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及时拉黑,利人利己

【ツキウタ。】真夜中

cp始雪 小雪20岁生日快乐!
感谢真夜中番组(小声)
(酒名都是直接照搬的 这方面我真的啥都不了解)
往少了算这篇从写到完也鸽了得有八个月 我致歉
(鸽得越久越觉得写的啥玩意前后不搭嘎各种ooc(





花园雪生日之后,要被睦月始约出去喝酒了。
这事在女神组内部是个爆炸性新闻,虽然花园雪想偷偷摸摸的行动,不过不小心被年长组的其他三个人知道了,所以所有人就都知道了。虽然花园雪极力否认不是约会不过没什么用,这俩人的暧昧关系大家都心照不宣。男子组那边没溅起大水花是因为睦月始狠狠的堵住了弥生春的嘴(物理),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约了雪出去的事情。
地点约在了银座,虽然涩谷才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但两个人偶像身份太过明显,在涩谷还是很危险的。银座有很多气氛安静的酒吧,男子年长组约出去喝酒的时候偶尔也会选择那里——当然,是月城先生推荐的。这次睦月始定的地点就是他们常去的酒吧。
老板嘴还是很严的,大概。
“要在夜晚出去的话,可就不能做这样的打扮了呢。”姬川瑞希摸着下巴笑的开心,然后拖着花园雪出门好好采购了一番,裙子首饰高跟鞋,甚至连内衣都买好了。回到宿舍的花园雪只想瘫在沙发上休息,早就被姬川瑞希折腾习惯的天童院椿默默的坐在沙发另一段喝着果汁,目光中不觉带了一丝同情(和同病相怜的怜悯)。
很快就到了约会的当天,Fluna当天在做外景拍摄,结束收录一身疲惫的花园雪刚进屋就被瑞希拖走换衣服。“白天和夜晚的女人可不是同一种生物哦。”她笑着这么说。旁边被拖来打杂的照濑结乃不禁吐槽了一句,“你是哪里的妈妈桑吗?”“啊啦,我就权当你在夸我了。”姬川瑞希笑着回答。
作为好搭档好队友的如月爱怜悯的看了一眼雪,然后抱着手机开始装空气。花园雪开始同情自己,并且决定以后对椿更好一点。
女孩子打扮的时间可是要很长的。当瑞希把雪的最后一缕长发别起的时候,睦月始已经等在楼下好一阵了。(所以你们两个短发怎么这么熟练 椿:你觉得呢)
如月爱自告奋勇要送雪下楼,身后的姬川瑞希已经拿出相机开始拍照了。虽然之前同时收到了椿“始大人要做好准备啊”和瑞希“你要加油哦”的短信,但看着挽着如月爱下楼的雪,睦月始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对面的女孩长发盘起,白皙的脖颈在黑夜中格外显眼。他眼睛里只剩下她了。
感受到睦月始的专注视线,花园雪也看向他的眼睛,两个人对视了几秒突然都别过头去。(后面暗中观察的瑞希笑疯了的同时没有耽误手机拍照)
“始桑要好好的对待我们家小雪哦。”如月爱笑的狡黠。
始伸出手去揽过了雪,微笑着回应:“雪本来就是我家的。”
花园雪觉得自己大概后脖子都红了,幸好天已经很晚了,没有让始桑和其他人看到自己的窘态。
酒吧在银座偏僻的小巷中,是一座不起眼的小楼的中层,看起来昏暗又狭小。
“这就是银座。”睦月始牵着有点紧张的花园雪,安抚似地说道。
两个人并排坐在吧台前,第一次来的雪好奇的四处张望着。
第一杯是甜甜的瓦伦西亚鸡尾酒,老板熟练的动作让初次见识到的花园雪不禁惊叹起来,下一秒她就自觉有些冒犯地捂住了嘴。睦月始失笑,拍拍她放在膝上那只手的手背,无声的安抚她。
小小的杯子里面盛着橙色的液体,是杏仁的利口酒加上橙汁和苦橙汁。
