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及时拉黑,利人利己

【御冥】癖

就搞个暧昧
御>冥
ooc
一堆奇妙的私设梗,满足一下脑洞,看个乐子就好





御剑怜侍这个人,说弱点浑身都是,小到他身为优秀检察官却热爱大将军的小秘密,大到他对电梯地震的恐惧。但他就胜在定力很强,除了大将军,没有什么能诱惑到他的,就算是大将军,在牵扯到案情的状况下也不能诱惑他。
所以御剑怜侍觉得自己最近病的有点厉害,首当其冲的就是心脏可能不太好。他冥思苦想了半天,把锅甩在了狩魔冥的着装上。和狩魔冥稍微熟悉点的人都知道,虽然工作中她的打扮非常的狩魔风,哪里都捂的严严实实的,但她的常服大部分都很短,露肩膀露腰的衣服更是满柜子都是。其实相比较起来,御剑怜侍反而是更加继承了狩魔豪着装品味的那个,虽然狩魔豪是绝对不会承认御剑身上的鲜艳颜色的。
狩魔冥这个服装偏好着实让狩魔豪和御剑怜侍苦恼了一番,狩魔豪这边是纯粹以父亲的角度担心女儿,他一方面觉得自己闺女怎么穿都好看,谁看不上她他就跟谁急;另一方面,如果伤人不犯法,他能把往冥露出来的肌肤上偷瞄的臭小子们的眼睛都给戳了。父亲嘛,就是这样的矛盾体。御剑怜侍则是走的养生路线,他只是担心狩魔冥这么个穿法容易受凉,对未来大概不是很好。狩魔豪的想法私心太重,御剑怜侍又有点脸皮薄,两个人经常性的在和狩魔冥共处的时候旁敲侧击的提醒她,然而他们俩太过含蓄,狩魔冥压根就没明白他们俩想干嘛。暗示无用,狩魔豪和御剑怜侍的满腔担心最终都化作一声长叹,基本在狩魔冥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后发作。所以狩魔豪偶尔也会想,御剑信这个儿子说不定和他其实很有默契,连叹气的时间都能经常吻合。他转念又一想,他叹气是为了自己闺女,御剑怜侍该不会对冥有点想法吧,对十二岁的小姑娘有想法该不会是个变态。不得不说父亲的直觉非常可怕,虽然当时的御剑怜侍对狩魔冥还没有一点非分之想,真等到御剑怜侍稍微察觉点自己的心意的时候狩魔豪都离死不远了。所以那年给御剑怜侍穿的小鞋也算没白穿,狩魔豪有时候这么想。御剑怜侍很无辜。
不过他们也担心不了多长时间,毕竟狩魔冥大部分时候都独自在美国学习。虽然这么用不太合适,但确实算是眼不见心不烦。还有一句话说出来也不太合适,就是狩魔豪蹲局子之后狩魔冥在日本的日常穿着也变得像在美国一样随意起来了。御剑怜侍心里苦,贼苦。
现在的御剑怜侍一方面觉得自己看狩魔冥的眼光可能要愈发往狩魔豪的方向发展,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似乎哪里跑偏了:他确实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冥的肩膀冥的胳膊冥的腰,但他想看,不光想看,还想摸。之前夺命连环call把狩魔冥哄回来帮忙的代价是包了她在日本期间的伙食,结案后趁着麻烦事还没开始(最麻烦的其实是神乃木庄龙本人),御剑怜侍先请狩魔冥吃了顿好的,但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件,又走向了那样的结局,两个人其实都没什么胃口。
狩魔冥脱了外套,摘下围巾,天还很冷,她自然是不会露腰的。毛衣很宽松,衣领随着重力下坠着,露出了白莹莹的脖颈和一截锁骨。御剑怜侍咽了咽口水,狩魔冥没注意到。她是妹妹一样的孩子,她还是个小姑娘,御剑怜侍给自己洗脑,这样不就是变态吗。
所以某种意义上御剑怜侍确实还没有超越自己老师,毕竟七年前狩魔豪就已经得出这个结论了。
御剑怜侍愣神的时候,狩魔冥理都没理他,自顾自的点了自己爱吃的菜放任御剑怜侍在对面放空。犹是狩魔冥也没想到御剑怜侍现在的想法,她只觉得他大概是经历了地震和裁判之后还要操心整理案件之类的各种各样糟心事(包括神乃木庄龙)所以太累了。所以说狩魔冥的确还是年纪小、思想单纯。她憧憬着父亲和御剑怜侍,梦想成为父亲一样的人,也一路追逐着御剑怜侍的背影,经历重重坎坷奋斗至今。她对御剑怜侍的复杂感情还没有转化到其他方面。和御剑怜侍的少年老成不同,狩魔冥不管怎么把手里的皮鞭甩的啪啪响也掩盖不了她还是个小姑娘的事实,她成长环境相对优越,虽然狩魔豪和御剑怜侍在家的时间不长,但两个人都宠着她,况且这个时候她确实还未成年。当然,谁又能想到一起长大的弟弟(哥哥)一样的人会在自己对面胡思乱想呢。
