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话多且烦 但正文很短
大体月歌&逆转 脑洞清奇

【御冥】第三块小甜饼

自暴自弃的起名废
(写完的太早了现在重新一看什么玩意啊这是)
平安夜
梗都是老梗
咪就是变态



狩魔冥拿到检察官徽章的第一个圣诞节,美国那边的检查局放了个短假,狩魔冥便飞回国和家人一起过圣诞,她原本是这么打算的。
事与愿违,狩魔豪临时接了案子要加班,他不想让两个小的大冬天的在检察院等他到很晚,于是他就把御剑怜侍和狩魔冥轰出去了。
拎着脖领子的那种。
狩魔冥气鼓鼓的挥着她刚换的长鞭,御剑怜侍在旁边不禁抖了一下。
“爸爸是笨蛋,怜侍你今晚都要听我的了!”小姑娘仰着头对他说。
这两句话有必然联系吗,御剑怜侍心里吐槽着,但同时还是说了一声好。
走出检察院的大门,狩魔冥不禁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吹得一哆嗦,御剑怜侍便皱了眉头。
“怎么不带围巾?”他问。
“不喜欢!”她回答得理直气壮。
御剑怜侍发现自己无法反驳,所以他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绕冥脖子上了。
这似乎也没什么联系吧,他想着,低下头打算把小姑娘的长发从围巾里撩出来,却被按住了手。
“御剑怜侍,不要做多余的事。”狩魔冥下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嘴上这么说着却没有把围巾摘下来。“我们走吧,去吃晚饭。”
“好。”御剑顺势牵上她的手。
考虑到她以后会长时间在国外,御剑带她去吃了寿喜烧。火锅热腾腾的,狩魔冥露出了一点满足的笑。她还是个小孩子啊,御剑怜侍想。
吃完饭狩魔冥也没有把围巾还给御剑怜侍的打算,不过在御剑怜侍想去牵她的手的时候,她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把手揣到了兜里。
两个人就这样并肩而行。说是并肩,其实狩魔冥的身高才刚刚到御剑的肩膀,御剑放慢脚步让她走起来不必太吃力。
满街都是圣诞氛围的饰品,一路走来都是亮闪闪的。商场门口摆了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周围有很多情侣在拍照,一片粉红的气氛。狩魔冥有些不自然的缩了缩脖子,但又装作一副看惯周围环境的大人样子挺直了腰板,御剑怜侍失笑。
“冥,机会难得,要不要去逛逛?”他笑着问。
小姑娘的脸上还是一副别扭的样子,“怜侍,你今天是都要听我的的。”
“嗯,所以你要不要陪我逛逛?”御剑怜侍似乎是有意逗弄她,狩魔冥皱了皱眉正思考着回击方式,突然涌动起来的人潮打断了她的思绪。
“唔!”惊呼的声音还没出口,她就被御剑稳稳抓住手臂。“先顺着人流往前吧,可不能把你弄丢了。”他说。
狩魔冥觉得后半句应该是“否则老师会打死我的”,但似乎不像是这么回事。
御剑怜侍的手顺理成章地滑下去又牵上她的手,“放在兜里怎么还这么冷。”他没有给冥反应的时间就把交握的手放进他自己的大衣兜里。
“御剑怜侍!”狩魔冥挣扎了一下却扭不过他的力道,他身上的暖意溶过来,让她产生了“这样也不错”的心情。
“什么时候走?”御剑怜侍突然问她。
“27号就走。”狩魔冥回答道,那天不能在你身边真是抱歉。后半句她没有说出口。
每年12月28日她总是装作无意地呆在御剑身边,虽然她觉得他肯定早就发现了,不过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时间这么短?我还以为你会过完新年再走。”御剑怜侍倒是一时间忘了这事,只是想着冥一直都想去一次新年参拜。
“白痴,我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假啊。”本来自己初来驾到就圣诞节放假回家,还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成人”美国佬会怎么找茬,不过这些事情狩魔冥也不会讲出口。
交谈过程中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圣诞树周围的人群,但周围的粉红色气氛丝毫不减,甚至增加了。
狩魔冥觉得有点奇怪,御剑怜侍却突然停下脚步,把她吓了一跳。
“御剑怜……”她还没叫完他的名字,就看他定定地抬头向上看。狩魔冥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槲寄生!”她突然发现房檐上挂着的装饰品。“传说中在下面亲吻的男女会永远幸福的白痴植物。”她说。
御剑怜侍笑笑,“你不相信吗,冥?”
“想要凭借传说得到幸福的人真是愚蠢。”少女抬眼看着他,眼睛里闪着被街景映进去的光,自己的身影在那双眼瞳里无比清晰。
“是吗。”御剑怜侍这么说。
但他还是慢慢俯下身去,隔着刘海小心翼翼的亲吻了一下冥的额头。
狩魔冥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御剑后悔把围巾给冥导致现在没有东西可以遮脸。他有点不自然的把视线转开了。
空气突然安静。
“回去吧,你不是还买了蛋糕准备和老师一起吃吗?”御剑怜侍越说越觉得心虚。
狩魔冥还是看着他。
他握紧了牵着的那只手。
“一起回家吧,冥。”
“嗯。”
第二天早上,狩魔冥从枕头下方看到了包装精致的细长盒子,里面是一条精巧的项链。她对着镜子戴上它,无视了镜中自己微红的面颊。
“爸爸,怜侍,早上好,圣诞快乐。”
---Fin---




稍微有点变态感了
不过御剑对这种传说啊浪漫故事之类的非常不敏感,冥随口一讲咪也没懂到底啥意思,就直接去亲了
我这边也感觉很迷 这个年龄确实比较
这个时期咪对冥还是全亲情,冥🤔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