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_JesSie

仓院之里茶馆掌柜的
不定期缺德
拉郎是第一生产力
挖坑不填是一种本能

【狩魔冥中心|微御冥】诞生日


特别多bug 逆二我忘得差不多了()
还有一堆私设
御冥多好啊我想原地爆炸
虽然 我 肯定 ooc 了


狩魔冥是在四月下旬回到日本的,当然不是为了赏樱。得知御剑怜侍消失和父亲落败的消息后她当即决定回到日本,只是手续办理的时间长了一些,才耽搁了一个多月。
作为胜率极高的天才检察官,她在成步堂没接到大案(做无业游民)的日子里也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到六月下旬,她终于如愿能和成步堂龙一在法庭上对峙。
在开庭前一天,结束了现场搜查的狩魔冥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出了门。
目的地是地方监狱。
狩魔冥也不知道自己抱着怎样的心态去看自己的父亲,事件结束之后她打开DL-6号事件的卷宗又放下,最后还是在一个失眠的深夜把它从头读到尾。回国之后,她一次也没有去看过豪,虽然加上她出国的时间他们已经很久没见。御剑怜侍……她想起他,摇摇头又让自己忽略掉。在她恍神的过程中,她已经到了监狱。
房间很大,也算舒适(比起其他的牢房),狩魔豪对冥的到来并没有多大意外。
“冥,汝是向吾讨要生日礼物的吗。”陈述句。
“诶?”狩魔冥自己倒是没想到这一点,被父亲一问惊了一下,才磕磕巴巴的回复,“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不是小孩子也是可以收生日礼物的,冥。”狩魔豪从书桌的抽屉里掏出一个长条盒子,交给狱警检查后递给冥。“汝明天就要开庭了吧。”
“是。我一定不会给狩魔之姓抹黑的。”
狩魔豪其实已经挺久没有看见冥,更别说做一些父女间亲密的举动,他这时候想对冥伸出手,却被铁栏杆挡住了去路。于是他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的目送冥出去。
第二天的审判对冥来说其实不怎么顺利。在开审前她收到了胡渣送的点心做礼物,她虽然摆出了一副不想要的表情但还是收下了。一上午没开手机,审理结束后发现有几条未读消息,都是美国的同学发来祝她生日快乐的。倒是知道在日本时间发啊,狩魔冥微微扯了扯嘴角。她刚想把手机收进衣兜,它开始一震一震,是御剑怜侍打来的电话,狩魔冥只瞥了一眼就狠狠的按掉了。开玩笑,谁想接那个人打的电话啊,明明是他先离我而去,到现在居然想联系我。丝毫不觉得自己在耍小孩子心性的冥决定到法院旁边的咖啡厅平静一下心情。
小的时候父亲来法庭办案,经常就会把自己和怜侍扔到这里买点吃的让他们呆很长时间。(当然长大一点以后两个人就要求去和父亲一起看他办案了。)父亲不怎么吃甜食,也不会对甜食种类做研究,每次就给自己点一份黑森林蛋糕,给御剑怜侍点一份芝士蛋糕,然后把他们丢在这里一个下午。但狩魔冥每次都觉得黑森林蛋糕的味道太腻了,等到父亲离去就直接抢过御剑怜侍的那份吃,而且御剑怜侍嘴上不说,看他的表情也能看出来他蛮喜欢吃甜的。
可能是被回忆所扰,狩魔冥鬼使神差的点了一块黑森林蛋糕,然后点了一杯咖啡解腻。说起来御剑怜侍一直不是很支持自己喝咖啡,胡扯一堆歪理证明咖啡对身体不好(他自己一般喝茶)。狩魔冥其实也不是很迷恋咖啡的味道,她其实是红酒派的(虽然还未成年),但高强度的工作内容有时候让她被迫用咖啡来保持清醒,当然有的时候也是单纯为了和御剑怜侍较劲(她当然不会承认这一点)。
