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你死我活】小光未死的if线

原作 明天,我会死去,你将重生
「」内为原作
第一人称
一转眼这部也看完有三年了啊
本来想写成君名那个形式,后来一想坂本君那个性格也不敢拿小光的身体做出什么,小光想做的事已经都做完了(笑)
毕竟坂本秋月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梦前光的套路。
写不出一点小光和秋月的温柔。
写不到隼千,但是最喜欢隼千。





「我叫坂本秋月,县立樱姬高中的高二生。
一家四口,我是长男,下面有个妹妹。
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七十公斤。
我天生面目狰狞,拜此所赐,我背负着不良的名号。
因此,我没有朋友,在班级里也被同学敬而远之。每次换座位之后,我都能看到坐旁边的女生露出悲戚的表情,这已经成惯例了。
因为小学,初中到高中我都过着这种受歧视的生活,导致我误入歧途,真的变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不良。班里的同学,邻居,办公室的老师,总而言之就是地上所有人都常常用白眼来看我。就连妹妹也从两年前开始对我说“你这废物别跟我说话”。所有的人都以貌取人。算了,我对其他人是怎么想也没兴趣。」

昨天,下了一场大雨。我穿着校服打着伞在街上闲逛着,有路人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但当我看向他们时,他们就好像受到了极大惊吓一般躲开了。明明下着雨呢,倒是注意一点啊,我不禁这么想着。我刚刚穿过马路,红绿灯就变色了,身后的红灯因为雨的缘故一闪一闪,马路边的行人聚集成堆等着过马路,这个时候,一个少女无视了红绿灯与我擦肩而过,马上就要走到车水马龙的大路上。情急之下,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一辆车从她的行进路线上飞驰而过。
“你是怎么回事!走路要看路啊!”我对她吼道。然后我发现面前是个娇小的长发少女,她胳膊的触感是那么的柔软,让我瞬间就脸红了,这可是人生初次碰到家人以外的女性的身体啊,我不禁感叹了一下我十七年的童真,然后发现面前的少女低着头,刘海遮住她的眼睛看不清表情。
“在大街上性骚扰啊。”
“真差劲。”
“看上去就是个不良啊。”
我要哭了,明明是我救了她啊。我为什么要张这张脸啊。
少女发出了几个音节,然后用空的那只手一把捂住了嘴。
等一下,你刚才说的是萌え对吧。我吓了一跳,松开她的手后退了一步。
少女抬起头,眼睛里闪着亮光看着我。我下意识地皱了眉头,但这副绝对不良的表情并没有让少女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她反而更激动了。虽然我们站在马路边的中心位置,因为我的这个表情路人们迅速躲到了我们周围五米远的地方。好想哭啊。
“你叫什么名字?”少女突然发问,然后她环顾四周才发现周围的状况。“这里不是问话的地方,不如去咖啡厅吧。”
诶!!!!!被初次见面的女生邀请去喝咖啡,这难道是,不,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有这种情况呢。
“比起给风城君发这个妄想,不如直接把他叫过来啊wwwwww”少女一边嘟囔着一边掏出手机编辑信息,从我这个角度来看,她笑的非常的诡异。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咖啡厅“南极星”,我和少女面对面的坐着,反正是让我很尴尬的气氛。
“我叫梦前光。”少女吸了一口面前的饮料,然后示意我说。
她居然这就说完了,不多说几句吗。
“坂本秋月。”我也只说了名字然后就安静了下来。并不是我不想和可爱的女孩子说话,我没有经验真的不敢啊。
大概是我的眼神暴露了一切,梦前光从交换电邮开始,一直滔滔不绝。我听到了一些比如“我有个朋友是个帅哥”“我觉得你们很配啊”这种话,我觉得我大概是听错了吧。
她想叫的那个人到最后也没有出现,她看起来很沮丧,卖萌似的嘟了嘟嘴,还是扬起了最烂漫的笑。
“坂本君,希望明天也能见到你。”梦前光挥着手跟我说。
