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曜南曜】

不会起标题就不起了
特别ooc 有bug 有私设
毕竟我其实没看完水团动画【】
冷cp就会一直是冷cp
完蛋 划水太久不会写东西了(其实一直都不会写)



小时候每次哭泣的时候,都能看到果南。是因为什么而哭泣的已经记不清楚了,可能是摔了一跤,可能是呛了口水,也可能是输了游泳或者跳水的水花不好看,但是每次果南都在身边这件事倒是记得清清楚楚。
因为是青梅竹马啊,和果南跟千歌。
但是流眼泪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是不想让别人看到的,千歌哄一哄也就跑到别处玩去了,但是果南她总是说着“我什么也没看到”然后一屁股坐在自己边上,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算是自己一个人独处,果南也会像有心电感应一样找到自己——虽然乡下的地方小,自己也基本都呆在海边,但是每次都会被果南找到也是非常不爽啊。
而且很害羞。
所以说这样的果南真的很烦啊。
但是,最喜欢了。
以上是渡边曜小姐的自白。
这个时候的渡边曜正趴在餐桌上纠结的思考着。
为什么世界上要有情人节?
我为什么要过情人节?
事情要追溯到两周前,练习结束后大家四散回家,果南和曜趁着兴奋度还没过跑到千歌家去蹭吃蹭喝。(此时应该做HKT骗吃骗喝手势)因为被炉太舒服了,训练的疲劳感和困意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所以三个人趴在桌上昏昏欲睡。果南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蜜柑,然后终于抵不住困意倒在了桌子上;曜早就躺在了地上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千歌就在这个时候被姐姐叫了出去。木质的门被打开又关上,躺在地上什么都看不见的曜便爬了起来。
屋里只剩自己和果南两个人了。
果南趴在桌上随着呼吸起伏着,深蓝色马尾也就散在了桌子上,她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半个蜜柑。
果南的睡颜好可爱,渡边曜托腮盯了她一小会,不自禁的就凑了上去。
我真的,不是,故意,想亲的。
松浦果南睁开眼的时候渡边曜脑子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了。
而且居然亲到了,完蛋了会被果南打的。
而且会被讨厌吧。
脑子里一团乱的渡边曜猛的站了起来,想要落荒而逃,没想到被松浦果南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曜酱不对我负责吗?”
果南的紫色眼睛里带着点笑意又有些微妙的紧张,但是曜已经顾不上注意这点了,她的大脑已经不能正常运转了。
“……负责?”
“所以说……”果南站起来和曜面对面,松开她的手腕又握住她的手,缓慢的靠近曜,“曜酱亲了我,不打算对我负责吗?”
“太太太……太近了!”渡边曜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却一个踉跄躺倒在地上,松浦果南恰好倒在她身上,唇落在她的脸颊。
“……果南?”曜的脸腾的红了。
“曜酱!果南酱!怎么了?”大概是听到房间内的动静,千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没事,是小蘑菇搞的。”看了一眼身下侧过脸不想被看到害羞表情的曜,果南果断甩锅给了小蘑菇。
她爬起来顺便把曜拉起来,在她耳边轻声说:“所以说曜酱,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
已经拒绝思考的渡边曜小姐抬头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松浦果南微微地笑着,然后在心里欢呼了起来。
当然她当时的内心活动渡边曜是不知道的,她现在还在考虑做巧克力的问题。
总之,肯定是不能只给果南巧克力的,首先是没有机会,其次是鞠莉的敏锐程度可不是千歌这种能随便糊弄的类型。
那就只好做全员份的了。翻箱倒柜找出模版,虽然都很小,但是有各种可爱的形状。八个袋子排成一行,曜把做好的巧克力分开打包,到了松浦果南的那包,渡边曜把所有心形的巧克力都放了进去。
能不能发觉就要靠她自己了,曜这么想着,把袋子一股脑的塞进书包里。
情人节当天,学校里热热闹闹。
渡边曜自己也是很受欢迎的类型,到学校之后就看到桌子上堆起的巧克力。旁边的千歌可怜巴巴的看过来,然后收到了曜和梨子丢过去的两份巧克力,她便心满意足的打开来吃。
大早上起来就吃甜食也不觉得腻,曜和梨子撞了视线,互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顺便也互换了一下巧克力。城里人做的连包装都好精致啊,曜不禁想着。
午休的时候曜在教室门口被同级生门围的不能脱身,往楼下看去发现果南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仿佛感觉到曜的视线,果南抬起头冲着她微笑了一下。
接着就被女生们淹没了。
我能怎么办,我也没办法啊,受欢迎也不是我的错啊。渡边曜心疼了果南一秒,紧接着就开始心疼自己了。
直到放学后,Aqours才有机会碰个面。虽然不是练习日,交换一下巧克力也是不错的。看着露比抱着一大堆的巧克力,这里挑一颗那里捡一颗的吃着,头上都仿佛冒出了小花,曜也心情舒畅起来。
有人勾了她的手指一下,接着得寸进尺的握了她的手,渡边曜刚要条件反射的甩开,便看到了松浦果南的脸。
“要不要偷跑?反正今天也没有其他事了。”
Aqours的部室一如既往地闹腾,就连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偷偷溜走都没人发觉,除了突然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的鞠莉以外。
当然,松浦果南被小原鞠莉套话(逼问)是后来的事了。
“想和在曜酱独处的时候收到巧克力呢。”果南牵着曜的手走在沙滩上。虽然天气很冷,但只在沙滩上走一走还是没问题的。
曜单手掏出书包里的袋子,把它贴在果南的脸上。“诺,给你。”
果南也从大衣兜里拿出包装好的巧克力,两个人并排坐到了台阶上。
“只有曜的那份,我特别做的心形的哦。”曜拆开包装纸,映入眼帘的很大块的心形巧克力,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还被画了很多桃心。
“我也是……把所有心形的都给果南了。”曜突然有点害羞,但是又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害羞很不公平,所以拿起一块巧克力往果南的嘴里放。果南完全没被曜的突然袭击吓到,握着曜的手就开始往嘴里送,放进整块巧克力之后顺带舔了一下曜的手指,然后握紧了一些不让曜缩回去。
看着曜满脸通红却倔强的不想回避自己的视线的样子,果南温柔地笑着。“我最喜欢曜了,从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了。”看着曜有点惊讶却又抑制不住欣喜的表情,果南接着问到,“那曜呢,喜欢我吗?”
直球真是太犯规了。但这个时候的渡边曜小姐只能乖乖的说出“喜欢”两个字了。
海风吹在身上一点都不觉得冷,渡边曜只觉得自己的热度在腾腾的向上升,嘴里全都是巧克力的味道。
是自己做的巧克力的味道。
---Fin---
根本不知道这啥。
随性吧 随缘吧x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