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话多且烦 但正文很短
大体月歌&逆转 脑洞清奇

【逆转裁判】今天的检察院喜气洋洋(并且出现了律师)

大家新年快乐
我又来犯病了
上次相声说为了姐夫不带年轻人,所以这次给年轻人一个专场。
先鸣谢一下这位说书的@喀秋莎的星星 ,大部分你们觉得有病的梗都是她提的(滑稽)
缺德 缺德 缺德
真的缺德


嘴欠响 吐槽弓 看戏王
00后全员冥吹






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有向自己亲人开枪设定
避雷
私设有
预警大家懂的













响:今天过节,喜气洋洋,各位齐聚一堂。上头的发话让我们都出点节目热闹热闹,所以我们三个合计了一下,打算给大家伙说个相声。
王:仨人,算群口。
弓:都是同龄人,互相也熟悉。
响:那就先自我介绍一下,牙琉响也,检察官,放牧期中的摇滚歌手。
弓:一柳弓彦,誓作最一流的检察官。
王:王泥喜法介,不是法介是个律师,放这二位里有点格格不入了。
响:这可没有,反而格格不入的是我吧。您二位穿的都红红火火,多符合咱这气氛和布景。
弓:御剑局长特地吩咐下来,为了大家的这场盛宴要把会场布置的喜庆热闹。你看这红灯笼,看这大横幅——
响:都是你挂的?
弓:都是糸锯刑警挂的。
王:我今儿一来就被这横幅吸引住了,按理说过新年嘛说点吉祥话,看看你们检察院这挂的啥。
响: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里面就是你。
王:你们是怎么个回事啊?
响:你看看我,再看看他。
王:得嘞,明白了。算一算这监狱里蹲着的亲朋好友也不比咱现在台下坐的少多少。
响:我们都经历了很多事情。
弓:是。我在检察院又见到牙琉的时候,他向我搭讪。
王:等等,搭讪?
弓:就是打招呼,这人不是跟谁都想搭讪吗。
王:说的也是。
弓:我们俩聊天啊,我跟他说:父子局来一场,谁先进去谁是儿子的那种。
王:你这话不禁让我多想了。
响:后来我们又经历了很多事情,我跟弓彦说——
王:你一定不会输?
响:咱还是约兄弟局吧,谁先进去谁是弟弟。
王:你们检察院还能不能行了。看看台下那位经验者已经开始怒视咱们了。
弓:他那是日常鄙视咱00后的眼神。
响:想点好,没准他是忘带隐形眼镜了呢。
王:牙琉检察官,您也别睁眼说瞎话了,待会刀片就飞过来了。
响:大脑门你好好想想,相对比较我是不是非常温和的检察官。
王:虽然不如成步堂先生见多识广,我也和不少检察官对上过了。比起你这个毫无杀伤力的,我倒觉得这位伤不到敌自损一千的更温和一点。
弓:比起自损,牙琉也不呈多让。来来来告诉大家,你被烧的那吉他值多少钱。(拍牙琉肩膀)
响:不提这茬咱俩还是好兄弟。
王:我们律师一般只使用风系魔法,你们都用火系,学不来。
弓:几个都是引火自焚,还是别学的好。
王:你们检察院日常听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响:那可是鞭扫一大片,火烧一条线。
弓:御剑好似云中燕。
王:御剑飞行吗这不是。
响:然后夕神检察官就清风剑在手了。
弓:明明我们两个才是最乖的。
王:我建议你们俩去刷个厕所冷静一下再回来挨揍。
响:算了算了,我们还是再说回相声。
弓:相声讲究的是说学逗唱,咱们做法律工作者的第一条肯定都能达到。
王:别的不说,虚张声势就来找我们成步堂万能事务所。
响:你们都是边喊異議あり边现编理由。
王:(摸头傻笑)除了说,我们学也学的不错。
响:逗也是可以的,看看成步堂先生招猫逗狗遛个鸟,门清。
弓:他是哪儿的大爷吗。
王:还真别提,我们事务所最擅长的就是审问动物。
响:下次我把夕神检察官家的银拿过来给你们审着玩。
王:那还是算了吧。
弓:不过说到唱,还是咱们牙琉最强。
响:不是我吹,我唱的比说的好听。
王:连美贯都是牙琉检察官的粉丝。
响:承让了。
弓:你这人真是从头到脚散发出骚气,啊不,吸引异性的气息。
响:遗传我哥的,没办法。
弓:你看看你哥理你吗。
王:一般不理。
响:胡说,我哥虽然嘴上不说,但绝对是个弟控。
弓:说来听听。
响:我从小就有个音乐梦想,10岁的生日礼物,我哥用他打工挣的钱给我买了第一把吉他。
王:这不挺好的。
响:然后在我弹的时候给我跟前放了个碗。
弓:在这等着你呐。
王:可真是亲哥哥。不过牙琉检察官确实唱的很不错。
弓:可惜现在乐团放牧中了,牙琉你看看周围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再组建一个。
响:那可别介,现在我周围的人没几个不盯上我的吉他的了。
王:不怕贼烧就怕贼惦记。
响:不不不,也怕烧。
弓: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
响:你可安静点吧。
弓:过年嘛,唱点喜庆的歌。
王:红红火火过大年♪
响:咱别唱了行不。
弓:算了,咱给牙琉一个面子,聊点别的。
响:说点正经的。
王:我们作为新生代法律工作者,都有让法律发展得更好的愿望。
弓:开场我就自我介绍过了,我一定要做最一流的检察官。
响:不惜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王:御剑先生和狩魔小姐笑的很危险的样子。
弓:……(强行转移话题)牙琉你的愿望是什么。
响:我的愿望啊……我希望有一天能和希月小姐对上。
王:你们确实没参与过同一个案子呢。
响:还有,希望水镜小姐做法官。
弓:你别太居心不良了。
响:刑警当然是茜小姐。
弓:你麻利的滚到被告席去,把检控席留给我们冥。
王:既然是女性法庭,那牙琉响也这个存在也没有必要了吧。
响:我只是抒发一下愿望,别抹杀我啊你们俩。
弓:你已经不适合逆转裁判这个游戏了。
响:我倒是想登上逆转检事的舞台啊。
弓:希望以牙琉响也为主人公,推出一款逆转检事·Dancing all Night的作品。
响: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吧。
王:那不如这样,牙琉检察官你勉强一下站在证人席吧。证人席可好啊,我们辩护方有一句话代代相传。
弓:律师越到危急时刻越要笑得从容?
王:用证人为被告带来笑容。
响:停一停,你这种明显不信任检察官结论的要不得。
弓:待会小冥就能从舞台这头给你抽到那头。
响:还正好是新的表演。
王:还是饶了我吧。
响:也不是所有被告都是无罪,我们追求的是真相啊。
弓:说得没错。
王:在这一点上我们有共同的目标——
响:谁输谁是儿子。
弓&王:边儿呆着去吧您内。

---End---


(天堂电影院分会场)
屏幕上挂着大大的红色横幅:“我们中的大多数真的是悲剧人物。”美柳千奈美挂的。
前半句主语被划去写上了神乃木庄龙五个字,绫里千寻写的。
神乃木: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监狱分会场)
万才:吃橘子不。
雾人:不吃。
严徒:我依然是一匹(热爱健身的)孤狼。


---




上次有个P5梗这次变成了P345D梗(很多余
万才没想占便宜的,毕竟他本来辈分就大233
其实写出来是感觉非常缺德了,尤其是讲哥哥爸爸那点
大家看着一乐就好,不要追究
我就先跑了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