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图书馆战争】论笠原是怎么感冒的

非常短小
一如既往标题废
时间线四卷末到别册1之间
堂郁病房play【】之前堂上跟郁说可能会传染感冒,如果郁真的感冒那(对小牧麻子和读者来说)就真的有好戏看了



归队的不知道第几天,笠原郁终于去医院探望了堂上笃。
笠原郁不知道被柴崎麻子问到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样的表情,总之对面的柴崎笑的一脸无害的多给了自己几个情报——这偏偏是这个人最恐怖的一点。而且再不去的话,就真的…………
总之笠原郁一脸颓丧的去了医院,回来以后仿佛打了鸡血一样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柴崎麻子无奈的瞥了一眼犯病的朋友,觉得自己真应该多买点啤酒回来。不知道走到哪一步了就已经这样了,摊上这么个茨城县产纯情少女,堂上教官真是苦啊,柴崎不禁这么想。
第二天,鸡血少女笠原郁得了感冒。柴崎麻子起床看到瘫在床上半死不活的笠原郁的时候恨不得把她被子拉起来当作自己没见过这个人。这算啥啊,见到心上人估么着还确定了关系今天就生病,不是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吗,自己明明还是妙龄美女还得操着老妈子的心。在心里狠狠吐槽着,柴崎麻子还是拿笠原的手机给绪形打电话请了假。
不过笠原郁还是被放到业务部一周修养,防止她的感冒病毒传染给其他读者。
午休的时候,柴崎麻子刚刚从外边回来就看到手冢光在教育笠原郁,大意就是放松就会生病,不要因为完成了一件大任务就放松自己。笠原郁因为生病也不想跟手冢拌嘴,所以回了他几个白眼,结果手冢又跟笠原较起真来。
就连吐槽都不知道从哪说起,柴崎麻子打算坐在沙发上看戏,结果从身后被小牧干久拍了肩膀。
“堂上感冒了,好像是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感冒了,因为中枪之后还一直淋雨。”小牧这么说着,也一点没有心疼自己班长的意思,反而笑的很是精明。
柴崎愣了一下,随即也笑了出来:“什么嘛,原来是唾液传染。那比我预想的要快啊,我还以为牵牵小手就是笠原的极限了呢。”
“你在说什么啊柴崎!!”甩掉手冢三两步迈过来的笠原郁伸手就想捂住柴崎的嘴,完全没有感冒了的样子。不过还笠原没够到柴崎,就被身后的手冢一把抓住了手腕,硬生生的给阻拦了下来。
柴崎麻子看了一眼手冢,后者放下笠原的手,表情突然变得拘谨起来,又随着柴崎的视线移开感到了放松和一点遗憾。
“就算你堵住我的嘴,也堵不住事实的啊笠原,”柴崎的目光突然变得暧昧和侵略性,“今晚绝对让你全都老实交代。”她上前一步拍拍笠原的脸,满意的看着她的脸变得爆红,然后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看起了今天的日报。
手冢光站在原地一脸迷茫,他看了一眼柴崎麻子,再探究的看向小牧,最后得到了包含关怀的“你还太年轻”的答案。柴崎麻子已经用报纸挡着脸开始偷笑,手冢光依然不明就里。
当然,比起后来小牧对堂上的调侃,手冢经历的真的不算什么了。
---END---
调戏堂上当然比调戏手冢有趣,毕竟堂上是身心正常的三十代就是害羞又傲娇,手冢真的是不懂的成分偏多啊www
手柴成分算是有一点点吧,这俩人到底是怎么拖了三年的啊真是服了。
麻子love【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