把头埋在腿间掩盖住自己的笑声,被神乃木没好气的一把抱回他的休息室。

事到如今,狩魔冥很怀念当初她和绫里千寻初相识,绫里千寻一口一个小前辈,老老实实从来不对作为前辈的自己动手动脚的样子。

但为时已晚,到现在狩魔冥和绫里千寻已经认识到第七年,所谓七年之痒并不是指认识七年之后绫里千寻就能随便挠自己痒痒的意思,而且鉴于这人还怀着孩子狩魔冥还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她只好朝着旁边一脸幸灾乐祸的拍照的宝月巴开枪,是真开。她把手里逼真的模型枪对准宝月巴的额头,反正剧本里也有这段剧情,就权当做试戏了。

“我觉得你最好把东西交出来。”狩魔冥的神情明显和刚才不同,她一只手握住宝月巴的脖子,感受着手下血管跳动的频率,另一只手稳稳地举着枪。宝月巴入戏也很快,她迅速展开了一个妩媚而勾引的笑容,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指抚摸着狩魔冥的手背。“那么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刑警小姐?”

两个戏精,完全没有自己是罪魁祸首自觉的绫里千寻开口搅乱了气氛,“她拍也没用,发出来不就暴露了自己就是神秘嘉宾嘛。”宝月巴偏了一下头拉下狩魔冥的手,“那还不是怪你把小冥惹炸毛了,嘻嘻。”

“我倒是觉得你们俩有点精分。”绫里千寻端起保温杯抿了一口,不能喝茶也不能喝咖啡让日子突然变得索然无味起来,只好靠调戏身边人为乐。听了这话狩魔冥轻笑出声,宝月巴则是毫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这话你还真没资格说别人。”“啊啦,”绫里千寻眨眨眼,“那还真遗憾。”

平日严肃理智的法医专家,充当着偶尔暴躁的小刑警的顺毛器。看起来是很普通的角色,但剥茧抽丝之后,这个人又是整部电影的里boss。还好这个角色虽然戏份复杂,打斗场面却不多,要不然神乃木庄龙会背负着狩魔豪的压力直接把绫里千寻从片场劫走。

不过这片子说实话也不适合胎教,最后绫里千寻和狩魔冥面对面对峙的场景虽然还没拍到,但光看剧本就能让人感受到压抑和矛盾。“都是你的错,时机掌握的太差。”狩魔冥这么和神乃木庄龙说,后者虽然想反驳两句,但奈何实在打不过,只好翻个白眼作罢。

所以小肚鸡肠的男人选择在狩魔冥的成年庆贺推上搞事情,当然最后铁定是被炎上了,不光被狩魔冥的粉丝和一直看他不爽的绫里千寻的粉丝围攻,就连宝月巴的粉丝都凑热闹掺了一脚。对此神乃木庄龙只是轻飘飘的落了一句他们都是嫉妒,让炎上的火焰烧到更高一层。

由于种种原因,不适合胎教的法医小姐被揭开真面目的重头戏被放在了最后一场。“能不能准点放假就看你们的表现了。”御剑信转着帽子笑着说,狩魔豪依然面无表情,神乃木庄龙在后面蠢蠢欲动想把自己老婆抢回家。

随着场记的一声,两个人都深呼一口气,气氛随之变化。

“Checkmate.”狩魔冥推门进来的时候绫里千寻正好落下最后一子,她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抬头看着刚刚进来的人。狩魔冥和她对视,喉头的苦涩让她半天没有说话。绫里千寻把棋盘往前推了推,“不来一局吗?”

狩魔冥的回答是把棋盘掀了。

漫长的寂静和对视之后,绫里千寻笑出声来,先是努力忍耐的小声嗤笑,然后放声大笑。狩魔冥隔着办公桌一手揪住了她的白大褂,然后就发现绫里千寻将一把小巧锋利的匕首抵住了她的咽喉。

“你不打算向我隐瞒了啊。”狩魔冥的眼神转过多种情绪,最后归于平静。

绫里千寻面色不改,“你长大了呢。”她终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

“过。”狩魔豪的一声代表着剧组的拍摄工作终于结束。旁边的众人都兴奋的欢呼起来,绫里千寻伸出手捏了下狩魔冥的脸颊,两个人相视一笑,脱离开各自角色的情绪。

“拍完结局再拍这里我还有点不适应。”绫里千寻伸了个懒腰,“放假养胎去了,冥你休息时候来找我玩啊。”

“嗯。”狩魔冥点头,被对面目光不善的男人翻了个白眼。

最初御剑信设想让boss葬身于大海,却因为绫里千寻的怀孕(和神乃木庄龙的瞪视)改变了计划。两相对峙后boss逃出生天,然后在最终战中身亡,小刑警在战役中身负重伤,提前下了前线。boss在被围攻的时候环绕了一圈什么话都没说,但狩魔豪给她的眼神打了个特写。刑警队长在结束后向小刑警转述boss的结局,当她微喘的问出她尸体的地方的时候,队长这么告诉她。

“在海底。”

“明明罪不可赦,却如她所愿。”

在故事的开篇,狩魔冥曾经问绫里千寻,“要是有下辈子,你想投胎成什么?”

