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及时拉黑,利人利己

【逆转裁判】说不定有可能发生的ooc

完全下品
疯狂预警
避雷针立起来
神千厨请拉黑我
(不敢打tag了已经)


*
御+冥
3-5时间线

普通来讲自己不会沦落到这地步的吧。
御剑怜侍拿着一张薄薄的纸条,站在风中沉默无言。
他知道自己这次把狩魔冥叫回来确实时间非常紧迫,说不定还扰乱了很多她本来的安排。为此他答应了很多不平等条约,包了她在日本期间的所有伙食,没有时间预约酒店,他就亲自把自家客房打扫的一尘不染。
这样的普通直男御剑怜侍怎么会想到,狩魔冥因为最近的连班倒工作和长途飞行的劳累导致生理期紊乱,在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时间来月经了呢。别说御剑怜侍了,狩魔冥自己也在卫生间沉默了很久。
用浴巾裹住身体,狩魔冥敲了两下门。“东西都在老地方,要是没有了的话就在水池子下面柜子里。”正在看晚报的御剑怜侍说。
听到某个白痴毫无意义的回答,狩魔冥抬手开始拍门。御剑怜侍叹了口气,走到卫生间门口。“怎么了,冥?”
人召唤到了,狩魔冥才后知后觉的有点害羞起来。御剑怜侍在外面又唤了她一声,她才小声的叫了他的名字。
“怜侍……”
“嗯,怎么了。”
“你能帮我买卫生巾吗。”
“…………”御剑怜侍看看紧闭着的门,看了看天花板,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需要我再说一遍?”狩魔冥的语气不善了起来,御剑怜侍急忙否认,“我这就去这就去。”他往门口走,又想到什么返了回来。
“那个……冥?”他小心翼翼地问。
“怎么了?”
“卫生巾……你要什么样的啊……”
“…………拿笔来。”
所以御剑怜侍就在这个晚上拿着一张纸条站在家门口,失去了前进的方向。
他很想戴着他珍藏的大将军面具出门,但想了想比起自己的脸面,还是大将军的脸面更重要。说起来这算不上丢脸的事,御剑怜侍有所预感,在未来他做这种事的几率只会多不会少。
他的预感非常准确。
奔三中的检察官木着一张脸从便利店回家,售货员见多识广,熟视无睹的样子让御剑怜侍更加无言。
大概还是他见识太短浅。得到了重要人生经历的御剑怜侍想。


(神千的场合:自然是神乃木先生偷偷调查好绫里千寻小姐的喜好然后自觉主动添加存货了)


*
戈+千
3-5时间线

短暂的对话之后是良久的沉默。
戈多觉得那个女人差不多该离开了,他背对着她朝外站着,却感觉到后面一直有视线在盯着他看。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这位小姐。”戈多叹了口气,转身面对她。
绫里千寻偏了偏头,“和事件没有关系了,是私人的问题,如果你不想回答可以保持沉默。”与其说是私人问题,不如说是隐私问题吧。
“没关系,小姐的要求我都会答应。”他自嘲的笑了笑,面具下的伤痕隐隐作痛,提示着他刚才做了什么。
“美柳千奈美手里的毒可真是厉害,你头发都变白了呢。”她抬头看着他。
“本人的神经中枢都被破坏了,能这么站在你面前就已经是……”是上帝的垂怜吗?不,只是他该死的恶作剧而已,让名义上死去的人复生,却把他最重要的人带走。
又是沉默。他们之间所隔的早就不只是这些了。
戈多打破了沉默,“时间不多了,小姐,提出你的问题吧。”
“嗯……因为你好像只有头发变白了,胡须并没有,所以……”绫里千寻的眼神从戈多的脸上开始往下扫描,毕竟多年情侣,戈多瞬间领会了她的意思,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
绫里千寻向来是个好奇心重且探究心强的女人。他早就该知道。
戈多觉得自己的面具开始冒烟了。
“小姐……”他捂住下半张脸,眼神不好这种借口现在可以用吗,还是问她难道让她的前男友在冰天雪地里脱吗。
绫里千寻笑了一下。本人在这里可不是为了给你带来笑容的啊,还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戈多在内心吐槽着。
“嘛……已经没关系了。”绫里千寻最后朝他笑了一下,“我在这里停留的太久了。再见了。”她转身离去。
“再见了,小猫咪。”


