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话多且烦 但正文很短
大体月歌&逆转 脑洞清奇

【弹丸+逆转】红与黑与同居与非日常

既不弹丸也不逆转甚至有点笨测召的标题
(起标题好真的痛苦啊)
绝望的双子是否也做着逆转未来的梦呢?
童话(?)au
守护在魔王身前的骑士,剑指隐藏在公主单薄身影后制药的巫女。
(设定没什么用 为了耍帅而已)
你们两对双胞胎怎么四个姓(其实是六个 音无凉子和无久井里子表示不服)
比起说ooc 有病更多一点
完全瞎编





在遥远森林的一头,有一座恢弘的古堡,里面住着一位魔王和她的守护骑士。
守护骑士很能打,非常能打,但她的功夫一般情况下排不上正式用场——基本都用来给魔王大人擦屁股了。魔王大人搞事、瞎折腾、胡作非为,但她知道自己是个好女孩,至少她亲爱的骑士兼姐姐觉得她是个好女孩,这就足够了。
在遥远森林的另一头,有一个简朴的小木屋,里面住着一位从来不穿白衣却善良温和的公主和一位白裙飘飘却满肚子坏水的巫女。若不是她们一模一样的长相,谁也不能将她们联系在一起。
她们的日常起居都由不知道什么时候隐居入森林的公主负责,而巫女就日复一日的搅着盛有剧毒的坩埚,她眼中的森林繁茂昌盛,她踏过的土地寸草不生。
有一天,以外出采摘的公主迷路为契机,开始了四人同居的生活。
你说木屋?有了城堡谁还要木屋?

*
“呐呐残姐❤️,你就没有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把自己的打扮的非常可爱的梦想吗,就像我一样。”江之岛盾子在无聊的时候问了自家姐姐这样一个问题,得到了令她毫不意外的回答。
“有的啊,我的梦想就是把小盾子你打扮的非常可爱。”战刃骸笑的有点羞涩,但这句话也不管你什么事你羞涩个啥啊。
“你这人怎么说不通啊,你们两个呢?”江之岛盾子转过头来问。
美柳千奈美坐在桌旁优雅的喝着红茶,“我们俩长得一样所以无所谓吧,话说你们真的是双胞胎吗,长得一点也不像。”
“诶——居然这么想——都怪残姐。”盾子摆出了一副萌萌哒的表情,被另一对双胞胎果断无视了。
“好好好怪我怪我。”骸无奈的摸着妹妹的头发,被灵敏度点满的盾子闪避了。
“妹控好可怕……”盾子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千奈美听不下去了,重重的放了一下杯子,“妹控有错吗?”
“哇不是吧,妹控请离开这个舞台。”盾子长起了蘑菇。
三人无比默契的后退了一步。
“好了,绫美酱我们一起……绫美酱你怎么也离开我了?”
“那个……我也有妹妹啊……而且超可爱。”叶樱院绫美默默的出声,不管是真宵还是春美确实都是可爱的孩子。
“你们真的够了……”蘑菇在头上满溢,战刃骸找了个筐,江之岛盾子一个一个把蘑菇扔进去。
“没关系的盾子,姐控也很好啊。”绫美笑了笑。
“呜哇绫美酱,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好。”江之岛盾子扑过来,然后被千奈美拦在了半路。
“啧千酱你一点都不可爱。”盾子作势锤了她一下。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千酱!”千奈美炸毛。
“那……千千?”
美柳千奈美无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寒。
“请你好好的叫我的名字,谢谢。”
“啧,那千……千奈美酱你有姐姐吗?”江之岛盾子十分不情愿的改了口。
千奈美保持的良好的面具瞬间崩坏。“别跟我提她,你以为我堂堂一个巫女是为什么沦落到在森林里劈柴的。”
“姐姐你明明一次都没劈过柴。”绫美插嘴道。
“打比方而已打比方,别跟我提那个家伙。”千奈美摆摆手,一副往事不值一提的表情。
“我倒是觉得千寻姐挺好的。”绫美瞥向千奈美又瞬间变脸,乖乖的捂住了嘴。
“诶什么什么,叫千寻是吗?怪不得千奈美不想听我叫千酱嘿嘿嘿。”江之岛盾子瞬间冲到千奈美眼前手舞足蹈,又突然摆出一副老师的架势,教育眼前想拿伞捅她的喉咙的千奈美道,“姐姐是世界的宝物。”
旁边战刃骸的眼中燃起点点亮意,就算盾子补了一句残姐除外也依然没有熄灭。
“不过呢,只有残姐没有姐姐,好可怜哦,我这个做妹妹的就勉为其难关心一下你吧。”江之岛盾子玩着自己的发梢嘻嘻笑着。
“小盾子……”战刃骸脸颊通红,一把抱住了盾子,把她吓了一大跳。
“你们俩不要大庭广众之下唧唧我我,看着闹心。”美柳千奈美冷漠。

