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逆转检事】不是眼泪的错

御剑怜侍+狩魔冥+一柳弓彦

-----------------------------------

御剑怜侍在哭泣。
与其说是哭泣,倒不如说是啜泣。御剑怜侍把头埋在被子里,努力的想要抑制住哭声,但没有成功。
屋子内点了一盏小灯,门没有关,为了方便夜间佣人进出照顾他们。只有冥才需要这种照顾的吧,十岁的御剑怜侍这么想,不想被听到哭声,但眼泪怎么能是这么容易就被压抑住的东西呢。他睡了没一会就觉得自己坠入黑暗,枪声,血迹,父亲的尸体,他眼泪流个不停。
狩魔冥穿着睡衣从房间里溜出来,站在御剑房门外的阴影处,听着屋内的哭泣,夹杂着呻吟和小声呼喊父亲的声音。
她学着爸爸的样子抓着胳膊想了想,原来爸爸哄她睡觉的时候总会给她讲故事,还会给她喝热牛奶。但是她不会讲故事,而且比起故事她觉得爸爸的案子更有意思,今天爸爸又不回家啊。
于是冥小跑进厨房,拖了一个小板凳出来,回想着佣人的样子打算热牛奶。但牛奶太重了,她两手费力地端起盛满牛奶的壶,脚下一个打滑就从板凳上跌了下来。好疼啊,她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御剑怜侍在屋内听到冥的尖叫,顾不上抹去脸上的眼泪就冲了出去。他看到冥躺在地上,牛奶壶滚到旁边,牛奶洒了一地。他又急又气,把她抱在怀里就要去找佣人。狩魔冥拽了几下他的袖口。
“因为怜侍睡不着……所以想让怜侍喝牛奶……”她这么说,擦了擦眼泪,随即又别过头去,“是意外,我能自己做到的。”
御剑怜侍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了她的头。看她没有太大反应,忍不住将她抱进了怀里。
“晚上我要和怜侍一起睡……看着你睡。”怀里的小姑娘这么说。
“嗯……”御剑怜侍无奈地答应。他偷偷的把眼泪抹掉了。
(当晚,御剑怜侍因为怕压到熟睡的狩魔冥几乎一宿没睡)
(豪爷os:你活该)

-----------------------------------

狩魔冥总是觉得一柳弓彦在哭。
她第一次见到一柳弓彦是在自己家里,一柳万才带着自己儿子过来做客。小男孩头发看上去手感很好,呆毛让她忍不住想伸手揪,他眼睛里总是水汪汪的。
上楼梯的时候一柳弓彦就摔倒了,坐在地上眼泪哗哗的流就是不起来,狩魔冥站在他面前俯视着他。
“你可真是个哭包。”她说,“哭又有什么用呢。”
一柳弓彦眼泪流得更凶,但周围没有人能来帮他,他抹抹眼泪,抽抽嗒嗒的站了起来,接着和狩魔冥往房间里走。
御剑怜侍去上学了不在家,她一个人坐在屋里跟小男孩大眼瞪大眼没话说。她不想和四岁的小鬼玩,虽然她也只有六岁。
她早就不爱看故事了,不过为了哄面前的小鬼她还是从角落里翻出童话书给他。一柳弓彦捧着书,读的很认真,狩魔冥不禁伸手揪了一下他的呆毛,一柳弓彦又哭了。面对冥相比同龄孩子更冷的眼神,他抽抽噎噎努力不哭出声音来,怕被对面的女孩子看不起。
狩魔冥并没有往这方面想,她讨厌软弱的男孩子,讨厌爱哭鬼,但不讨厌面前的这个孩子。大概是因为他看向他父亲的眼神,和自己的非常相似。
多年之后狩魔冥又见到一柳弓彦,他还是一副泪汪汪的样子。他跑出了审议室。
“真是个哭包。”狩魔冥嘟囔了一句。御剑怜侍没有听清她说了什么,偏过头去看她。
“什么都没有。”她说。

-----------------------------------

DL-6号事件最终解决后御剑怜侍飞到了美国,他以为他能努力梳理清楚这一切,真相,过去,情感。但他发现他都做不到,他脑内一片乱麻。冥一定会骂他软弱吧,父亲会对他失望吧,老师……狩魔检察官他……御剑怜侍越想越多,他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努力的想平复自己的呼吸却都是徒劳,过去的经历和父亲的影子交替出现,他想要去痛恨谁却发现谁都无法去恨。他以为这么多年来自己能有所长进,却被真相打回原形。
去喝点什么吧,御剑怜侍想。
打开酒柜为自己到了一杯红酒,收起来的时候却被年久失修的柜子碾到了手。仅仅是疼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他这么想着,却发现手指上有液体。他摸了摸脸,发现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原来这么多年自己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吗,真丢人啊,御剑怜侍。他仰躺在沙发上,在脸上盖了一条毛巾。当年躲在被子里哭泣的自己还宛如昨日,但今天他还在为这件事情流泪。
我到底……该怎么做。

-----------------------------------

狩魔冥看完DL-6号事件解决的卷宗之后愣在桌前整整五分钟。她一直很关注这个案子,毕竟和她的父亲、和御剑怜侍都有密切的关系。但她没想到这个案件以这种方式解决。
她一直尊敬的父亲,四十年不败的伟大检察官,她人生的目标,是一个杀人凶手。这是不容她质疑的事实。狩魔冥靠在椅背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不知所措,她觉得未来崩塌了,这是她人生第一次遭遇如此的挫折。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时候,狩魔冥冲进了卫生间。
用冷水一遍又一遍洗着脸,她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了一点点。她伸出手触碰着镜子里的自己,浅蓝色的短发,整洁的服装,眼睛下的泪痣。她是狩魔冥,是狩魔豪的女儿,狩魔家的检察官,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
但是未来……该怎么做。
她的眼底一片迷茫。

-----------------------------------

一柳弓彦的眼泪根本停不下来。
老爸觉得他是个蠢蛋,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蠢蛋,他被老爸所厌恶了,但他还是最喜欢老爸。
他刚从自家车库里被放出来,就要面对御剑怜侍的逼(结)问(界),他情绪复杂的快要崩溃,真想不管御剑怜侍直接哭背过气去啊。
他觉得世界背叛了他,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虚伪的东西。他该怎么办,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要相信自己。”御剑怜侍这么和他说。
御剑怜侍早已挥别了他软弱的过去,狩魔冥也在她自己的人生路上继续前进。
一柳弓彦把眼泪擦干了。

-----------------------------------

大片ooc
就是想看他们哭啊(危险发言
心理分析好难所以根本不做(被心音爆揍
孩子们真是最无辜的存在了
检事们真好啊
想一想检事们只有咪是正常的20岁做检察官 夕神估计也是? 剩下俩17岁一个13岁一个半路出家x
99年和02年出生的几位都太可爱了(歧视一下主角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