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及时拉黑,利人利己

【绫里千寻中心】天堂记(搞)事

不能接受恶搞角色的请迅速撤离
.
.
.
.
.
.
.
.
.
现在还来得及
.
.
.
.
.
.
.
.
.
.
警告:
纯粹搞笑向
缺德
没脑子
特别特的ooc
作者已经放飞自我了
非常口语化
你们就当作人死了之后性情大变吧(跑
(尤其是美柳千奈美小姐已经在崩坏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
又一次在美柳勇希面前摔牌,绫里千寻打算干脆去找御剑信学习唠嗑去了。
不说别的,她的纸牌运真的是太差了,把把被虐,等美柳千奈美啥时候过来她铁定把手里这一把牌都甩她脸上。
看着平常冷静淡定的绫里千寻耍小脾气,美柳勇希默默笑了笑,收拾好牌桌打算去看本书。
在这无聊的死人世界,只有法律还有一丝温暖。绫里千寻气鼓鼓的去敲御剑信的门,在对方开门的一瞬间就变了脸露出标准的职业微笑来。
御剑信早就见怪不怪,只是小小腹诽了一下女人的变脸真可怕便让她进来了。

*
绫里千寻经常和御剑信一起聊天喝茶的时候刷的一下就消失了,第一次御剑信还晃神了半天,然后回想起来是绫里家祖传的灵媒。
自己仿佛也有这样的经验呢。
往事不堪回首,御剑信捂脸。
希望怜侍不要回想起爸爸的女装。
如果狩魔豪死了见到他敢跟他提这事就往死里打。

*
不知道哪个死了的前辈闲的无聊,在这个死者世界里搞了一个能实况转播人世间的类似于电视的东西。绫里千寻和御剑信经常搬着小板凳看世界各地的法庭审判。
直到有一天,他们随意的拨着频道,发现御剑怜侍在被告席上。
一脸蒙蔽,两脸蒙蔽,对脸蒙蔽。
咋回事啊。
一边成步堂,一边狩魔豪,中间的御剑怜侍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再一看档案,除了成步堂是个多余的之外,这不就是DL-6相关人士的审判吗。
御剑信不禁坐直了身子,绫里千寻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个案件不管对谁来说,都是世界翻天覆地的开始。
知道狩魔豪用电击枪攻击了真宵之后,绫里千寻的手开始向包里摸索,被御剑信一把按住了。“要冷静,绫里。你现在这样也做不了什么。”死去多年的前辈诚恳的告诉她,估计这样的事情他自己也经历了不少了。但当御剑怜侍的无罪和狩魔豪的有罪被同时论证出来的时候,这位前辈还是表面平静的向绫里千寻转过了头。
“绫里,到时候你的思想者能先借我用吗。”他说。
绫里千寻面无表情的看了御剑信一眼。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先碎(ceì)你。”她眼神里的威胁和不满清晰地表露了出来,“你一普通村民瞎跳什么预言家?”

*
美柳千奈美刚死的那会还算平静。
但也就是那一天而已。

*
“你居然被那种傻子做的东西弄死了哈哈哈”
“那傻子给你妹妹写过情书。”
“绫里千寻你别拦着我,我今天不下去弄死他我就不姓美柳。”
“你最开始本来就不姓美柳,我拦你干嘛。”
“……”
“怎么样,要不要继续随姐姐我姓绫里。”
“滚。”

*
“老娘那会已经进局子了”
“你蹲局子的时候就没想过在我坟头蹦迪吗?”
“不止,还想放挂鞭。”

*
“不过死了以后能知道你的弱点也是很有趣的啊,绫里千寻。”美柳千奈美坐在绫里千寻对面,真是一副岁月静好人生无忧的画面。
“我可浑身都是弱点,”绫里千寻假笑,“反正你到死都玩不过我。”
“你还真是不禁碎。”美柳千奈美也不装,在绫里千寻面前笑的倍阳光。
“要不我给你一下试试,那座钟我可带着呢。”绫里千寻不多跟她废话,直接甩大招上。
“算了算了,我就原谅你没事把西瓜皮往我脸上糊顺便把我的蝴蝶们都吓跑这事了。”美柳千奈美把牌往绫里千寻面前一推就站起来,“你打牌一次都没赢过我啊,弱渣。”
“打架吗?”绫里千寻眼皮子都没抬。
“不打,勇希姐还找我呢。”谁不知道你死了以后玩那破座钟都快练出麒麟臂来了啊,你当我傻吗。