*
神千
3-4前时间线

理想:和小猫咪交往之后可以在上班途中趁机吃豆腐。
现实:被逆转。

“前辈,能帮帮我吗?”绫里千寻走到神乃木庄龙作为背后略微低头,发梢和脖子上的丝巾边角一起落在神乃木的肩膀上。神乃木庄龙微微后仰,轻轻吸了一口她身上的香水味。“好啊。”
神乃木庄龙跟绫里千寻回到她自己的座位,绫里千寻看了一眼神乃木,后者比了一个“请”的手势,绫里千寻也就顺势坐在了椅子上。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绫里千寻翻了桌上的卷宗堆的几个部分,再往电脑屏幕上比划了一下,神乃木庄龙便就着她的问题开始解答。女朋友就乖乖的坐在眼前,虽然恋情还没有在事务所内公开,但稍微为自己谋取一点福利应该也是没问题的。
这么想着的神乃木庄龙顺势把手搭在绫里千寻的椅背上,在为她讲解的时候一点一点尝试往她肩膀上挪,但每次就差一点的时候绫里千寻都会稍微动一动身子。尝试了几次过后,神乃木庄龙便不再敢轻举妄动,他随着解答抬起头来,发现绫里千寻通过电脑屏幕的反光对着自己笑。
真是的……被摆了一道。他便不再拘谨,直接搂上了绫里千寻的肩膀,不紧不慢的把她剩下的问题讲完。
讲完她的问题,神乃木庄龙站直身子,便听绫里千寻说道,“解答和充电都谢谢你了。”
充电……?神乃木庄龙还在思索的时候,就感觉臀部有异样的触感。绫里千寻伸手,在他屁股上摸了两把还掐了两下。
“充电完毕,多谢款待,前辈。”她双手合十,冲着神乃木狡黠的笑。
律师越到危急时刻越要笑得从容……个屁啊。神乃木庄龙抑制住头顶的冒烟,但没有抑制住发红的耳根。“不乖的小猫咪可是会得到惩罚的。”
“啊啦,我可是很期待的。”绫里千寻看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神乃木庄龙,托着腮笑了起来。


*
成+御+矢+宵+冥
检二后时间线

乱七八糟的各种事件终于结束,狩魔冥很快要回美国,绫里真宵也要出远门进行修行,得知这些的矢张政志咋咋呼呼的非要和她们一起出去吃饭。作为钱包,御剑怜侍和成步堂龙一自然也是去了。
吃完饭去居酒屋来第二起,唯一的未成年捧着可乐小口抿着,看了一圈互相倒好烧酒的成年人,“我可不管收拾醉酒白痴的残局,你们好自为之。”绫里真宵勉强可以照顾一下,其他人免谈。
虽然成年人们点头答应着,但喝起酒来渐渐的就放开了,御剑怜侍和成步堂龙一还知道收着点,矢张政志就已经恨不得上桌了。绫里真宵酒量不及自己姐姐的零头,明明之前觉得千寻姐姐喝酒的样子很帅气,自己却喝了一杯就有点昏昏欲睡。她摇了摇头,开始夹桌上的炸鸡块吃。
在日本境内喝不了酒但其实酒量很不错的狩魔冥小姐叹了口气。
酒过三巡开始侃大山,基本都是矢张政志一个人叨叨,成步堂龙一和绫里真宵两个人有一茬没一茬的应和着,有的时候矢张政志还需要御剑怜侍的响应,顶着御剑怜侍和狩魔冥两个人冻死人的视线也要搭上御剑怜侍的肩膀,几次下来御剑怜侍也开始无奈的应和他。
人是不能养成这种习惯的,真的。
矢张政志不知道怎么又看着狩魔冥开始夸左撇子好左撇子妙,光夸还不够,他神来之笔的补充了一句,“虽然俺是右撇子,但俺放在左边。”配上他的代表性傻笑,桌边的几位一时间都没往其他方向想。
应和矢张惯了的成步堂下意识地说,“咦这么巧,我也是左边。”
一时脑子没转过来的御剑也应和到,“我好像是右边。”
狩魔冥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们,这三个人真的真的是白痴吧。她刚想开口,旁边传来了迷茫的声音。
“左边右边……是什么……?”
沉默。御剑怜侍当作没听见的夹了一口菜,成步堂嘿嘿的干笑了两下想要敷衍掉绫里真宵的问题,矢张政志倒是兴高采烈想要解释,被御剑怜侍在桌下结结实实踹了一脚。
“喂御剑你——”矢张吹胡子瞪眼睛。
“成步堂君……告诉我嘛……”绫里真宵明显喝醉了,有点撒娇的姿态在里面。成步堂手忙脚乱,想要至少先虚张声势一下把危机度过过去再说。
砰地一声,狩魔冥把杯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眼神冷漠的扫视了一圈。矢张政志乖乖坐好,成步堂龙一哄着绫里真宵点了一份新的炸鸡块,御剑怜侍回想起自己刚才没过脑子的接茬,灌了一口冰水,耳根有点烧的慌。
真是一帮白痴,狩魔冥冷漠的继续挖自己眼前的土豆泥。
返程的路上御剑怜侍和狩魔冥都沉默无言,打破沉默的是明白好奇害死猫但自己并不是猫的19岁。
“你们是……怎么决定左边右边的。”
“……………………随缘吧。”
觉得今天出门就是个错误的27岁面无表情地回答。


