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及时拉黑,利人利己

【逆转裁判】今天的检察院鸡犬不宁

没有理由的打架
就当作鸡飞狗跳续好了(
今天的检察院居然成了系列我万万没想到
ooc私设各种预警




打群架,顾名思义,要多人对多人。
举个例子,比如狩魔冥一甩小皮鞭跟夕神迅打的火热,叫单挑;绫里千寻勾勾手指把美柳千奈美叫出去,是施暴;戈多和狩魔冥夕神迅联手暴K成步堂龙一,算他倒霉;矢张政志抱着头闪躲着狩魔冥和水镜秤带着其他人的攻击,是被群殴;一柳弓彦一松手抽了自己脸一下,牙琉响也跳着脚看他的吉他不可逆的燃烧……这两位太惨了就不算了。
总之,这些例子都不算打群架。
可能有人要问怎么这些例子大部分都有狩魔冥,没办法,这是性格嘛。
检察院这种地方能打起群架来是非常困难的,毕竟对人数要求太高。牙琉响也和一柳弓彦俩孩子也就停留在打嘴炮的层面上,对于实战方面个顶个的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五。这二位现在听力被锻炼的极度灵敏,只要听到疑似甩鞭子和拔刀的声音交错出现,别犹豫,要么把自己锁屋子里,要么撒丫子赶紧跑,谁先到御剑检察局长那里谁就赢。开玩笑,被卷进夕神迅和狩魔冥的战斗中是不会有happy ending的,不英年早逝就是好的了。
但是这一天出现了意外,检察院的办公室层在新年联欢以外第一次出现了律师,导致他们逃跑失败了。
面前是狩魔冥微笑着甩着皮鞭逼近成步堂龙一(成步堂双手举高边嘿嘿傻笑着边小心后退),身后是夕神迅关切地看着希月心音有没有受伤(但其实他被希月下意识的自我保护举动差点打出内伤),中间的王泥喜法介看着逐渐向中间靠近的两对人,摆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已经眼神死的牙琉响也和一柳弓彦。
跑是跑不掉了,准备应战吧。
就在三个人寻思着先把旁边两个中的谁推出去当肉盾的时候,旁边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御剑怜侍面无表情的迈出办公室,瞄到外面的情景,果断后退一步啪的把门关上了。
开玩笑,他已经开始奔四了,不能在这种地方折寿。
然而这关门声在狩魔冥和夕神迅耳中就是挑衅,他们俩对视一眼迅速结盟,冲破办公室外牙琉响也和王泥喜法介的(根本算不上)的人肉防线,直接攻进了办公室。
这时候成步堂龙一才舒了口气往前走了两步,本来想关切一下事务所的后辈,结果被夕神迅瞪了一眼。他不关心了还不行吗,成步堂龙一内心流泪。
一柳弓彦把自己尽可能的缩在不起眼的地方,因为他刚刚才意识到,这个办公室是水镜的。这不是要完吗。
御剑怜侍在这一天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就是没有锁门,他额角跳了跳,瞥了一眼水镜,发现她已经爆发了小宇宙。
这怪不得别人,牙琉和王泥喜被冲撞开之后,水镜视角内的一柳弓彦就孤零零可怜巴巴的缩在成步堂龙一的面前,一副被他欺负的惨样。最可怜的还是现在的成步堂,刚刚从被狩魔冥的压迫中逃离开,紧接着就被水镜击中了。
没办法,还是献出了一血,成步堂龙一欲哭无泪。
在成步堂龙一被水镜追杀的时候,身后已经展开了新局面。希月心音被路过的(早就见怪不怪的)宝月茜拉走到了安全地带;没有了后顾之忧(但依然有内伤)的夕神迅重新和狩魔冥开始大战三百回合,而大战的途中两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给御剑怜侍施加伤害,想要逃开战区的御剑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还是被卷入了战火中央;牙琉响也和一柳弓彦打算无视成步堂龙一,为拉开夕神迅和狩魔冥做出了不懈努力,王泥喜法介犹豫了一下,也跟进牙琉和一柳,在心里为成步堂龙一默哀。
自然是失败了的,说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啊。努力过了的年少三人趁着走廊里一片混乱溜回牙琉响也的办公室打牌去了。狩魔冥和夕神迅感觉有些疲倦之后,叫着旁边的水镜和楼下的宝月希月两个姑娘,五人一道去一层的咖啡厅吃点心了。独独留下最是无辜而最是惨重的成步堂龙一和御剑怜侍两个人。
“成步堂……”御剑有些有气无力。
成步堂龙一很想吐槽检察院的风气,但他已经累的快喘不上气了,尤其是他的老腰,嘶……他想到未来可能和水镜秤和狩魔冥站在同一个法庭上,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成步堂……你以后……”御剑怜侍紧锁着眉头,“还是不要再来检察院了。”这简直就是灾星啊。
成步堂觉得自己可能被扣了顶什么帽子但却无法反驳,只能默默吞下苦果。
就算你不说我也再不来了,成步堂想。夕阳从窗户斜照下来,打在颓丧的坐在走廊上的两个人的身上。还好谁都不在,他们想,这都招谁惹谁了啊。



---Fin---
感谢逆转深夜六十分(笑 3.9题目【打群架】
信乐叔有话要说
打架好,不打架互殴是做不成相棒的(?
人太多了不打tag了(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