当御剑怜侍终于做好心理建设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狩魔冥压根就没看他,自顾自的翻着line记录。御剑怜侍心虚地松了口气。
一顿饭御剑怜侍吃的心不在焉,他时不时抬头瞟一眼对面的女孩,只觉得头脑发热思绪混乱。晚饭之后御剑怜侍本想直接把狩魔冥送回家,却在狩魔宅门口被狩魔冥盯了好一阵,久到御剑怜侍都觉得狩魔冥要看穿他的内心的时候,狩魔冥把手放到了他的额头上。
“白痴。”她轻飘飘的落下一句,御剑怜侍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强行架进了屋躺在了床上。
御剑怜侍感慨着还好他之前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把狩魔宅的包含他曾经的卧室的所有屋子都打扫了一遍,在狩魔冥看来他已经是一副烧糊涂了的傻样。冷毛巾突然覆盖在额头上的时候,御剑怜侍惊了一下,他和狩魔冥对视了一下,读懂了她眼睛里“白痴就要有白痴的样子”的似乎在讽刺自己的话,乖乖的继续平躺在床上。
原来今晚不是反应迟钝,是发烧了啊。御剑怜侍后知后觉的想着。确实,经历了成步堂龙一的突然袭击、调查途中的地震、神展开的审判之后,精神放松导致生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这么比较,千里迢迢从美国赶过来的冥似乎更累一点。
人老了,不得不服。御剑怜侍刻意忽视了从桥上掉进河里也仅仅得了感冒的成步堂龙一,单纯感慨了一下自己和狩魔冥的年龄差。他又后知后觉地想到,随着绫里舞子的死亡,DL-6号事件相关人士都走向了不可逆的结局,这个案件也彻底成为了历史。而狩魔豪、御剑信、绫里舞子这三个人的后代因为这个案子而背负了旁人无法想象的矛盾和痛苦——而且越是无辜,越是痛苦。御剑怜侍盯着紧闭的房门,回想着狩魔冥比上次见她更加纤瘦的身形,但想着想着,晚间灯光下她的脖颈和锁骨又出现在他脑海里,然后是夏天见到她时她背对着自己露出的腰和腰窝。比起上一代的矛盾,自己的这些压不下去的不该有的心思更让御剑怜侍困扰。冥一心一意的追逐着自己,自己却想在工作追求以外回头抱住她,这绝对会被她讨厌甚至躲避吧。
狩魔冥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还有点微喘,家里的药都放了好几年,她只好跑出去买。御剑怜侍就和她走时候一样躺在床上,动作都基本没带变的。他该不会是烧糊涂了吧,狩魔冥心想。把药和水放在床头柜上,她进洗手间投了一条新的凉毛巾,出来的时候御剑怜侍还是一动不动。
“把药吃了。“她习惯性的用命令的口吻。
御剑怜侍其实一点都不想吃药,但他一眼瞥到狩魔冥还没来得及擦干的顺着脖子流下的汗珠,还是决定不辜负她的心意。一口吞下胶囊躺回床上,御剑怜侍感觉冰冷的毛巾又覆盖上额头。狩魔冥离他很近,他视线正对的就是她的锁骨,再往下移一点就到了不该去的地方,御剑怜侍微微抬头,狩魔冥刚好要往后撤,突然就被他抓住了右手的手腕往回拉,一时没站稳的狩魔冥便结结实实的跌在御剑怜侍的身上。
狩魔冥不知道现在是该得到御剑怜侍因为发烧而傻了的结论还是直接冲他发脾气,她疑惑的抬起头来,正对着御剑怜侍的眼睛。
然后便是漫长的对视。御剑怜侍到底在想什么呢,狩魔冥不知道,她只能看到他脸因为发烧的缘故有些发红,温热的鼻息喷在她颈间,他眼中还带着一丝笑意。他为什么会笑呢,从他的眼睛里,狩魔冥看到了面露疑惑的自己。
当狩魔冥受不住这样的空气想要逃离的时候,御剑怜侍的另一只手抬起来,把她脸颊旁散落的发丝别回她的耳后。这动作结束以后他并没有放下手,而是顺势抚上了她的脸庞。