*
战刃骸是江之岛盾子茶余饭后的消遣品,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美柳千奈美来了之后,江之岛盾子明显把重心转移了。打嘴炮,瞎胡闹,都是好文明。
这天盾子心血来潮给千奈美梳双马尾,后者头发丝滑柔顺的手感使她欲罢不能,虽然少了点。
“你可以不用说出来的。”美柳千奈美透过镜子瞥了她一眼。
其实江之岛盾子梳到一半就觉得无聊了,不过比起被下毒还是乖乖梳完比较好。虽然没有刘海的双马尾确实看上去很魔幻。
“千……千奈美啊,我推荐你留个刘海。”可以养一养发际线。
千奈美嘴角抽了一抽,“来,坐下。”她起身把盾子按在了椅子上。“接下来是我的回合了。”
不得不说头发多真累人,怪不得盾子这梳子掉齿掉的跟狗啃的一样。蓬松的沙发质自来卷要命,美柳千奈美还是意识到了头发少的好处。
沿着头皮编起麻花,千奈美或多或少加重了几分力气,换来的是面前魔王的呻吟。话说至于叫着这么大声又露骨吗,这货其实不是绝望是个抖M吧,千奈美暗自吐槽着,她到底是什么吸引抖M的体质。
换好发型的两个人兴高采烈的冲出去霍霍战刃骸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者说被自家妹妹玩怎么能是祸呢。虽然盾子笑着说出姐姐还是这么残念的话语,战刃骸依旧很高兴。
然后她一头柔顺的黑发就被折腾的乱七八糟,被五颜六色的皮筋扎起的十几个小抓揪扬向四面八方。原本和战刃骸安安静静一起喝茶的叶樱院绫美也没逃过姐姐的魔爪,被强行梳成了千奈美同款双马尾。
“你们不懂姐妹发型的美好真是太可怜了。”美柳千奈美这么说,“都没办法让对方假扮成你。”
战刃骸顶着一脑袋小揪揪笑而不语。
“假发啊假发,”继续折腾自家姐姐的盾子头也不回地说,“你们到底活在什么年代啊。”
千奈美不屑的瞥了一眼,“你们有钱人真是不懂我们穷苦人民的人间疾苦。”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盾子就你这发质,骸就算留长发也扮不了你,太糙。”
江之岛盾子无法反驳。“穷鬼就不要说话了。”她说。美柳千奈美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让盾子怎么看怎么碍眼。好气啊只能保持微笑。
意外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感觉到有入侵者的战刃骸迅速闪避开盾子和千奈美伸过来的魔爪套上铠甲抓起剑就冲下楼。绫美欲言又止,盾子则笑嘻嘻的搂过姐妹俩的肩膀,带她们到窗口的最佳观赏位置。
说实话,打的怎么样看不出来,战刃骸那一脑袋小辫真是太扎眼了。处于焦点中央的战刃倒不这么想,她还面无表情的向对方扬了一下头,“这是我妹妹梳的。”她这么说。就算江之岛盾子不在下面,也能感觉出来自家姐姐的面瘫脸下隐藏的是藏不住的喜悦。
但这话说出来就有点挑衅的意味,对方大吼了一声攻击过来,然后就被立刻掀翻了。千奈美和绫美连战刃骸的残影都没有捕捉到,她就已经摸摸头往回走了。两个人震惊的说不出话,盾子倒是笑,“怎么样,见识到我这个人间最强的姐姐了吧,我们去做晚饭犒劳一下她吧。”
你居然会做饭,美柳千奈美这句话压在嘴边没说出来。江之岛盾子白了她一眼,“你觉得我是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大魔王吗。”
“我是觉得你懒。”摆出优雅姿势的巫女这么说。
盾子忧郁的卷起了发梢,“虽然做的不好,但我会努力的,千奈美你不要……”泪水已经溢满了眼眶。
“请你不要隔应我了,要做饭就快去。”美柳千奈美实在是不能比面前的这个人更不要脸,所以摆出了一副拒绝的态度。
到底是你美柳千奈美飘了还是我江之岛盾子拿不动刀了,江之岛盾子边切菜边想,然后真的一个手抖切手上了。
“嘶……”她吸了口冷气,旁边洗菜的千奈美瞥了她一眼,“你居然切手了。卧……”她把口边的脏话生吞回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切手能变成割腕的。”美柳千奈美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绫美,你给她包一下。”
“嗯。”乖乖拿着绷带过来的绫美在下一瞬间惊叫出声,然后反头扑进千奈美怀里。
“怎么了?”换好衣服梳好头发的战刃骸一进厨房看到的就是这样奇特的一幕。
“她……她……她的血是粉色的!”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画面,叶樱院绫美瑟瑟发抖。
江之岛盾子笑嘻嘻的想把流着血的胳膊伸到绫美的眼前,被战刃骸一把拍了下去。“粉色的血怎么了,你们不是吗?”她问。
“我们的血是和我头发一样的火红。”千奈美回答道。
“那我们的血就和我的头发一样粉嫩。”盾子说。
“也和你的头发一样糙吗。”千奈美笑笑。
对话结束,战斗开始。
战刃骸和绫美无奈的把她俩做了一半的饭继续做完。

*
江之岛盾子一直没有说,她曾经在森林里遇到过一只后脑勺的毛像刺猬一样的大兔子,因为实在是太少见,所以她就把他做成标本了。
美柳千奈美也一直没有说,她曾经在森林里遇到过一只头顶长着呆毛的小兔子,因为实在是太少见,所以她就把他放锅里咕嘟了。
因此叶樱院绫美从来没有见过大兔子,战刃骸也从来没有见过小兔子,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就是,森林里的两对双胞胎的故事了。


---Fin---

编不下去了 就这些
本来想等到24号当绝望姐妹生贺的,又想了想发现没必要,绝望吧,嘻嘻
是脑子有病的典型(
(悄悄复制粘贴一下说书的:人家的闺女儿有花戴♪阿千她掉发不会买♬扯了二斤红头绳~过来祸祸战刃骸♬哎嗨唉唉唉唉唉唉唉)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