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逆转裁判】观棋不语

夕神和神乃木是狱友的私设
ooc
bug
预警都不用再说了吧(
@喀秋莎的星星 这位说书的起的名字
可以当作神千夕心(虽然都没提到 也可以当作相依为gay(停下来




夕神迅半夜睡得迷迷瞪瞪的,听到周围有杂乱的脚步声,打了个激灵,骤然清醒了过来。
几年的监狱生活让他对周遭的环境格外敏感,趁着幽暗的环境,他半眯着眼瞄向铁栏外面。由于他身份的特殊性,他住在监狱的特别房间,室友寥寥无几,而能在现在惊动这么多人的。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走廊里狱警和警医虽然有意识地放低声响,但都瞒不住在这里的犯人们的耳朵。夕神迅坐直身体,看到医生们抬着一幅担架急匆匆的赶了出去。担架上的人被白色的单子盖着,只有白发偷偷的冒出来,一只手无力的垂下,随着医生们的脚步晃荡着。
那是夕神迅最后一次见到神乃木庄龙。

夕神迅自愿为希月心音入狱,他自己本来也是学法律的,轻车熟路的就让自己以最快速度进了监狱。与其说是快刀斩乱麻,倒不如说他为了逃避很多问题。
检察官犯下杀人案,夕神迅理所当然地被关在了监狱的最深处,他的检察官前辈为了他还走了些关系,虽然他已经无所谓了。
被带进监狱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神乃木庄龙。男人坐在房间的阴影处,一头白发和眼睛位置的红光格外显眼,神乃木就那么盯着他,然后微微一笑。
夕神迅微微抖了一抖。
他毕竟没真正杀过人,在此之前的生活也一帆风顺,自然受不住神乃木的眼神。
夕神迅知道神乃木庄龙,知道他很久以前被投毒也知道他从律师专职检察官也依然干出一番成绩。作为以检察官为目标成长的人,夕神迅关注过很多人,但从神乃木庄龙到成步堂龙一,他们的结局都令人唏嘘。到现在连他自己也进了监狱。
他那个时候还年轻、还有热情,虽然死期已经确定但还是想继续学习法律。他忘不了心音啜着泪看着他表情,他知道那孩子为了让他出来绝不会放弃,所以他也不能这么停下来。
神乃木庄龙会在休息的时候在走廊里遛弯(当然这是当时检察院几个人联合给他弄的特权),多次看到夕神迅在抱着他的几本书学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把他珍藏的法律书拿给了他。
夕神迅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他黑色短发下露出了一双温和的眼睛,倒不像是个杀人犯。至少和自己完全不一样。
“本人用不上了,送你了。”神乃木庄龙这么说。
“谢谢……神乃木先生。”夕神回答道。
一来二去,两个人熟识了起来。夕神有什么法律相关的问题都来找神乃木询问,神乃木也乐得在无聊的时候找他隔壁这位下下棋逗逗鹰。

希月心音去了美国学习法律的消息传来,夕神迅的周身气压便日复一日地降低。他废寝忘食的学习法律和心理学,再加上监狱中本有的劳作,很快头发留长,白头发也长了出来,眼下的黑眼圈也非常明显,他却毫不在乎。
神乃木庄龙就和什么都没发现一样,经常想来的时候来想走的时候走,进夕神监狱门和遛大街似的。他明白夕神迅正在被内心的矛盾煎熬着,他也曾经有过那种时光。而夕神迅看着神乃木庄龙每天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不多嘴。他们都知道对方是怎么进来的,也知道对方是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但他们都无法干涉对方的选择——他们甚至连自己的选择也无法掌握。
神乃木最近找夕神下棋的频率格外高,他托着腮带着笑的叫他的名字。
“夕神……”
夕神迅抬头看了他一眼。
“说你这姓真不错,你这人是挺拧巴的。”
“是扭曲。”
“不都一个样吗。”
夕神迅有点想把神乃木庄龙的眼罩扔出去。
神乃木庄龙还是懒懒散散的看着他笑。
夕神迅以为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能到他被处刑那天为止。
但就在那个再平凡不过的夜晚,嘈杂的脚步声打破了狱中的平静,也打破了他的梦境。
醒来依然是日常,隔壁的牢房一片寂静,就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只有神乃木庄龙留给他的资料还躺在他的书桌上。
---End---
姐夫便当二杀恭喜啦x
可以当作和之前那篇神千是同一次,这次是夕神视角
第三个人的视角过几天就会出现(插刀)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