*
响+王+弓+茜
四代左右时间线

王泥喜法介一直明白自己和牙琉响也一柳弓彦是有差别的,但他一直认为是他们在职业选择上的差别而已。
太天真了,王泥喜法介。
法庭过后王泥喜收拾东西打算回事务所整理资料,走廊上碰上了正在努力发散自己魅力的牙琉响也,他面前站着满脸不耐烦的宝月茜。
“茜小姐新买的珊瑚色?非常适合你啊。”牙琉响也笑着赞美她。宝月茜也缓和了脸色,“是周末刚买的。”“很好看,当然茜小姐怎样都很好看。”牙琉响也开始撩妹,王泥喜法介什么都没听懂,打算就这么出门。
“来来大脑门儿,你不觉得茜小姐的新口红比她之前涂的那款更好看吗。”
什么新口红,什么不同颜色,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
玩家王泥喜法介选择逃跑。
逃跑失败了!
面对着王泥喜迷茫的眼神,宝月茜报以习以为常的微笑,牙琉响也叹了口气,重重的拍了他的肩膀。
“加油啊大脑门,你可以先向你事务所的那位小美人取取经。”
牙琉响也和宝月茜离开去工作了,留下王泥喜法介一个人无言的站在走廊中央。“你怎么在这发呆?”一柳弓彦从后面过来,看到傻愣愣的王泥喜便上去搭了话。
王泥喜法介双手握住一柳弓彦的肩膀,后者被他突然的严肃表情吓了一跳。
“一柳检察官,你今天见过宝月刑警了吗?”他问。一柳弓彦虽然很好奇他问这个的理由,但也如实回答,“早上和宝月小姐和水镜一起吃的早饭。”
见过就好办了,王泥喜法介继续追击,“你看出宝月小姐和之前有什么不同了吗?”
一柳弓彦呆毛晃了晃,“茜小姐的话,今天好像用了之前我们一起去买的新口红来着。”
面对着早就成为妇女之友的朋友,王泥喜法介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和这两个人的真正差距。
“这没什么吧,我经常和水镜一起出去逛街(替她拎包)的。你下次也可以和你事务所的小姐一起去啊。”一柳弓彦说。
他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水镜法官还收儿子吗,王泥喜法介认真的思考着。
水镜秤在办公室打了个喷嚏,不知道哪个小崽子在背后念叨她。不管是法院内还是法院外,养儿子真是一点也不省心啊。


———————————

没有准备洗白文
请大家重看姐夫便当五连来回忆起我还是个正经人吧(土下座)
一年前我塑造了3-5神千的氛围 在一年后亲手砸碎了()
如果被雷到了请不要骂我,直接拉黑就行🙏
(怂了)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