*
“话说绫里千寻啊,不是说脑子好的人打牌就好吗,你这人怎么,啧啧。”美柳千奈美把欠抽的表情做得夸张,上下打量着绫里千寻,绫里千寻端起茶杯都不见老实。
“总比有些头脑不怎么发达四肢非常简单的人好。”绫里千寻抿了一口茶水,开玩笑,她怎么可能把珍藏的好茶叶泼美柳千奈美身上去。
美柳似乎也猜到了绫里的想法,她把手中一把牌捋开又合上,笑容里糅合了明媚和阴狠,在这张脸上反而不显矛盾。“看来你的脑子还不如我这个脑子不怎么发达的人啊。”她说。
“这就对号入座了,真有自觉性啊你。”绫里千寻把牌一扣,站了起来,“我倒是四肢不是很简单。”她单手撑着桌子,逼近美柳千奈美。
对面的人撇了撇嘴,瞬间换了一副甜蜜蜜笑容的面具。“按头小分队,不用别人,我自己来,怎么样。”美柳千奈美也逐渐靠近了绫里千寻。
这当然是一场没有胜者也没有输家的斗争。

*
当然以上都是假的。
绫里千寻不糊美柳千奈美个大嘴巴子就算便宜她的了。

*
狩魔豪过来的时候绫里千寻并没有掺合进去,毕竟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
所以她坐在一边吃瓜。
美柳千奈美被她轰出去了。
不管打架结果是怎么样,大家还是要和平生活的。所以绫里千寻为他们规划了几条路,让他们可以平时不见面。
但并没有什么用,御剑信和狩魔豪就像有心灵感应一样,该见面见面该打架打架,坐在屏幕前一起看儿子闺女开庭也一点都不含糊。
男人心海底针,绫里千寻叹了口气,她跟这俩大老爷们费那劲干吗,狩魔豪又不会没事找事提御剑信被她妈灵媒的女装。
那两个男人正在一脸别扭的看御剑怜侍和狩魔冥共同办案,狩魔豪惯例紧绷着脸,御剑信压压帽檐也不往旁边看,但眼睛里都是为两个孩子骄傲的色彩。
真是傻爸爸,绫里千寻笑笑,虽然她这个做姐姐的也聪明不到哪去就是了。

*
其实傻爸爸还有一个。
那是绫里千寻死前好几年的事情了,她也是后来才听御剑信提到御剑怜侍的初次法庭本来不应该是对上她的。
那天御剑信表面不显内心忐忑的坐在屏幕前等待着御剑怜侍的初次开庭,虽然很想吐槽狩魔豪那老家伙的审美把自己儿子霍霍成了这样,但他本质上还是很感激他把怜侍培养成了一个站在法庭上的男人的。
剩下的路,就让孩子们自己去摸索吧。
言归正传,幸好让御剑怜侍出庭是临时的决定,否则御剑信觉得自己可能会紧张的失眠一整晚。看着狩魔豪家的小丫头在怜侍身后跳脚,御剑信不禁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这笑容很快就被震惊遮盖住了。
一条九郎这家伙……当初说这话有点不礼貌,几年过去的现在御剑信终于可以揪着一条九郎的脖领子说你这人怎么死的这么不是时候了,一条九郎委委屈屈的说我也不想啊。
是啊,谁也不想死啊。
那你也不至于每次小美云一出场就揪着手绢按着屏幕擤鼻涕吧。
只有这个时候,御剑信和狩魔豪才会非常默契的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做出一副这货谁我们绝不承认他是法律工作者的样子。