绫里千寻嘲笑了一下小刑警年纪轻轻就妄想投胎,然后半玩笑的回答道,“某种深海动物吧。”

“可以天天吃鱼吗?”小刑警撇撇嘴抽走了一根她手里的鱼柳。“算是吧。”法医小姐微笑着。

走进杀青宴包间的绫里千寻和狩魔冥被主创桌上的全鱼宴震惊了。狩魔冥眨眨眼,看了下一脸无辜的神乃木庄龙,看了下装无辜的御剑信叔叔,最后看着一脸严肃的自己父亲。

“御剑,汝去拍照。”她父亲这么说。

狩魔x御剑合作惯例的每次杀青宴拍出几张说是剧透其实谁都看不懂的迷幻家常照,加上御剑信酷爱使用手动抖动模式拍照,导致他们至今为止为了电影发到推特上的照片没几张是能看清的。但粉丝们还是乐此不疲的在电影上映前推断照片的含义。

其实只是这两位年龄加起来奔着三位数去的大龄儿童的恶趣味而已,后期的时候御剑信最爱做的是就是朗诵那条推下面粉丝的评论转发,还时不时的自己发表一下评价,狩魔豪虽然不常登入社交网站,但也从不阻拦御剑信给他找乐子。

明明坐在旁边却被忽视了个彻底的御剑怜侍顶着自己老师的压力和自己爹的幸灾乐祸清了清嗓子。狩魔冥这才看过去,“你来干什么?”她问。

御剑怜侍没来由的就有点委屈,宝月巴在旁边不嫌事大的补了一句,“小怜侍来看女朋友,你就这么不待见人家,到时候……”她刻意隐藏了后半句话,却被神乃木庄龙从另一个方向补全了。

“到时候他该哭了。”神乃木庄龙笑。御剑信作为亲爹一个没忍住也笑了出来,宝月巴和绫里千寻更是不给御剑怜侍面子,就连狩魔豪的眼神里都露出了笑意。御剑怜侍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家属就不要多话。”狩魔冥还了神乃木一句,嘴角微微上扬,她伸手抚平御剑怜侍额头上的褶皱。“谢谢你能来,我很高兴。”她说。

眼看着暧昧的气氛就要蔓延开来,狩魔豪举起杯子,冷漠的引领大家,“干杯。”

“干杯!”

愉悦的杀青宴过后狩魔豪和御剑信还要带着后期的一班人马继续爆肝工作,其他人识相的没有换场来第二波,乖乖的回家享受自己的短暂假期。

御剑怜侍和狩魔冥拒绝了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们的搭车邀请,两个人肩并肩慢慢向酒店溜达。

御剑怜侍把衬衫袖子挽上去一截,露出了和狩魔冥同款的情侣手链。“这几天有安排吗,要不要来我这探班?”

狩魔冥探手勾了御剑怜侍的小指。“你还嫌不够热闹?”说完两个人就都笑了。御剑怜侍在旁边片场给成步堂龙一做配,搭档的还有两个人一直当小不点看的一柳弓彦。想一想可能会出现的鸡飞狗跳的画面,被击中概率最低的御剑怜侍挠了一下狩魔冥的手心,“来吧。”

酒店门口,狩魔豪化作一尊望女石。御剑信顶住压力坐在离狩魔豪有一定距离的沙发上。刚到门口就感受到狩魔豪眼神的御剑怜侍下意识的把狩魔冥的手牵得更紧了。

“汝可以走了。”你可以滚蛋了。狩魔豪说。

狩魔冥顺势挽上狩魔豪的胳膊,“我这两天要去怜侍那边探班。”她告知自己父亲。

女大不中留,真想把眼前的臭小子跟他爹和当年听信御剑信忽悠的年轻的自己都揍一顿。天凉了,让御剑信爆肝加班吧。

感受到有人在骂自己的御剑信清了清嗓子走上前来,“怜侍可要照顾好我们小冥啊。”

您的立场是不是不太对。御剑怜侍苦笑,狩魔冥笑而不语,狩魔豪在内心朝天翻了个白眼。

“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再来接冥过去。”御剑怜侍顶着狩魔豪的低气压告辞。

当晚,身份不能暴露的宝月巴用小号爆出一张杀青宴上狩魔冥抚摸御剑怜侍额头的照片,喂了广大网友一嘴狗粮。被御剑信告知此事的小肚鸡肠的当爹的决定剥夺宝月巴的假期,等爆出特邀嘉宾之后会让她把绫里千寻跑不了的宣传都跑掉。

宝月巴在屋里打了个喷嚏,她虽然预感到了狩魔豪可能会打击报复,但她万万没想到狩魔豪的护犊子心情自己很快也能体会到了。

当然,这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


编了一个多月结尾结果开了新的故事线 这哪里是结尾哦(虽然估计不会填)

怎么不是检察院了还是鸡飞狗跳(滑稽)


无聊的补充设定

开头的时候小冥嗓子喊哑了,豪爷准备了润喉糖但没好意思给出手,结果被信爹抢先了,豪爷很生气。

信爹:照顾我家未来儿媳妇有错吗。

豪爷:滚。

咪咪来探班的时候成步堂也一起来探自己事务所前辈的班了,差点被姐夫拦外面,当然姐夫最后被千寻打了头。

姐夫纯粹家属(多余的),主题曲担当是大家的响也。(虽然没提到)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