蛋糕摆在桌上,等待着咖啡的狩魔冥百无聊赖的开始发呆,然后想起这个咖啡店似乎在几年前发生过一个什么案件,打算回去翻卷宗看一看。
店门外,绫里春美拽着成步堂龙一蓝色的西服外套摆出卖萌的表情:“成步堂先生,我们去吃蛋糕吧!”然后又想起蹲在看守所的真宵,为难的啃起了手指尖,“可是真宵姐……”
成步堂对小姑娘也有点没辙,他想了一会蹲下来和春美说:“那我们先去替真宵酱尝尝味道,等真宵酱无罪释放之后再带你们一起来吃好不好?”
春美想了一想,双手合十露出了和真宵相似的笑。“那我们一起去吃吧,成步堂君!”
成步堂和春美走进咖啡店的时候,狩魔冥正在按掉御剑打来的不知道第几个电话。见到狩魔冥的时候成步堂龙一下意识打了一个冷颤,然后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太怂了,挺直腰板牵着绫里春美往里走去,正好对上刚刚抬起头的心情不爽的狩魔冥的视线。
“……”
“……”
如果这里不是咖啡店,狩魔冥的鞭子可能就直接糊上去了。
“狩……狩魔检察官,真是巧遇啊。”说完这句话的成步堂龙一差点咬了舌头。
绫里春美则在两人目光对视的空隙扒着桌子盯着冥的蛋糕,大眼睛眨巴眨巴的问冥哪种蛋糕比较好吃。
虽然狩魔冥并不讨厌这样的女孩子,但她自己实在也对甜点没什么研究,所以提议小姑娘自己去尝试一下。
“狩魔检察官,看起来不像是爱吃甜食的人呢……”春美咬着手指头发表评价,成步堂龙一紧张兮兮的想把春美拉走但没来得及,“啊我知道了!一定是过生日吧!”
狩魔冥露出了显而易见的惊讶表情,虽然转瞬即逝但也被两个人捕捉到了。
“诶?真的是生日啊!”春美两眼弯弯笑的开心,却被手机的突然震动打断了接下来要说的话。御剑怜侍……那家伙真是有够闲的。她刚想按掉却看到春美和成步堂疑惑的眼神。
“狩魔检察官,你不接吗?已经响了很多次了哦。”春美问她。
骑虎难下,狩魔冥有些不情愿地接了电话。
“冥,生日快乐。礼物我寄到你家了。”
“你这白痴。”
对面的御剑怜侍就像没听到冥的气急败坏一样,继续说下去,“不过真是太好了,我以为你一直都不会接我电话呢,冥。”
每一句话都会带一声她的名字,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让她心尖有点发痒。她甚至都能想象到他叫自己名字时候的样子,虽然他们也很久没见。
“白痴。”她只好这么说。
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不是吗,本来就基本只有案子可以讨论,现在面前又横过了上一辈留下的鸿沟。只有从小到大两个人短暂相处的默契还遗留下来,而这种默契也快成为矛盾的所在。
“我大概在美国再待一阵再回来,你……”虽然想说让她照顾好自己,但独自在异国生活这么久的冥其实是不用自己多嘱咐的。御剑卡了一会壳,说到,“你少喝点咖啡。”
狩魔冥看着刚端上桌的咖啡,嘴角挂起一抹笑。
“御剑怜侍……你真是个白痴。”
-------fin-------
(成步堂:我听到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听见)

看完就知道自己写的多垃圾 只有标题tag能入眼 就连标题都没眼看()
本来想写成宵春一家三口 忘了这时候真宵还在里面蹲着呢(捂脸
烂尾咯(打烟花
御冥之间的矛盾真的很好吃啊 我其实很想看他们两个从逆二到逆检二时间线内的互动
然后一个小脑洞(被打
狩魔冥小姐在13-18岁期间突然把长发剪掉 大概是长大换了长鞭子练习的时候和头发搅在一起了然后一气之下就给剪了

评论(4)

热度(15)