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逆转裁判】与你背向而行(上)

终于填完了
之前逆转深夜六十分短打了一个,现在把它补全了
是lof强迫我分段发的
基本是姐夫便当最终回了 想不到别人可发了
成宵御冥视角 这个题目大概也是活着的人与已死的人告别的意思吧(都是胡扯的
私设同前文 预警同样




神乃木庄龙在监狱中病逝了。
一早起来就接到御剑怜侍这样的电话,成步堂龙一脑内一片空白。
虽然知道当年中的毒导致神乃木寿命有限,但这么没声没息的就病逝了,成步堂龙一有一种无法置信的感觉。感觉几年前他还在和自己在法庭上对峙,生龙活虎地泼自己咖啡,现在人就没了。
虽然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成步堂龙一自嘲的笑笑。
总之先去和御剑怜侍见个面吧。成步堂龙一把美贯送到学校去,孤身一人来到医院。遗体被送往太平间,御剑怜侍就站在门口等着他。
“我已经通知星影宇宙之介君了,他会负责为神乃木君料理后事。他似乎签了遗体捐赠协议。”……和绫里千寻一样。
成步堂龙一沉默。他早上出来的太急连帽子上的徽章都忘记了别,光秃秃的毛线帽就这么耷拉在他脑袋上。
“我能看一眼遗体吗……”他困难地吐出这句话。
白布被掀开,神乃木庄龙闭着眼像只是在熟睡一样。他脸上早已留疤的伤痕似乎又有新被抓破的痕迹。成步堂有些不忍的闭了闭眼,御剑怜侍皱了下眉。
“真宵酱她……我暂时还不打算通知她。”不想让她担心,不想让她中断修行赶回来,也有点害怕让绫里千寻知道。
“你是这么想的吗,或许这样的选择也是可以的。”御剑怜侍叹了口气,看了看表等待星影宇宙之介的到来。
但他们等到的是皮鞭撕裂空气的声音。
“啪”地一声,皮鞭在两个人的眼前落下。“御剑怜侍!成步堂龙一!我真是看错你们了!”狩魔冥怒气冲冲地大步走过来,直接杀到了他们俩的眼皮底下。
“白痴就去做着白痴的梦吧。不告诉绫里真宵?这算什么?不管发生过什么,神乃木庄龙也救过绫里真宵的命,还是说你们觉得绫里真宵和绫里千寻就有这么脆弱?”
“我不是……”成步堂龙一不知道该怎么说,在犹豫的时候就挨了狩魔冥一鞭子。她真的看不惯他这种丧家犬的模样。
“那是为她好。”御剑怜侍皱着眉补充,狩魔冥的鞭子随之甩到他身上。
“那是你以为。”她真的有点生气,“不要把你们的思想随意加到她身上。她有知道的权利,之后的怎么做由她自己选择,轮不到你们负责!”
“是这样吗。那么我再考虑一下,先回事务所了。”成步堂龙一深呼了一口气,决定到外面去清醒一下自己混乱的头脑。
“白痴……!”狩魔冥捏着鞭子气冲冲的无处发泄,“我去解决他户籍注销之类的问题,你接着在这等着吧,御剑怜侍!”
御剑怜侍只能沉默。
他认识神乃木庄龙,或者说是戈多一段短暂的时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有着怎样的经历都随着案件的发生和解决暴露出来。御剑怜侍不会因为他的经历而原谅他杀人的罪行,但更不会因为他杀了人就否定他的全部。真是矛盾啊,他想。半夜被监狱的电话紧急叫出来忙碌到早上,御剑怜侍疲惫的捏了捏眉头,如果死亡是神乃木庄龙的选择的话,那也没有别的办法。
狩魔冥恨恨地往出走,高跟鞋踩在瓷砖上咔咔作响。她其实没怎么见过神乃木庄龙,在御剑怜侍的第一场法庭上见到过一次,但那次绫里千寻出足了风头他反而没什么印象留给她,她一直能回忆起的还是御剑怜侍紧急让她回国的那一次。
她的办公室检察局长还给她留着,熟门熟路地往办公室走,狩魔冥却被奇怪的声音留住了脚步。她面前的办公室的门开着,一个男性痛苦的蜷缩在椅子上,手紧紧地揪着衬衫的胸口位置,额头冒出大滴的汗珠又滑落到面具里。
“你没事吧?”狩魔冥连敲门都来不及就大步迈进那个办公室,而对方只是艰难的冲她摆摆手,端起桌上的马克杯猛灌了一口。
咖啡吗……和这个男人的外貌比对,狩魔冥内心冒出了一种可能性。
“神乃木……庄龙?”毒药的后遗症?
戈多似乎缓过来了一些,他仰靠在皮座椅上努力的喘息着,还有余力朝她痞笑了一下。
想劝他去医院的话被生吞了回去,因为都没用。
“你替我上庭啊……加油吧。”该死的前辈目线,但狩魔冥在这种状况下无法生气。看着神乃木庄龙这个样子,她甚至连话都说不出。男人单手给她在嘴边比了个嘘,摆摆手就做了送客的意思。
狩魔冥深呼吸了一下。“你保重身体。”否则绫里千寻也会伤心的,她都看得到。后半句实在是无法说出口,狩魔冥也自认为不是这个风格,便转身走出了戈多的办公室。
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但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死在监狱里真不像他。狩魔冥愈加烦闷地奔向警局。


下: http://jessie-aurora.lofter.com/post/3bc49f_115f6df7

真的是lof强迫我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