花园雪小心翼翼的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浓郁的橙子味道混着酒香,她满足的咪眼笑起来。睦月始忍不住想去触碰她微颤的眼睫毛,但还是管住了自己的手,只是坐在旁边看着她也笑。
老板暧昧的眼光在始和雪之间游移着,睦月始轻咳了一声,为了打破气氛而开口。
“我就要普通的威士忌加苏打水。”
雪转过头来看着他,他便解释了一句,“就是俗称的high ball。”
小姑娘的双眼被酒吧里的吊灯染进了星光,她这样的眼神他有点受不住。“只是之前做节目的时候顺便了解的相关知识。”别再用这种眼神在看我了。
酒端上来的时候始先让雪尝了一口,雪拧着眉头想着描述这味道的形容词,想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在雪冥思苦想的过程中,睦月始悄悄的转了一下杯子,对着雪方才印下的唇印抿了一口。
睦月始抬起头就发现老板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做贼心虚一般把酒杯往远处推了一下,花园雪疑惑的看过来,睦月始能感受到从脸上到耳尖的热度腾的升起来。还好灯光很暗,他自我安慰道。
“雪,要不要试试其他的的?”睦月始不自然的挠了挠头。花园雪轻笑,“我喝不了这么多酒,明天下午还有番组收录。”
“哦……”沉默。花园雪似乎很喜欢她面前的鸡尾酒的味道,很快就喝干净了。
然后另一杯酒就出现在她眼前。她疑惑地抬头,老板示意了一下,“金汤力,送你的。”
“非常感谢。”花园雪点头致谢,接着品尝眼前的酒。睦月始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在花园雪没注意的时候非常破坏自己形象的对着老板翻了一个白眼。
老板全当没看见。
为了明天的工作两个人并没有在酒吧停留太久,喝完之后又稍微聊了一会就起身离开了。
两个人似乎都比平时更加拘谨,完全没有了平常的国王大人和女王殿下的洒脱模样。店老板看戏的八卦眼神只持续了一会,然后就换成了“这俩人实在是没救了”的无奈视线。
在下楼的电梯里,两个人相对无言,还是睦月始打破了这份沉默。“你知道金汤力是用来做什么的吗?”
花园雪乖乖的摇了摇头,然后睦月始的脸在她眼前突然放大。
“用来……”他笑的几分蛊惑,靠她更近一些,“清新口气。作用嘛……”
花园雪没有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她踮起脚尖,吻上了睦月始的唇。
睦月始怔愣了一下,然后回复了她的亲吻。
一吻过后,睦月始拉着花园雪的手冲出了电梯在银座的街道上奔跑。
“始桑。”花园雪露出了睦月始最喜欢的,也是他从小就想守护的笑颜。“始桑,谢谢你,我真的非常高兴。”
睦月始伸手抚弄着她因奔跑而散乱的刘海,玩了一会之后帮她整理好。“走吧,再不回去她们该着急了。”他伸出手。
花园雪紧紧握住了睦月始的手。




---

隼椿的场合
椿成年的时候
隼:我请你喝酒啊。
椿:好啊。
两个人来到酒吧
隼:我来给你推荐……
椿:不用,总之先来一瓶伏特加吧
隼:……
(隼os:自家小姑娘比自己还能喝怎么破!要不要在她面前耍酒疯撒个娇!)
(又是中之人梗 政委的一个番组去女仆咖啡厅工作调鸡尾酒。一上来:啊伏特加,是我常喝的牌子。开始调酒:总之先来伏特加:咚咚咚咚咚咚,晃杯子,是不是少了点,咚咚咚咚咚咚。
你们毛子(厨)真可怕
惯例考哥.jpg)



---

真实瞎写
为什么最后出现了日剧跑我也不知道
烂尾啦(棒读)没眼看了
最后再说一次,小雪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