*
其实绫里千寻觉得挺迷幻的。
不管是单独和御剑信还是和狩魔豪相处,她都觉得这二位是非常严肃高冷的,虽然一个闷骚一个傲娇。
那就是DL-6号事件的孽缘……?不对啊,我和美柳千奈美也……
美柳千奈美,啧。
那就是孽缘,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绫里千寻在脑中给自己的疑问画了一个打着旋的句号。
表面看上去很高冷的两位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严徒海慈和一柳万才千万别这么早死。
御剑信的解释看似非常官方正统:绫里啊,你想想看,你愿意看到一个每天秀腹肌的和一个每天烧假发的在你面前折腾吗,你不觉得这两个人和狩魔那家伙一样烦人吗。
夹杂私货顺便踩了狩魔豪一脚,绫里千寻压根不在有关狩魔豪的事情上和御剑信较真。
狩魔豪这边倒是很私人:他们俩智障。
不管办案的时候他们有没有动手脚给自己搞事,单从这俩联手从自己办公室偷他藏好的甜食还伪造证物这点他就想搞死他们。
而且再来两个和御剑信一样烦人的家伙谁受得了。
所以绫里千寻终于得到了一个最重要的结论:这俩人只是长得比较高冷罢了,内心全都是幼稚小学生。没有例外。

*
美柳千奈美被招魂了。
绫里舞子出现了。
这其中一定包含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交……啊不,秘密。
绫里千寻第一次格外痛恨自己规律的作息时间。
“是谁干的?”她一脸严肃的问舞子。
美柳千奈美?那她用的是谁的身体?真宵?春美?每一种猜测都让她无比恐惧。
是你亲亲爱爱满口骚话的大猫咪……不,大男友。舞子这句话到嘴边并没有说出口。
还是让她亲眼见证为好啊。舞子蒙混过去千寻,头也没回地说。
“出来吧,二位。”
一位暴民,一头深水狼。
三足鼎立,画美不看。

*
果然还是一起玩狼人杀吧,看谁先把谁打死。

*
#并不是这样的游戏#

*
神乃木庄龙死的时候绫里千寻并没有抄着思想者等着他。
其实绫里千寻压根没注意神乃木庄龙死没死啥时候死。
那个时间绫里正在守着大屏幕看夕神迅修仙,看见他收拾桌面准备睡觉还有点小残念。
实话实说,绫里千寻还是喜欢看小鲜肉的,比如成步堂龙一,比如御剑怜侍。矢张就算了。总之他们都比神乃木庄龙这种老油条可爱多了。
虽然夕神迅都跟小她十岁的妹妹一边大了,但那家伙不也在等一个小他十岁的小丫头吗。再者说了,看一个人成长成熊猫配色可是难得一见啊。
绫里千寻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发现夕神迅已经关了灯陷入了睡眠,又突然有杂乱的脚步声扰乱了监狱的安宁。
医生和狱警抬着担架匆匆走过,担架上的人早已一动不动。
等一下,住在夕神迅隔壁的大概貌似仿佛是自己的前男友吧。
绫里千寻又陷入了沉思。
最终绫里千寻还是走出了屋子,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路上,然后她停住了脚步。
面前的男人正在一脸凝重的环顾着四周,似乎还没有适应新的环境。他的棕发棕瞳,他没有留下伤痕的皮肤。全部和当年一样。
“庄龙。”她说。

---END---


(*
神乃木庄龙倚着绫里千寻看屏幕,看到夕神迅一脸变扭的站到律师席还死不承认对希月心音的好感,笑的一抽一抽被绫里千寻推着脑袋歪到另一边去了。)




双千处bgm:锦鸡出山.mp3 梗如下
掌柜的:姐夫自降身份与成步堂菜鸡互啄(千寻视角
说书的:高端局:千奈美 千寻
掌柜的:那就是锦鸡互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高端
说书的:锦 鸡 出 山.mp3



又让姐夫死了一次(毫无悔改之意
并没有想给美柳千洗白的打算 只是不禁就写成这德性了(
全员北京大妞/大爷化不可避
看着玩就好


评论(1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