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神千】

作者脑子不太正常
短小且没有逻辑
一篇鸡血文
非常我流
ooc习惯就好了(
惯常起名废(所以又没标题)




在仓院之里外的一片土地是绫里家族的墓地,每一位生长在仓院之里的女性最终都会被埋葬在这里。虽然到这几代陆续有女性下山到俗世间,但她们终究会被埋葬在此地。绫里舞子是这样,绫里千寻也是这样。
不过有所不同的是,绫里千寻的坟墓里只有她的几件衣服和一缕头发。
小中大被宣判之后,绫里千寻决定捐献自己的遗体。被成步堂询问原因的时候她也只是微笑着回答希望医学能更加发达,别的一概不多说,到后来成步堂才明白原因。
那天成步堂把绫里千寻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给绫里真宵,现在绫里真宵又把这些话传达给神乃木庄龙——隔着监狱会面室的玻璃。
神乃木庄龙沉默,他看见对面的小姑娘努力的表现的十分平静,但她眼里的泪珠已经快要滚落下来。她看到千寻的遗体的时候、给千寻的遗体捐赠文件签名的时候、知道母亲被害的时候、庇护自己这个凶手的时候,一定都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吧。
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不曾感到后悔,但现在他的愧疚感格外的强烈。
神乃木庄龙到入狱也没有去过仓院之里,他总是听绫里千寻在讲,讲她爱的妈妈妹妹她爱的家乡,讲仓院之里的一切。他很喜欢她讲话时的模样,也很喜欢他偶尔走过神后就看到千寻的脸近在咫尺地盯着他的样子。当然随后就是一个亲吻,只是情侣之间的小情趣而已。他那时候盯着绫里千寻长长的眼睫毛不曾闭眼。
除了千寻母亲的事他一般不去提及,他们几乎无话不谈,自然也探讨过死亡的话题。千寻调笑着说道神乃木前辈你这么多案子得罪了这么多人,要是有人拿刀追着你砍怎么办啊,他那个时候倒了一杯咖啡笑着回复她说小猫咪我看起来就那么弱吗。
他确实弱的可以。
那时候绫里千寻还试探性地和他说她以后不想和绫里家的其他女性一起葬在仓院,想······
她那时候说了什么,他那个时候又回复了她什么,他已经记不太清了。果然自己中的毒还是太厉害了啊。
但最后绫里千寻还是魂归故里,而他一无所有。
绫里真宵来看过他几次就出国修行去了,绫里春美还是个小孩也不能四处跑,成步堂龙一他自然是一次都不想见。
所以他每天就百无聊赖地在监狱里思考人生,数一数监狱里有几个boss是成步堂搞进来的,在心里吐槽监狱里的马戏表演,看隔壁新进来的年轻检察官暗数他几年之后额头上的褶子能多过御剑怜侍。他努力不想到有关绫里千寻的一切,却偶尔会在深夜想到他如果看见雪地里的美柳千奈美那她是不是一个秃子。
神乃木庄龙不禁感觉到自己脑子不太正常,是不是自己大限已到啊,他甚至这么想。
接下来他就和隔壁黑白相间那个新狱友下棋杀了个天昏地暗,也忘了自己刚才都在胡思乱想什么了。
他被世界遗忘,而他乐在其中。毕竟他早已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倒不如放弃挣扎,安心接受现实吧。
在叶樱院的那个寒冷的夜,绫里千寻也和他说过好好活下去,但是他不想听她的。他们两个现在除了元男女友这个名头就只剩下他是她的弑母仇人,热恋的时光早就被他漫长的沉睡消耗至尽。神乃木庄龙也有看见绫里千寻就脸红的青涩岁月,但当他看不到红色也看不到她的时候,那份曾经的爱情就被他抛却了。他明白自己自私,他想逃避现实逃避一切,他也这么做了,但绫里千寻从来都没有过。脸上的伤口有些发痒,他自暴自弃的摘下面具狠挠了挠。
不想回忆起的反而会一直在脑海里盘旋。
一个平凡的晚上,他梦见了他从未去过的仓院之里,在绫里千寻的衣冠冢前驻足良久。
那晚神乃木庄龙病逝在监狱中。


(而绫里千寻已经在天堂操着思想者等着他来了)




------
这篇的起源不可说✖️
@喀秋莎的星星 这位友人评价:笑容逐渐消失,尔后重新缺德
我流神千:有千撩神没有神撩千
车轱辘话来回说 情感分析太难了
一点提到的私设:3-5叶樱院神千有见面 神乃木入狱后千寻没去过(3-5法庭结束之后千寻也再也没被灵媒出来) 她的时代早就该结束了
接下来姐夫就要迎接前丈母娘和前女友的家暴了(不

评论(1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