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毕业式

有绘海希妮注意
OOCOOCOOC
明明是四月写的硬生生拖到高考前
我也要毕业了呢【悲伤
--------
樱花盛开的时节,秋叶原上的音乃木坂学校迎来了毕业式。
三年级的学生们身着校服,佩戴鲜花,在樱花花瓣的飞舞中领到了毕业证书。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绚濑绘里坐在床上,一把拉开窗帘,看着早六点的夜色烦躁地挠了挠头,任满头金发散乱在肩上。
从昨天下午就开始满天乌云,没想到到现在才只下小雨。真不知道这天到底要怎么样啊。
昨晚绚濑绘里到园田道场小坐。由于μ's活动停止和最近在忙毕业考试的缘故,绘里已经很少和海未见面了。不过因为两个人还在同一所学校中,所以还不怎么感到寂寞。不过和海未聊了一整晚之后,反而觉得寂寞感油然而生。晚些时候绘里被海未送回家,明明已经到了初春,八点多的晚上还是墨般的黑,路灯就着闪电一闪一闪,远处不停的有雷声响起,绘里不自觉地抓紧了旁边人的手腕,感到被对方挣脱后她心里一惊,不过马上就被对方反握住了手。
脑子里对黑暗和惊雷的恐惧交杂着海未手指的暖意,是绚濑绘里连张口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
--明天,如果还下雨的话,就不好了。
身旁的人突然开口说到。
绘里偏了偏头,看不太清海未的表情。
--不过绘里一定会对这样的毕业式印象深刻吧。
但是一想到马上就见不到绘里了,真的很寂寞。
绚濑绘里没有说话,只是更用力的扣住了园田海未的手。
终于到绚濑家门口,园田海未在这漫长的沉默中几乎想落荒而逃,却因为绚濑绘里的一声呼唤停住脚步。
--海未,寂寞的话经常见面不就好了嘛。还有,明天天一定会晴的。
晴个毛线啊!我昨天说的话都是flag吗?!
绚濑绘里愤恨的拿被子裹住脸,然后无奈的爬起来洗漱更衣,对着镜子好好整理了胸口别着的花,想了想,拆下胸口的第二颗扣子才出了门。
撑着伞,绚濑绘里沿着往常的路走向学校。被雨水击打着,还有少数的樱花挂在枝头,大部分已经落地化为泥土了。
果然会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毕业式呢。绚濑绘里不禁这样想。
和往常的时间一样到校门口,绘里发现门口站着两个熟悉的人,一边一个。
--你们俩是门神吗?
刚酝酿出来的感伤瞬间就被这两个人击碎了,真是失败啊。
--那家伙哄不好了。
矢泽妮可指了指站在另一边的东条希。后者眼眶通红,显然是早上刚刚哭过一轮。
--已经被哄好了呀。
东条希攥了攥拳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绘里看了看希的手,又看了看妮可的领子,也露出了笑意。
--那我们就进学校吧。
在楼梯上收回了想迈向学生会室的脚,绚濑绘里和两人一起走进了班。班里一片欢腾,大概就是俗称的最后的狂欢吧。放下包,绘里断了自己去一趟学生会室的欲望,和周围的同学一同聊起了天。
毕业式结束的又快又漫长,最后一次的学校活动,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天,就这么结束了。绚濑绘里解下领结,感觉心里也缺了一块。
--都露出这种表情做什么,反正又不是见不到了。
矢泽妮可拍了拍身旁两人的肩膀,红着眼眶露出了偶像的标准笑容。
因为在这所学校里,妮可遇见了八位天使,而且现在妮可要把她们,不,是把我们未完成的事情做完,所以才不会寂寞呢。
就算这么想,我也会笑着流泪啊。
--妮可亲一出道,感觉见面的机会更少了,而且咱和绘里亲也没考一所学校⋯⋯
--没关系,还能再聚会嘛。
--绘里亲这副表情真是毫无说服力啊。
--就是啊喵!
三人转过头去,看到了并肩站立的其他六个人。
--我们来送送你们。
站在中间的橙发少女说。
绚濑绘里看着穗乃果也笑了,
--音乃木坂就拜托给你了,学生会长。
--交给我们吧!
那回答中还带着鼻音。
--等你们毕业的时候,我们也会回来送你们的。
--这是不是送别,是带我们走吧。
西木野真姬吐槽了一句,然后不禁莞尔。
--嘛就是这样,你们可要好好的守护这座学校哦。然后不要忘记看妮可我在舞台上活跃的样子!
--嗯!
气氛逐渐活跃了起来,九人却已逐渐到了校门口。
--下次再见,一定要聚会哦!
--之后也一起去看看后辈们的活跃吧!
绚濑绘里在一旁悄悄牵起园田海未的手,把早上揪下的纽扣放进她手中。
--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会来取你的那颗哦。
---fin---

读完整篇的我不禁说:这都什么玩意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