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神千】第二块小甜饼

第二块小甜饼换cp了没想到吧(喂
神千=成人
虽然没有车
超短
万圣节发这俩=闹鬼(大雾





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性事,绫里千寻靠在床头,她虽然有点气喘,但是没有什么睡意。神乃木庄龙去换了条床单,她便穿着他的衬衫等着他。
是男友衬衫,不知道男性是不是都喜欢这种玩法,绫里千寻不习惯地卷着过长的袖口,把扣子扣好固定在小臂位置。
神乃木庄龙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他的女朋友穿着他的衬衫低着头,长发垂在胸前,把玩着衣服上的纽扣。令人心动,令人想行动。
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怂了),上次纵欲引发的后果他到现在都心有余悸。当初自己为什么要把绫里千寻比喻成可爱的小猫咪,这人明明就是美洲豹啊。
绫里千寻一抬眼,神乃木庄龙立马挺直了背,然后一边腹诽自己为什么这么怂一边坐在床侧。
“送你。”他递上手中的玻璃瓶。酒红色的指甲油,很趁她的肤色和发色。
绫里饶有兴趣的接过来看,“怎么想起买这个?”她问。
“因为我爱你。”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或许擦点边。
“你上一个委托人絮絮叨叨的把妹绝技被你偷偷学来了?”绫里毫不留情的揭穿他,神乃木望向天花板当没听见。
大腿上突然落下一个重量,他回过头,发现她把脚放到了他腿上。
“不帮我涂上吗,庄龙?”她望着他微微的笑,脚趾在他腿上蜷缩又放开。
“千寻…”神乃木重新接过指甲油,虽然是第一次用这玩意,不过他上手很快,一只手拿着细刷,一只手捧着绫里千寻的脚掌仔细地涂抹着。
一副虔诚的表情,绫里千寻突然想。她定定地盯着神乃木,盯到他忍不住抬头亲过来。接吻的时候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不把指甲油蹭到别处去,还是绫里千寻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涂吧涂吧不看你了。”她还伸手摸了摸神乃木头上的乱发。
“你要看着我,”神乃木的笑容有点不正经,眼神却很坚定,“千寻,你要一直看着我。”
“嗯,我会一直看着你。”

---Fin---


最后在那场法庭上,她一直看着他,而他回避了她的视线。

一如既往的我流神千 有没有甜梗啊(哭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