狩魔冥瞪大了眼睛。
大概御剑怜侍真的是傻了,她想。
所以她用物理方法让御剑怜侍睡着了。
御剑怜侍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发烧不至于断片,他自然不会认为自己对狩魔冥做了什么,反而是狩魔冥这边究竟下了多狠的手啊……御剑怜侍抹去一把辛酸泪,简单冲了个澡换上家居服出了房间。
狩魔冥已经吃过早饭,穿着她往常偏好的短款休闲T恤短裤作为家居服,在客厅的沙发上安定的读着一本书。御剑怜侍看了一眼锅里留给他的早饭,突然他想到什么,瞬移到狩魔冥身边,要夺过她手里的书,被狩魔冥给了一鞭子。
他顾不上疼接着去抢,终于靠蛮力抢到书的时候,狩魔冥已经被他压倒在身下的沙发上。四目相对的时候昨晚的暧昧记忆被激活,狩魔冥觉得脸颊烧的很热,但定睛一看御剑怜侍脸上的热度似乎是她的两倍不止。
“你……你从哪里找出来的,冥?”御剑怜侍声音都有点颤抖。
狩魔冥从他的怀里钻出来,“在你行李箱的最上层,御剑怜侍,”她晃晃手指,“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白痴。”
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无疑是让一个人的亲自朗诵他的青春日记,而第三残酷的是让他日记里提到的对象阅读他的青春日记。
虽然御剑怜侍已经不再青春,他的日记也如主人形很老龄化,但被狩魔冥看到还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日记的主旨思想就一条:怎么让狩魔冥改变着装偏好。御剑怜侍的碎碎念、御剑怜侍目击和推断的狩魔豪的碎碎念贯穿始终,中间还掺杂着几句“虽然冥这么穿也很可爱”的危险发言。
狩魔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不喜欢吗?”她问,顺便捋了捋皮鞭,大有御剑怜侍说不喜欢就给他一顿的准备。御剑怜侍的回答是直接咬了舌头。他自然也感受到了面前的小姑娘散发出来的杀气,这个时候要冷静,要虚张……不能虚张声势。
他深吸了一口气,“不健康……”他先说,狩魔冥扬了一下鞭子,“但是我很喜欢。”御剑怜侍顿了一下,接下来的话顺理成章的接了下去,“你穿什么我都很喜欢,很适合你,冥。”
狩魔冥着实没想到御剑怜侍能说的这么坦诚,她觉得自己脸上的热度不降反升。“所以你喜欢?”她有点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大脑一片浆糊。
“喜欢。”御剑怜侍露出了一点笑意,“喜欢到想独占你,不给别人看。”说出心里话的御剑怜侍感觉轻松了很多,他又靠近了狩魔冥一些,微笑着问她,“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白痴……”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个词,狩魔冥愣愣地盯着御剑怜侍看了一阵,不适应两个人拉近的距离,往旁边错了一下。她脑内闪过百种思绪,从过去到现在,从尘封多年的卷宗到前一天的审判。“我不知道,我需要时间。”她直视着御剑怜侍的眼睛,“你也是,要多考虑一些。”
御剑怜侍伸手摸了摸狩魔冥的脑袋,狩魔冥拿到检察官徽章之后就再也不让他摸头,说是影响自己的威信。他很多年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一时间有些怀念。狩魔冥没有闪躲,只是看着他。
“我明白。”御剑怜侍说,“但是要有时限,一个月怎么样。”他坦荡的与她对视。
“这一次谁都不能逃避。”

-—End—-

只想写梗 不想(会)结局
这个梗后面还会出场(看我什么时候填完xxxx2)   黑姐夫 快乐
只要坦率就显得ooc的御冥酱我真的驾驭不来……(↑是你太弱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