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御冥】第一块小甜饼

喂自己
很小
不一定甜
是第一块 但第二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




狩魔冥难得安稳的和御剑怜侍并肩坐在一起。成步堂美贯的魔术秀连续举行好几天,关系者们可以选择自己有空的日子来看这场表演。只是恰巧这一天两个人一起来了而已,大概。
舞台上热闹非凡,被成步堂美贯的笑容所影响,狩魔冥也不自觉地露出了点笑意,她身子往后靠了靠,身体随即放松下来。
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在台上努力表演的美贯,但御剑怜侍确实没有认真观看表演的心情。他假装看着表演,余光却盯着狩魔冥的一举一动。他当了局长之后狩魔冥依然作为国际检察官满世界飞,他们两个依然是聚少离多。就像现在,狩魔冥也是急匆匆的从机场落地就赶来看演出的。她好像又瘦了点,头发稍长了点垂到肩膀,侧颜在观众席昏暗的灯光下比平常柔和了几分。
鬼使神差的,御剑怜侍把手伸向放在座椅扶手上的狩魔冥的手,他动作十分缓慢,就像他希望被冥发现他的举动一样。
还差一点就要碰上了,再近一点就好。但任何事情都不会发生的同想象一般顺利,一个阶段的表演结束,全场掌声雷动,御剑怜侍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狩魔冥的手从自己眼前滑出去了。
“怎么了?看个表演还皱眉头?”狩魔冥转过头来看着他,“这样可是很显老的。”
思考了一下自己和冥本来的年龄差,御剑怜侍生生抑制了自己再皱眉头的冲动。
狩魔冥的视线落到他的手上,他的手正放在刚才自己手放的位置,所以是他觉得自己的手碍事了吗,真是个白痴。
御剑怜侍沿着狩魔冥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没撤回来,他下意识的收手,然后下意识地避开狩魔冥的视线。
他用余光瞥了一眼,发现狩魔冥重新把手放回扶手上,掌心朝上,白皙的手指在晦暗中格外显眼。
“御剑怜侍,你也要把手放在这吗?”她问到。
“冥……”御剑怜侍顺势和狩魔冥十指相扣,还得寸进尺的往她的方向贴了贴。
“好好看演出,这可是成步堂美贯用心准备的,白痴。”狩魔冥微微向御剑怜侍的反方向偏了下头,躲开他呼吸时传过来的热气。
“遵命,冥。”御剑怜侍握紧了她的手。

----------



黑了一下35岁的局长咪
满脑子都是狗不理包子(真不怪我
怂包咪被冥给了个台阶就变成不要脸咪 我很生气(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