“你给我看着点路啊,别再出什么事故了。”我这样回复她。
之后虽然不能每天见到梦前光,她的邮件来的倒是越来越勤了。不过内容大概有点跑偏,每天都是“坂本君,我有了一些新的妄想哦wwwwww”“坂本君的身体真好呢www”这种意味不明的话,导致我根本就没办法回复她,只好随便说一些自己的琐事,然后导致她陷入了第二轮妄想。
不过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变得亲近了,当我低头看邮件的时候好像表情很和缓的样子,那些女生也不会一副要掉眼泪的样子跑开了。这大概是个好现象吧,大概。
暑假开始的时候,我突然收到梦前光的邮件。“坂本君,暑假开始啦✨要不要到我家来吃西瓜🍉我家西瓜超好吃的哦www”这样的邮件,还附上了家里地址。这让我根本无法拒绝。虽然雪瑚说着“这样的笨蛋哥哥居然还有人约”然后发脾气,但我还是去赴了梦前光的约。
她家门口是一大片西瓜地。这好像比我想象的更古怪,本来梦前光就已经很古怪了。开门迎接的是一个美人阿姨,好像是梦前光的母亲,从房内窜出一只黑猫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然后被一双白皙的手拖了回去。
是梦前光。
我打了招呼进了屋。阿姨名叫阳菜子,她为我泡了绿茶,然后坐在了我面前。梦前光在屋里切西瓜。
阳菜子阿姨和我聊起了天。
「“你是小光的朋友的吧……”
“嗯……”
“哦~~~呵”
“……?”
怎,怎么了?
“那孩子还真能干呢”
“嗯?”
“呵呵,朋友么。那也就是说——”
阳菜子阿姨缓缓地说着,同时紧紧抱住自己。接着竖起一根食指——。
“那种关系吧?”
“哈啊啊——?!”
我猛呛了一下!等一下,你在说什么啊!
“咳,误会了!”
“骗人~。那孩子很可爱吧?很惹人心动吧?”
“不,那个——!”
“不过,那孩子有些奇怪的爱好。没对你做些什么奇怪的事吧?”
“不,等一下,那个——”
“真的吗?那孩子经常偷偷看些奇怪的小说。本以为她是看女孩子之间恋爱的小说,谁知看了之后才发现她在看五个小学女生打篮球的小说。还有就是最近流行的老是出现帅哥的那种小说。”
“啊!啊!不要说了!”
这人是怎么回事?!竟,竟然看了!还一脸平和地说出来!
在竖着食指的她的气势压迫下,我只能苦笑着回避。不愧是是梦前妈妈。口味与别不同。
“咳咳”」
我咳嗽两声,打算转移话题,这个时候梦前光端着西瓜走出来,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们。
“在聊什么?”
“当然是,在聊你们两个的事啊。”阳菜子阿姨笑着,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诶,我和坂本君才不是那种关系呢。”
“都邀请到家里来了,小光你还想要哪种关系?”
“坂本君是我的妄想对象……?之类的www”
她们母女两个脑回路真是在同一条线上的,我完全插不进话,只好默默的吃着西瓜。
母女两个都是那么好看的人,就像是一幅画一样,夏日午后天气正好,那只黑猫在角落里舔着自己的爪子。我是不是这个环境中多余的那个人呢。


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做了无比漫长而又无比真实的一个梦。明明是冬天,怎么感觉那么温暖呢。我掀开被子然后打了个哆嗦,赶紧下床穿上了毛衣。
手机震动起来,收到了雪瑚的邮件。
“我按约定把事情办完了。平安夜绝对要回来。”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因为直到年末最后一天都有课,所以我就回答说:“不行。抱歉”,然而雪瑚却表现出从未有过的顽固,继续发来邮件说:“我都那么拼命努力了……”,字里行间透露出一股泫然欲泣的气氛。」
真是没办法,还是回家去好了。
刚才,我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呢?


-END-
时间线是两心同体结束一年半,圣诞短篇前。梦里的时间线当然就是小光事故那天。那个时候风城还在(单方面)和光冷战嘛。
一口玻璃渣
梦前光:“想和坂本君一起去见妈妈。”
大概只有梦里能做到吧。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