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逆转裁判】与你背向而行(下)

上:http://jessie-aurora.lofter.com/post/3bc49f_115f4b11

我也不想啊


成步堂龙一没有回事务所,只是一个人在街上溜达。冷风吹的他有点打颤,但也让他的脑子异常清醒。
狩魔冥说的没错,他不得不承认。他不能妄自推测绫里真宵的想法。从感性上看他希望她一直生活在理想乡里,但其实绫里真宵已经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她已经不是最开始遇到千寻老师的遗体只会哭的小姑娘了。
成步堂龙一咬咬牙,掏出手机给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修行的绫里真宵拨电话。
话筒里嘟嘟声响起,他甚至内心期待着真宵在没有信号的地方,或者不要注意到电话铃声。
事与愿违。
“成步堂君?”
“啊……啊真宵酱。”成步堂龙一其实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被绫里真宵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也回到了当年两个人一起手忙脚乱的模样。当然现在慌张的只有成步堂龙一一个人而已。
总之先虚张声势,不对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
“那个,成步堂君?还好吗?”
“真宵酱,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硬着头皮上吧,“神乃木庄龙前辈去世了。”
他能感受到电话那面的女孩瞬间屏住了呼吸,而他却因为放松而可耻的呼出了一口气。寒冷的白气在空中飘散了。
“是吗……”绫里真宵只觉得自己的嗓子紧地发哑,她快要说不出话来,却还要努力的站直身体。
沉默蔓延开来。
“我……”
“真宵酱……”
同时开口,同时停止,依然是沉默。
“我会尽快赶回来的,绝对。”绫里真宵先打破这沉默。
“我本来打算说要过去接你的。”成步堂捏着手机的手指都有点抖,一定是太冷了吧,他这么想。
“成步堂君过来的话美贯怎么办啊,”绫里真宵鼓了鼓嘴,“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成步堂君就放心等我吧。”
是了,她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嗯,一定要注意安全。”成步堂龙一只能这么说。
挂了电话,他大口的呼了几口气,却没有停止住身体的颤抖。真的是老了,也太久没有遇到这种事情完全不行了啊,他苦笑着望向天空。
而在遥远的修行地,绫里真宵依然那么站着,手机也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握在手里。
是吗……那个人死了啊。
绫里真宵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只知道自己血管里的血腾地往大脑涌。旁边一同修行的人关切地问她怎么了,她也只是呆站在那里,一句话不说。
他现在是不是感觉轻松了呢,她这么想。
绫里真宵以最快速度赶回了成步堂事务所,那是一个天气阴沉快要飘雪的傍晚,她气喘吁吁地推开事务所的门,刚刚准备应付作业的成步堂美贯瞥到绫里真宵的到来推开作业兴冲冲地就扑到她怀里去。
绫里真宵放下行李胡噜着美贯的头发,成步堂龙一从里间走出来,看到绫里真宵风尘仆仆的模样和掩盖不住的黑眼圈,叹了口气,也走过去摸了真宵的头发。
绫里真宵刹那间红了脸,往后蹭了几步躲开他的手,小声地说:“我们去吃豆酱拉面吧。”
一碗拉面能把人的心都温暖起来。和自己相关的人一个个都不在了,但是成步堂君还在,他会一直都在。绫里真宵在面条泛起的蒸汽后偷偷看了成步堂一眼,觉得内心都被填满了。
活着的人就要好好活下去。
相关者到齐,神乃木庄龙没什么亲人,后面的事情解决的很快。他的遗体被捐赠给医院,也可以用来研究他曾经中的毒的解药,而他的衣服被埋葬在墓地里,作为神乃木庄龙这个人存在过的标志。
绫里真宵在墓碑前献上一束花。
虽然绫里千寻最后也没有和神乃木庄龙葬在一起,但他们的遗体都留在了同一家医院。这算不算神乃木先生和姐姐在另一种方式上在一起了呢,她这么想着,眼泪打转但是没掉下来。
他是她的弑母仇人,是她的救命恩人,是深爱着她姐姐的男人。
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她周围站了很多人,神乃木庄龙当律师、当检察官时的朋友同事、还有遇到过的对手们。
御剑怜侍抱着胳膊皱着眉头,狩魔冥皮鞭收在包里沉默的站着,成步堂龙一难得地打理好自己穿了一身正装,星影宇宙之介攥着他手里的帕子。绫里真宵红着眼圈放下花直起身子。
他们的胸口都别着一朵黑色的花,随着微风飘扬着。

---End---

姐夫便当四杀了 这已经不是便当是满汉全席了
仿佛让他所有认识的人都看了一遍(
想体现出不同的性格,被震惊过度的成步堂、矛盾的御剑、依然冷静的冥
面对死亡至少要有一个人保持清醒才行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