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御冥】七夕愿望

时间线是四代开始那年的七夕
随便写两句 主要是觉得冥的话很可能会说出那种话来
写出直球我都觉得ooc了 这俩人究竟蹭到什么地步了(不要为ooc找借口
比起过节出去耍我想看御冥两个人在家里啪(危险发言
诚心诚意想吃粮


把愿望写在短签上挂上竹叶,是日本七夕的习俗。成步堂演艺事务所的那棵查理君被美贯挂上了不少纸签,就连绫里真宵也从修行的地方打电话给成步堂龙一,指挥着他在竹子上挂了“希望大将军拍续集”的愿望。对于绫里真宵的愿望,御剑怜侍只想说附议。
“那么,我走了。”御剑只是以路过的借口看看成步堂丢了律师徽章几个月之后过得怎么样,却被事务所的气氛提醒了七夕将到的事实。
原律师把帽子一扣笑的几分痞气,搂过御剑怜侍的肩膀就说起了悄悄话。“怎么样,被这个气氛打动,想去约狩魔检察官喝喝茶了吧。”
“怎么……”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对冥……御剑怜侍着实吃了一惊,偏过头去看成步堂,得到成步堂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作为回应。
“你心里这点小九九除了她本人,估计大家都知道了。”成步堂语重心长的又拍了两下御剑的肩膀,“趁着她还在你身边,你就别怂了啊御剑。”
御剑怜侍心情复杂的离开了成步堂事务所。回到检察院之后,发现办公室外楼道里也放了一棵竹子,上面乱七八糟的挂了不少纸签。狩魔冥正站在竹子面前饶有兴趣地看着。
“冥?这是?”
“好像是牙琉响也摆出来的的,他想根据这些愿望写他的新歌。”狩魔冥抱着双臂摇摇食指,“可惜他的愿望要落空了。”
听了她的话,御剑怜侍低头去看竹子上挂的纸签,希望涨工资的占了一大半,希望找到对象的占了另外一半,能称得上普通愿望的寥寥无几。
分辨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身边人的字迹,御剑怜侍便问了她一句。
“你没写吗?”
“我?”狩魔冥似乎很吃惊御剑问出这样的问题,她又摇了摇手指,“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己会拿到的,御剑怜侍,不用特意许这样的愿望。”
“对了,狼给我来了电话,有新案,后天的飞机。”狩魔冥顺带着补了一句。她早就习惯满世界飞,到其他国家之前一般都给狩魔豪和御剑怜侍去条消息告知一下。难得遇上本人,狩魔冥就顺便说了。
御剑怜侍却愣在了当场。
他们是空有其名的青梅竹马,原先是御剑怜侍四处奔走着去学习,现在是狩魔冥满世界飞去办案。她和他控诉过很多次她抛弃了他,但其实他们是相互背离前行的,即使他们所走的是同样的道路。
他不想再这样了。成步堂说过的话,冥说过的话,杂乱的话语在御剑怜侍的脑内盘旋着。他一把抓住了狩魔冥的手腕。
“冥,我有一个愿望。”他说。
狩魔冥不明所以,“那你就去写一张挂上啊。”她瞥了眼那棵竹子。
“不是那么简单的愿望。我想要你,冥。”御剑怜侍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人,又郑重地重复了一遍,“我想要你,做我女朋友吧,冥。”
狩魔冥讶异地看了他好几秒,直到感觉热度从脸上烧起来,才有些狼狈的别开头去。
“白痴。”
--------------
墙角本想看自己的竹子却看到这幅场面的响也:我要是把这事写进歌里会不会被御剑检察官穿小鞋,急,在线等。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