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绫里千寻中心】

本质吹千寻
一堆私设
预警和往常一样
标题起不出来,饶了我吧(


----------

在临死的时候,绫里千寻其实什么也没想。
她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灵魂脱窍,坐在窗边的一动不动的尸体就是曾经的自己,这种感觉太过奇妙。她看着小中大对自己的案发现场进行改造,握起自己的手在发票上写上真宵的名字,她气得浑身发颤,但却无可奈何。
绫里千寻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掌看,她的身体并不是透明的,非常有实感——但没有人能看得见她,她的的确确已经死了个彻底。
只有留有遗憾的灵魂才会在死者的世界中停留。
刚死的时候绫里千寻跌跌撞撞地在这个世界里奔走着,她看到了很多只有在档案里才能见到的面孔,也见到了许许多多虽然死了很长时间但依旧心有不甘的人。在这里用行尸走肉其实感觉有点微妙,但确实就是这样,死者很快就会被世界遗忘,而他们的遗憾将在人间永存。
啊啊,我和他们是一样的。绫里千寻这么想着。我不想死啊,如果有一点可能,我都非常想、非常想活下来啊。
在刚刚死亡的时候,绫里千寻甚至流过泪。她蹲在无人路过的角落,把脸深深的埋在了手臂之间,走马灯来得太晚了,一张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她脑海里,是哪里走错了一步吗,还是她从一开始下的就是一步错棋。蹲累了之后她索性就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颜色不明的天空,觉得那光太过晃眼,便拿手遮住了眼睛。
就让她在这个无人认识她的新世界里短暂的脆弱一下吧。
死者无法随意再来到人间。虽然知道真宵一定会在什么时候召唤她,但她刚刚端出一盘新鲜出炉的烤甜饼的时候就被真宵找过去了,而且落地没多久,自家傻徒弟就盯着她的脸吓晕过去了,还是两次。
死人也是有小脾气的好吗。
让法警帮忙给成步堂搞到休息室去,尤是绫里千寻也在路上默默翻了两个白眼。一个两个不能都让她省点心吗,虽然是她自己的被害案。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给自己的死亡案辩护,也是新体验,干脆亲自上场算了,绫里千寻脑子里不禁开始跑起火车来。
成步堂就在这个时候转醒的,对上绫里千寻略带遗憾的双眼,他有种想两眼一闭再次躺尸的冲动。
但是活着的人总要醒来面对现实的,成步堂听绫里千寻解释了一通,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就稀里糊涂的又上了法庭。虽然之前并没有旁听,但看一下证物的使用情况差不多就能推测出法庭的进展了。又一次站在律师助手席,绫里千寻不禁暗自感慨了一下人世无常。
她抬起头,对上了御剑怜侍的目光。
御剑怜侍心情非常复杂的看着之前的被告小姑娘摇身一变成为了这个他非常熟悉的女人。是灵媒,这个字眼在他脑海里滚了一圈又被开庭的木槌声压下去。
绫里千寻和御剑怜侍令人意外的很相熟。旁人都认为背负着狩魔之名和天才称号的御剑怜侍在重要的第一场正式出庭就和同样是新人的绫里千寻打了个平手,一定是心有不甘而不会再和这个人有更多接触,其实不然。绫里千寻和御剑怜侍的交情源于那一案后偶然相遇于法庭旁的咖啡厅,出于礼节打了个招呼却发现两个人很是投机。虽然立场不同,但他们两个也经常探讨一些法律问题。但更经常的还是讨论自家同龄的小姑娘。庭审的时候绫里千寻就发现真宵和狩魔检察官家的小女儿一左一右坐在旁听席的两侧,真宵一脸崇拜的盯着自己看,而那孩子用审视的目光从御剑怜侍慢慢扫到她身上,在审判的过程中手里还不停的记着笔记,倒是个有趣的小姑娘,绫里千寻这么想。后来御剑怜侍吞吞吐吐的问绫里千寻怎么给13岁的女孩子买生日礼物,以此为契机,真宵和冥反而成了他们两个最主要的话题。
但最主要的事情,关于绫里舞子的事情,关于灵媒的事情,御剑怜侍到最后也没有问出口。他能猜到绫里千寻来当律师的理由,所以就算自己再怎么想知道真相,他也无法开口询问。
因为这份真实谁也不知道。
后来神乃木一案发生,绫里千寻沉寂了好一阵。再后来她脱离事务所单干,也再也没有和御剑怜侍正面对上。
再次相见却已经是这种情况。
一如既往的犀利,一如既往的一针见血,就算她站在助手席上,就算她已经是个死人,她骨子里的东西还是一点未变。
理所当然的胜诉。
把事务所和妹妹托付给成步堂,绫里千寻也回到了那边的世界。那是她在乎的事物,但不是她唯一在乎的事物。她当然还不能这么离开,还有很多事需要她亲眼看着解决。
她知道她没有亲自动手的机会了,但至少要作为旁观者看清过去和未来。
绫里千寻认为自己还是很有作为死人的自觉的,她一不搞事二还助攻,“灵魂导师”的角色也完成的非常好。她在成步堂面前摆出和往常一样的严苛和温柔并存的教师角色,只有在成步堂低头认真思考的时候,她才环顾着周围,想让自己的眼睛多记住一些东西。毕竟,这已经不是她的世界了。
在人世间的时候,绫里千寻从不让自己有多余的感情。成步堂龙一先不提,真宵和春美都是敏感的孩子,自己的奢望绝对、绝对,不能让她们察觉分毫。
她好想活着。
她在各种奇妙的地方被灵媒出来,在拘留所、在被告席、在某家餐厅(还穿着女仆装)、在叶樱院的寒冷的山洞里。
每一种体验都无比真实,每一次都让她再次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
在那个山洞旁,她在法庭外第一次见到戈多检察官。她当然能认出他,就算他们之间相隔了漫长的时间和生与死,现在又多出了无辜生命的沟壑。
“活下去。”她轻声说。
那是绫里千寻已经无法实现的愿望。
却是神乃木庄龙觉得累赘的事物。
他什么也没有说。
一切尘埃落定,绫里千寻再也没有在人世间出现过。她的时代早在两年前就应该结束了。绫里千寻觉得在事件都解决的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但她还是在死者的世界里徘徊着。
像是在等待谁的到来。
等待那个她希望一直等不到的人。





(然后拿起思想者迎接他)

----------


配合歌词:我还想再活五百年x
姐夫三杀!一份便当三人视角物有所值x
咖啡厅:第一篇御冥提到的那个 私设神乃木案的案发地 豪爷曾经经常带御冥来的地方
非常想看千寻御剑吹自家姑娘了
其实主要是想写千寻她真的想活下来,不知不觉就跑了这么远
这个假期高产地令人害怕,接下来还是划水吧(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